• Call: (65) 6287 6268

Posts classified under: Household & Environmental

瑜伽鼻壶与过敏鼻子的保养

200105

刘向春

搬回台湾已有半年多了,其中最难适应及改变的就是台北的空气品质,虽然我的居家环境已称得上是得天独厚,坐在家中可以仰望群山,夜晚甚至可以看到台北的星空。但是,只要一出门,汽、机车的废气就让我仓皇而逃,必须暂时停止呼吸,而台北人却个个练得一身气定神闲、面不改色的好功夫,问起他们,也都无奈地回答说:「不然要怎样?」

在台北的日子里,我行囊中百宝箱里的印度瑜伽鼻壶,成了我的新宠及最爱,它是我对应空气污染的秘密武器。说起这个鼻壶由来已久,打从女儿三岁时因为花粉热鼻子过敏,全家就开始使用,从此与它结下了十年的不解之缘。

瑜伽鼻壶,英文称为neti pot,是瑜伽行者在静坐冥想前用来帮助呼吸、打通气脉的,它的另外一个用途是清洗鼻中的废物。每当乍暖还寒气候转变时,呼吸道的疾病纷纷出笼,感冒、鼻塞、过敏、流鼻水、呼吸道发炎产生浓稠的分泌物。鼻子过度敏感,对空气中的花粉、灰尘、香水、香菸、冷空气等过敏原起反应。过敏原或灰尘粘在鼻毛中,虽然不断擤鼻涕,也难除大患,鼻子痒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整个鼻子揉成一团,痛苦难堪,非身历其境的人所能体会。自从有了瑜伽鼻壶,不但茅塞顿开、神清气爽,我们全家人更从此与呼吸道疾病挥手告别。印度鼻壶实在妙用,在此公开,不忍私藏。

使用步骤如下:

  1. 将四分之一茶匙的海盐或无碘的盐加上一鼻壶的温水搅散(或在西药房买0.9%的生理食盐水,这个比例与身体细胞的组织液是同样的渗透压)。水须使用过滤过的净水,水温不可太烫或太冷,以免刺激鼻子。盐除了可杀菌,也可防止鼻膜吸水时呛到。

回台后,我想就地取材,于是走访莺歌,发现台湾茶壶无奇不有,可以替代印度鼻壶。购买时,壶型以壶嘴浑圆者为佳,尖型壶嘴会伤到鼻孔。壶嘴大小须能完全盖住个人鼻孔,水才不会外溢。

  1. 鼻壶对准鼻孔,头向前倾15度;若从右鼻孔开始,头向右转与左肩呈45度角,屏息不要呼吸,水会从右鼻孔经过两鼻孔之间的通道,从左鼻孔流出。若无法屏息,可张开嘴巴呼吸。(图一)
  2. 清洗左鼻孔方法同上,脸朝左,水从左鼻孔进右鼻孔出。(图二)
  3. 洗完鼻子擤鼻涕时,两手放在鼻子两侧,轻轻擤,不要太用力,也不可以按住其中一个鼻孔擤鼻子,要以两个鼻孔同时出气的方式来擤,水才不会被逼进入耳朵中。(图三)
  4. 万一因为方法不熟练,不小心让水进入耳朵,不用紧张,此时只要跪下,头触地,将臀部抬高,高过头部,以两个鼻孔出气的方式来擤鼻子。

老闆,牛肉一斤多少钱?

1995年02月

马一飞译

记得小时候,与母亲到菜市场,走到牛肉铺的前面,母亲通常都会问:「老闆,牛肉一斤多少钱?」那时,只想到「牛肉」本身而已。到现在,到超级市场,看到玻璃橱柜後已经包好的一块二‧叁九美元的牛排,或是看到麦当劳的五十九分美金的汉堡,再看到金黄色拱门下的已售出亿万(Billions & Billions Sold)的广告,并未想到这些牛肉、汉堡肉真正的成本及它所带来影响深远的後遗症。

下面是一些令人震惊的统计数字及事实

全世界目前的人口总数达五十四亿。全世界牲口(包括牛、羊、猪、水牛、马、骆驼等)的总数是四○亿,其中牛的总数是一二‧八亿(四○年前全世界牛的总数只是现在的一半),虽然牛的总数是全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但它们所排出的废物却是全世界人口排出废物的二倍。

全世界家禽的总数是一一○亿(四○年前家禽的总数叁○亿还不到现在的叁分之一)。

如何让全球超过二○○亿以上的人口,牲口共存在唯一的地球?除了空气、阳光、水之外,还有一项是:食物。

在全球环保意识高涨的今日,大家忽略了一个其中最重要的原由:全世界农产品的生产方向已由人类食用的农产品转换到畜牧业生产的农产品,这与我们为什麽是息息相关?

促成转换的原因是人类饮食习惯的大改变:趋向以肉食为主的西方饮食习惯(美国人平均每一人每年消耗的牛肉量等於七条一一○○磅的牛)。

这也要归功於农业及畜牧业由传统的方式转成大型工业与机械化的生产方式,因而牛的功能已由耕田转到速食店的汉堡及超级市场内的牛排。同时,牛的主食已由草换成榖类了。

那麽全世界生产的榖类是否能够供应全世界的人口呢?请看下面的统计数字:

  • 全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一十叁亿)是生活於挨饿或是营养不良的情况下。
  • 每一年,四千万到六千万的人口,因为营养不良或饥饿而死亡。
  • 畜牧业消耗的榖类是人类消耗榖类的二倍。
  • 全美国生产的榖类,百分之七○是用在畜牧业上。
  • 全美国每年出口的榖类,叁分之二是用在畜牧业上。
  • 全世界生产的穀类,叁分之一是用在畜牧业上。

一些落後、贫穷的国家,上百万英亩的土地已改成种植穀类来满足欧洲国家畜牧业的需求。举例来说:一九八四年,非洲国家衣索匹亚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死於饥荒,但在同时,衣索匹亚继续出口以百万美元计的榖类到英国及其它欧洲国家。

从西方先进国家的角度来看,他们觉得饥荒的主因是第二、第叁世界控制生育的制度实施不彻底,但是却忽略了一点:为了满足他们自己的口腹之慾而纵容以食用穀类为主的畜牧业无止境的剥夺了第二及第叁世界人口生存的自然环境。

下述资料数据提供了一些畜牧业对整个地球造成的危机。但是,这些数据尚不包括:

  • 屠宰场不安全、不卫生、不人道的经营造成有疾病的肉类流通世面。
  • 跨国国际集团的畜牧业取代了当地自耕农的生计。
  • 整个社会、经济型态改变(因为饮食习惯的改变)。

健康问题

因为营养不良,挨饿而造成疾病与死亡。

同时,在先进国家中共同的现象,因过量摄取动物性脂肪、蛋白质、胆固醇而造成病痛与死亡之苦。

虽然这些西方国家有最先进的医疗科技及卫生观念,但是下列的疾病在西方国家的比例比一般以蔬菜、五榖、杂粮为主食的国家高出许多。

风湿、气喘、乳癌、直肠癌、便秘、糖尿病、结石、心脏病、痔疮、肾脏病、骨骼松软症、前列腺癌、中风、胃溃疡、高血压、肥胖症、低血糖症。

目前西方国家的人民对文明病抱著不可避免的态度,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采取诸如不吃(猪肉、牛肉),吃去皮的鸡等等变通的办法,但对於现代营养专家所了解的饮食观无异是一个很大的讽刺。

人体蛋白质需求量到底要多少?

人体最需要蛋白质时,也是人体成长最快之时:婴儿期。婴儿由出生到八个月大时,这段时间内,婴儿的体重增加一倍,婴儿在这段时间最佳的食物是母乳,但是蛋白质在母乳中的卡洛里只占了百分之五。

当成年人的体重不再增加这麽快时,人体内所需的蛋白质亦相对减少。换句话说,成年人所需的蛋白质在食物中摄取的卡洛里还不要百分之五。

成年人若以肉类、乳製品、鱼类为主的西方饮食习惯来摄取养分,他所摄取蛋白质的量是人体所需的叁至五倍。人体本身不胜负荷以倍数来计算的过剩蛋白质,因而造成上述列举的一些文明病。

治疗文明病的医疗费用

美国医疗保险费用总额占全国国民总生产毛额(GNP)的百分之十二。

在美国,一方面大家在议论高昂全民医疗保险的保费,另一方面大家忽视了联邦医疗首长(Surgeon General)提出的报告:全美国死亡人数中,百分之六十八的死因都与饮食有关。虽然,大家都知道病从口入,美中不足的是,这篇报告并未建议正确的饮食观。就好比,在观光区为了防止遊客坠崖,一者在悬崖边设立栅栏,另一者是在崖底有救护车在随时等侯落崖的人。昂贵而痛苦的医疗保健就好比在等待摔得遍体鳞伤落崖人的救护车,正确的饮食观则似悬崖边的栅栏,如果崖边有栅栏,则崖底需要救护车的可能性大幅减少。

热带雨林Rain Forest的畜牧场

从一九六○年开始,超过百分之二十五的中南美洲的热带雨林已经被开发成畜牧场。

到了一九七○年代的末期,为了供应北美洲速食业的汉堡肉,中南美洲叁分之二的农业用地已改成畜牧场。

畜牧场成了摧残中南美洲热带雨林的祸首。请看下面资料:

为了一块四分之一磅的汉堡肉,换来的是一六五磅被摧毁的生态。其中可能包括:

  • 二○到叁○种不同的植物;
  • 一○○种不同的昆蟲类;
  • 二○到叁○种不同的鸟类、冷血及热血动物。
  • 每平方英哩的土地可以种出供一○○人食用的五穀杂粮,蔬菜及水果。由畜牧业的角度来看,每十二平方英哩的土地才能供应一位肉食者的需求。这是历史上前所未见,也因而造成了世界上整体生态的不平衡。

表土流失Topsoil Loss

百分之八十五的美国畜牧场及农场的表土已流失,间接亦影响了森林的表土。

为了一磅牛排,叁十五磅的表土则永远流失掉了。

一英吋的表土自然形成的时间需要二○○到一○○○年。

每年平均在美国本土直接或间接流失的表土损失大概是四四○亿美元。

另外,根据历史来看,表土流失是造成许多史前文明毁灭的主因。

土地沙漠化Desertification

联合国环保计划(The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al Program)对土地沙漠化下的定义如下:

因人类对大自然所做的种种破坏行为,而造成土地乾燥、贫瘠、荒芜,进而变成沙漠而破坏整个生态,而导致许多动植物不能生存,甚至绝种。

造成土地沙漠化的五大主因是:

  • 过量的畜牧;
  • 过量的耕种土地;
  • 不当的灌溉方法;
  • 过量的森林开发;
  • 阻止森林开发的不当方法。

全世界每年有一五○万英亩的土地因为上述的原因荒芜。

全世界每年有五二○○万亩的土地被侵蚀,已不利於耕种或畜牧用。

因为土地沙漠化,亦造成有史以来全世界人口的大迁移。目前全世界的人口大约二分之一是聚集在城市中。

饮用水源的剧减

全世界百分之五十的淡水是供给畜牧业使用,它包括种植牲口所吃的穀类及牠们所喝的水。

生产一磅动物蛋白质所需的水是生产一磅植物蛋白质所需的十五倍。

根据美国审计部的报告,全美国有十七州的经济因为乾旱及大部份的淡水都用於畜牧业,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

环境的污染

畜牧业在美国本土造成的污染是其他所有工业加起来的两倍。

畜养一万头牛所产生的废物相当於一个十一万人口的城市所製造的废物。

牛粪中的氮,转变成阿摩尼亚及硝酸盐,先渗透到表土及地下水源,进而污染到饮用水,同时亦破坏了水中的生态。(硝酸盐对人类可造成永久性神经系统损伤,癌症及缺氧婴儿。

牛粪中的氮亦是造成空气污染及酸雨的主因。举例来说:在荷兰,光是因畜牧业造成的酸雨对环境所造成的破坏,比整个国家的汽车排出的废气及其他的工业造成的污染还要严重。

能源损耗

能源在畜牧业中用途广泛。诸如运输牲口,生产化学肥料,化学农药等等,我们甚至可以说畜牧业是石油工业的主要下游工业之一。

用能源的损耗来计算:

生产一磅的牛肉需要一加仑的汽油。

以卡洛里来计算:

由牛肉中摄取一卡洛里的能量等於要从原油中(Fossil Fuel)提炼出七十八卡洛里的能源,反之,由植物中摄取一卡洛里的能量只需提炼两卡洛里的原油。

全世界温室效应Global Warming

造成全世界温室效应的气体有四种,畜牧业涵盖了其中的叁种,二氧化碳、笑气及甲烷。

二氧化碳:

  • 为了畜牧业的需要,上百万英亩的森林被烧成平地用来做畜牧场,焚烧森林造成百万吨以上的二氧化碳散佈在大气中。
  • 为了一个汉堡,等於燃烧了五○○磅的二氧化碳。
  • 为了维持一家四口一年之中肉食的需要,则要燃烧二六○加仑的原油,附带产生了二.五吨的二氧化碳,亦相当於一部汽车在六个月之中排出二氧化碳的总量。

笑气:

  • 化学农药的用量由一九五○年的一千四百万磅到一亿四千叁百万磅(一九八九年的数字)。全世界温室效应,百分之六是因化学肥料中的笑气产生的。
  • 全美国玉米田生产的玉米,百分之八十是供给畜牧业用。全美国百分之四十的氮化肥料是用在这些玉米田上。

甲烷:

  • 全世界百分之叁的温室效应由畜牧业所饲养的牛、羊所放出的甲烷气体造成。
  • 全世界十一亿多的牛群每年一共放出的甲烷气体大约一亿磅,占所有甲烷气体的百分之二十。

农药:

  • 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後,化学农药的产量急遽增加。
  • 美国每年花费在农药上的金额大约是二十到四十亿美元。
  • 全美国百分之六十一的农药是用在玉米田与大豆田上,玉米与大豆是畜牧业主要的饲料。
  • 在十种最易致癌的食物中,牛肉高居榜首。

政府对畜牧业的补助,值得再深思了

全世界,各国政府对自己国内的畜牧业都有不同程度的补助,诸如:保證最低价,政府收购生产过剩的肉类及农产品等等。

世界银行每年贷款给畜牧业的金额超过上亿美元。

一九九○年以来,欧洲各国政府对他们国家的畜牧业及供应畜牧业使用的农药补助金额超过一千二百亿美元。

相对的,各国政府对蔬菜,果农的补助则没有像对畜牧业的补助那麽多。虽然政府建议人们少吃肉,多吃蔬菜及水果。

您愿意扭转目前的局势吗?

营养学家Colin Campbell, Ph. D.在1991年「减除心脏血管疾病」年会上的演讲所倡导的一段话:

身为营养学家与科学家的我们,不能再以一般公众不能接受的理由为藉口而缄默其口。我们必须告诉大家,我们唯一能提倡、建议,最健康的饮食方法是吃根茎类、穀类、蔬菜及水果。

我们愿意扭转目前的局势吗?

愿意的话,可以先由自己开始,改变由肉食,蛋与乳製品的饮食习惯到五穀、杂粮、蔬菜、水果、种子之类的素食,进而再推广到亲友、同事,甚至藉著新闻媒体把讯息传播给大众。

 

註:本文取材於拯救地球基金会Earth Save Foundation, Santa Cruz, California, U. S. A.的资讯:牛肉是怎麽回事,谁付出这个代价What\’s the Beef & Who Pays?—How Livestock Are Threatening Our Planet。

揭露杀蟲剂之真象

199602

谢美芳译

化学及食品工业界业者通常只顾虑到他们的利益,所以会故意製造假象或曲解科学来说服大众及法规制定者不要对杀蟲剂制定任何法规,下面即是工业界的八大假相及背後的事实真相。本篇报告选录自《杀蟲剂工业的宣传》,是环保工作集团、社会责任医师群及全国杀蟲剂政策重整促进会叁个团体在一九九五年六月所共同发表的。

这份报告是经由大卫.罗博士(Dr. David Rall, M.D., Ph.D.)协助完成的。罗博士在国家环境健康科学院当了十九年的政策指导员,而且是国家毒害专案的创办人,也是前美国公共卫生局副局长,更是杀蟲剂毒物学界中首屈一指的专家。

虚构的假相之一

我们不能因为科学家在动物身上所做的杀蟲剂实验而预测人类一定会因此而得到癌症。因为科学家做实验时使用高量的杀蟲剂,而人类只会摄取到极少量的杀蟲剂。

事实真相

社会大众对於有毒物的第一道防线是动物实验,DDT即是因为在动物实验时发现问题而被禁用。在其他的时候,因为法规制定者忽略了动物实验的结果而造成人类重大的伤害,如石绵会导致动物得癌症的事实被製造商掩盖了至少十五年;DES这种促进生殖力的药,其动物实验的结果也一直被隐瞒到某位妇女因服用此药,致使她所生的女儿们均得到一种罕见的阴道癌之後才被禁用。

实验时采高剂量在世界上各公立的健康中心均被广泛的运用。从美国环保局到欧洲当局、世界各健康组织,甚至於当实验结果对工业界有利时,工业界也会运用此种实验。

在动物身上做实验可以正确地预测对人体的危险。所有已知对人类的致癌因子也会对实验中的动物造成癌症,大部分的科学家认为反之亦然,也就是化学药物如能导致动物产生癌症,则对人类也会造成威胁;同样的,造成人类生下畸型儿的化学药品也都会对动物产生同样的结果。

虚构假相之二

在食物及水中所残留的杀蟲剂极为微量,对人类健康几乎不会产生任何危险,就如同某公司的推广小册上所说:「一个小孩必须每天吃叁百四十颗橘子才能摄取到导致实验中小老鼠生病的杀蟲剂量。」

事实真相

国家科学协会在一个长达五年的研究中发现,「对於某些小孩,接触八种食物中所残留的五种杀蟲剂会引起他们剧烈的中毒现象」,这是经过针对在食物中的杀蟲剂实际的接触,再经过複杂的概率分析所产生的结论。

儿童经常由不同的来源而同时暴露在不同的杀蟲剂下,美国农业部在每个受测的苹果中找到八种不同的杀蟲剂,桃子中找到七种,而在经过清洗可进食的葡萄中发现六种杀蟲剂。目前的法规并不包括这些日常的接触,对於新生儿及小孩也没有提供详细的保护法规。

虚构的假相之叁

癌症率正在下降或「我们赢了抗癌之战」。

事实真相

癌症病例在美国正急剧上升,根据美国防癌协会统计,从一九五○年到一九九○年已增加了48%。那些说癌症率下降的人指的是癌症死亡率,癌症死亡率目前已趋於平稳,但得癌症的人却一直在增加中,因为癌症而死的人的百分比大致上保持相同,但癌症病患却在急剧增加中。

虚构之假相之四

没有人因为食物及水中极微量的杀蟲剂而生病。

事实真相

国家科学协会在一九九叁年对小孩及杀蟲剂的研究中提出完全相反的结论。主流派科学家一致同意在现实社会中,尤其是目前这个既现代又污染的环境,暴露在致癌的化学药品中是极危险的,每年大约有叁万到六万的个人因为暴露在这个致癌的环境中而死亡。

虚构的假相之五

食物中的天然致癌物比起杀蟲剂残留更危险,所以根本不需要对杀蟲剂制定法规。

事实真相

这是一个相当偏激的看法,而且并不被各种相关的研究评论所支持,许多的科学家及法规制定者也不赞同此说法。这个论调的主要支持者是布鲁斯‧安博士(Dr. Bruce Ames),他是柏克莱一位傑出的生化学家,很多科学家都已经详细的證明这个理论的破绽。

虚构的假相之六

Alar(一种用在苹果上的杀蟲剂)对人体的坏处只是环境保护者利用大众的情绪及恐惧的心理战术,并没有实际的科学根据。

事实真相

美国环保局首先决定要禁用Alar,後来经由工业界支持的动物实验结果再度證实,终於导致此机构於一九九二年全面禁止此化学品使用在任何食物上。Alar (Asymmetrical dimethyl hydrazine, UDMH)被美国环保局定为对人体有害的致癌因子,常在苹果汁及苹果酱中被发现,在一九八九年前被大量的使用於苹果上,而且被公认是美国食品供应界中,被准许使用的最强力致癌因子。

虚构的假相之七

限制杀蟲剂的使用会导致食物供应量的短缺,因而提高食物的价格。

事实真相

从一九八五年起,美国环保局禁止十二种杀蟲剂使用在二百种作物上,这个禁令对於这些作物的供应量及价格并没有产生任何影响,原因是尚有许多其他的杀蟲剂或控制蟲害的技术可取代这些被禁用的药剂。事实上,杀蟲剂的效力愈来愈小,美国的农夫在一九九○年使用杀蟲剂的份量是一九四五年的叁十叁倍,而因为蟲害损失的作物却从百分之叁十一增加到百分之叁十七。

虚构的假相之八

杀蟲剂要花钱,所以目前农夫尽量减少使用杀蟲剂。

事实真相

《不同的农耕法》及《土壤及水的品质:农业的未来走向》这两份国家科学研究院的报告提出完全相反的结论,目前并没有足够的经济诱因使农夫减少使用杀蟲剂。农夫仍然大量使用不必要的杀蟲剂,因为法律对杀蟲剂的规定并不详细,而且他们也不须对使用杀蟲剂而引起的污染做任何金钱上的补偿,而使用杀蟲剂的金额只占所有生产成本极小的百分比。

自然无毒清洁剂

199611

Annie Berthold Bond

取材自CLEAN & GREEN

苏打粉

能除臭味、去油垢,去除锅子内烧焦的食物、烤箱的污垢,清洗澡盆、脸盆及浴室的瓷砖等。可放在碗内,用湿海棉沾著擦洗,等一会儿,去味之後再冲洗;也可乾口或装在瓶里,在瓶盖上开个小洞,随用随灑。锅子烧焦了,可放水和苏打粉将水著滚,等半个小时再清洗;烤箱底层的油垢可先灑水,再灑苏打粉,隔夜再清洗。

地毯:将苏打粉灑在地毯上,然後擦进,二十四小时後再用吸尘器清扫。

空气净化:将苏打粉放在容器内,再放在封闭的空间里,如衣橱。

喷灑液:将一茶匙苏打粉、一茶匙柠檬汁加入二杯热水中溶解,装入喷灑瓶中当空气净化液用。

金属清洁(铝除外):将苏打粉加水调成膏状使用。

白醋

能去油垢、霉,溶解积留的矿物质,并净化空气。

玻璃窗:同等份量的水和醋。

净化空气:将醋放在有油漆味和胶味的地方。

洗衣服:加四分之一杯醋入洗衣机,能去霉、去灰色;如在清洗过程中加入,可去除洗衣粉的化学残留物。

洗梳子:用四分之一杯醋加水浸泡一夜,第二天很容易就可去掉梳子上的油垢。

清洗砧板:将醋直接倒在砧板上擦洗。

清洗水龙头管子:叁分之一杯醋、叁分之二杯水混好在碗里用海棉擦拭。

洗澡盆:用海棉沾醋擦去残留肥皂。

地板:一杯醋加入一桶水中,像平常一样洗。

生死在一呼一吸之间

199705

何瑞德

一般人都会疏忽净化空气和健康之间的密切关係,我们可以几个月不吃,几天不喝水,但如几分钟不呼吸就会死掉,因此,空气比食物和水还重要,然而,这通常是最被忽略的一项滋养生命的条件,空气所含有的成份对我们的身体会产生反应,只要试著短暂不吸气,然後再吸气,就可以感受到空气对身体的影响。

不幸的是,空气中的汙染对我们身心会有即刻的负面影响,好比吸一氧化碳和氰化物会致死一样。其他很多空气中的污染物,如汽车废气、农业污染(除草、杀蟲剂)、工业上的废气(石油化学厂)、垃圾的焚烧、畜牧业排泄物的臭气等,会经过呼吸进入肺部,并立刻溶入血液然後,输送到全身,造成短暂和慢性的伤害,最低程度的伤害是使人感到疲倦、睡得不安,进一步可造成情绪低落、焦虑,更严重的会伤到主要器官,导致心脏病、肺病、肝病、肾脏病等,这些器官因与血液中的污染物直接接触而中毒,污染的空气会迅速地伤害身体。

生存在地球上的人大部份都生活在污染的空气中,新鲜的空气已是金钱难买的无价之宝,那该怎麽办?

长远的解决办法

个人能做到的:减少开车、飞行(飞机场是大城市中第二主要污染来源,在汽车之後)、骑摩托车,多乘用大众交通工具或电动脚踏车、走路;开车时选择无铅汽油,并在车子上安装减少废气排出的设备 — Smog device,洛杉矶自从规定车子必 须装Smog device後,十五年来,空气有明显地改善,空气中的汽车废气之一 — 二氧化氮(NO2)经阳光照射之後会产生黄色的烟雾,在现今很多大城市的上空都可以看到,Smog device能减少此废气。

工业界能做到的:工厂的设计以循环回收的方式为主,製作过程的副产品都回收,废气不直接排到空气中,石化工业负有很大的责任,因为石化工业所用的原料挥发性高,产量又大,有些工厂一天生产量可达二亿磅或一亿公斤,即使是很少的废气排到空气中,数量还是很惊人的,而且很多废气已證明会致癌。

农业界能做到的:不要再用杀蟲剂、除草剂、土壤消毒剂。过剩的农作物作堆肥而不燃烧,平常农业界燃烧的玉米梗、甘蔗、草和树木所造成的污染对人体是有害的,烟就伤肺(香菸是燃烧菸草,已被證明能致癌),同时,烟层也会遮住太阳光,而阳光对健康是很重要的。

政府能做到的:政府人员要认识所有污染的主要来源,严格取缔,并且订定空气净化的标準,鼓励大家使用公车,规定汽车用Smog device,控制废气的排出,除此之外,并鼓励种树,不砍树,因为森林有净化空气的作用。

暂时的解救办法

居家选择与城市内污染主要来源相反风向的区域,最好选靠近森林区的住处,家里装空气净化器,一般净化器会有两阶段的净化,第一阶段是纤维类的过滤,将灰尘去除,第二阶段是利用活性炭去除化学污染物,空气净化器如能利用室内空气直线的流通最有效;居住在污染空气中的人须定时到海边或森林里散步,借著深呼吸将肺部和体内的污染排出。同时,当每一个人都节省能源、改吃素时,都能立刻对空气的净化有所贡献。

认清Atrazine真面目

199711

译自《FOOD and WATER, SUMMER 1997》叶绮莲 译

Atrazine是一种有毒的杀草剂,它还会导致癌症。目前,欧洲有七个国家,包括德国、奥地利、义大利及荷兰都禁止使用Atrazine,但在美国,Atrazine却被广泛使用,每年大约有七千五百万磅被用在五千万英亩的玉蜀黍田里。

科学研究證明,Atrazine能引起很严重的健康问题,虽然美国环保局因为作风向来保守(不肯轻易替杀草剂下定论),只把Atrazine归类为有「致癌的可能」,但已有许多研究足以證明Atrazine确会引起肿瘤及癌症,包括乳癌、卵巢癌、子宫癌、血癌及淋巴腺癌。目前,美国正面临严重的癌症问题,几乎每两个病人便有一个患癌症,十四岁以下的青少年,其死亡率最高的病因便是癌症。

Atrazine也是一种干扰内分泌的毒物,一种扰乱贺尔蒙系统的化学产品。最近有一个实验,把各种干扰内分泌及女性贺尔蒙的毒物做个比较,现只有DDT比Atrazine更毒。Atrazine向来被认为与乳癌、卵巢癌及子宫癌有关,这些器官都与贺尔蒙有直接的关係。这些毒物对环境生态影响的深广度我们还不完全清楚,但它对生殖器官及自然发育造成的重大伤害却是无可置疑。

Atrazine不易流失,它可以留在土壤及水里超过一年的时间,我们可以在饮用水、水果、蔬菜、肉类及奶製品中找到它的踪迹。

在美国农人大量使用杀草剂及用特别科技大量生产农作物的同时,许多家庭式的小农场都牺牲在这种「越大越好」的农耕潮流下,无法生存。过去五十年来,美国的农场减少了叁百八十万家,而过去叁十年来,小农场也少了百分之四。

由於大量使用杀草剂,美国目前的环境普遍受到污染,人体健康也受到严重地威胁。同样的,由於无法与大量生产的工厂型农场竞争,小型的家庭式农场败下阵来,不但社会经济因此受到影响,传统文化也荡然无存。现在正是我们联合起来一起阻遏使用化学药剂耕作的时候,不管你是一般公民、农人、消费者、积极份子或政府官员,都该团结起来,最好的方法,不妨由禁用Atrazine开始。

对贺尔蒙的干扰Atrazine造成的祸害不下於DDT

最近的研究报告指出,在十种会对内分泌造成干扰的化学药剂中,Atrazine对女性贺尔蒙造成的严重後果仅稍次於DDT。

根据过去十年来研究的结果,科学家们认为Atrazine和DDT一样,会干扰内分泌或贺尔蒙系统,造成不平衡。他们发现这些工业上的污染物会以假乱真,以近似贺尔蒙的特质扰乱了动物的自然成长,包括雌雄(男女)两性的发育。

荷尔蒙在体内所占的份量很小,有时存在的时间也很短,它的作用是促进身体的发育及成长细胞的新陈代谢。当身体误把这些扰乱内分泌的化学成品当作体内原有的贺尔蒙时,它会带来深刻而永恒的祸害,如果接触时间正好在生产或孵化的前後,它所带来的伤害更是严重,稚龄感染会留下无可挽回的後果。

这些化学污染物散见於雨水、井水、河水、湖水及海水中,更存在於淡水鱼、海鲜、肉类、水果及蔬菜里。科学證明这些干扰内分泌的化学产品会影响野生动物、实验室里的动物及人类的生殖能力,使雄性雌化、雌性雄化,甚至会影响到鸟类及哺乳动物的免疫系统。

这些化学药剂的另一个特点是使乳癌的罹患率增高。一个一九九叁年的报告指出,曾经接触过DDT的女人患乳癌的可能性是一般人的四倍,虽然DDT已在美国禁用了二十五年,但并没有在周遭的环境、动物及人体身上绝迹。而Atrazine和DDT一样,跟乳癌也有很大的关连。

在美国,这些化学药剂的後遗症还以另一种姿态出现,最近全国各地出现的畸形青蛙都跟这些脱离不了关係。那些女人的母亲当年怀孕时接触过DES的,对这类产品的後果最清楚不过了。DES就是一种干扰贺尔蒙的化学产品,它是成千上万的女人生殖器官失常、怀孕异常、不孕、免疫功能失常,患抑鬱症及阴道癌的原因。

美国在使用DDT多年後,总算把它禁绝了,当我们深深的了解到Atrazine对人体贺尔蒙可能造成的灾害後,对Atrazine的使用也该告一段落了吧!

认识身边的化学药剂

199802

乾洗剂高氯酸乙烯PERCHLOROETHYLENE和甲醛FORMALDEHYDE

取材自《Toxic Deception

作者:Dan Fagin, Marianne Lavelle, and the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

译者:叶绮莲

出版社:Carol Publishing Company

 

高氯酸乙烯

用化学药剂去除衣服上的污渍的过程通常称为「乾洗」,但事实上,这种操作绝对与「乾」字沾不上关係。最早的时候,罗马人用粉剂或陶土吸去衣料上的污渍,以代替水及肥皂,所用的材料的确是「乾」的。但在工业时代的今天,所谓的「乾洗」,包括所有除了水以外的洗洁剂,因为水洗如果温度控制不当,常使衣料缩水。相传乾洗的始祖是一位名叫J. Baptiste Jolly的法国裁缝,他在一八二五年时,偶然把灯上的石腊打翻到一块髒桌布上而发现这妙用。他跟後来从事这类「乾洗」事业的人一样,都是用松节油或樟脑油来去污的。

不管他们用的是否是目前最流行的油漆稀释液,还是燃料的剩馀品或氯化碳化氢去油液,乾洗工业常要克服许多因使用易燃性、刺激性或腐蚀性化学药剂引起的问题。

一八六九年在苏格兰,人们发明了乾洗的机器,用的是从沥青中提炼出来的苯(Benzene)。这种东西已经證实会导致癌症,但是,发现苯能致癌时,乾洗的原料已经由苯转换成别的化学品了。

当我们社会开始仰赖汽油去推动工业时,乾洗业也开始使用石油产品。但这类产品,尤其是拿它来乾洗时,容易引起爆炸,因此许多城市都基於防火的理由,禁止乾洗店在住宅区营业,大的乾洗工厂只好都搬到工业区去,小店变成光收衣服的站,顾客们要等一个多礼拜才能取回那略带汽油味的衣服。根据纽约市睦邻乾洗业中心的负责人Jerry Levine说,「拿去乾洗」一词,变成一般亏待顾客的形容词。

在Levine他们看来,二次大战时期发明的化学产品奇蹟式地帮助乾洗业挽回了他们的声誉,高氯酸乙烯(Perchloroethylene)这种一九二○年代在德国发明的金属去油剂可以用来溶解毛料上的污渍,其效果相当於去除飞机的油垢,如果处理得当的话,还闻不到油味。它不会使衣料伸缩,也不会引起爆炸,更妙的是,两家大化学工厂Dow和Imperial Chemical Industries Plc大量製造它们。高氯酸乙烯是製造Chlorofluorocarbons的副产品,Chlorofluorocarbons是用来製造Styrofoam、空调及喷射剂的。最近,因为它会破坏臭氧层而在一九九六年被世界各国禁用。

在七○年代初期,科学家们已经知道高氯酸乙烯(简称PERC)会使小老鼠长肝癌,根据这些实验的结果,美国环保署把这化学产品列入致癌类,但一般人都没有意识到它的严重性,直到住在乾洗厂附近的居民抱怨,纽约州卫生局派员调查附近公寓高氯酸乙烯的含量,才知道高氯酸乙烯从一楼的洗衣店蔓延到二楼,远超出安全的範围。

後来的研究发现,如果乾洗的衣物到家里後还是湿的,它会薰满衣柜,即使打开衣柜让它通风也没有用,因为这些毒气要很高的温度才会蒸发。别的研究发现,在乾洗厂附近的杂货店里的奶油及其他含油脂食品都含有高浓度的高氯酸乙烯,加州是少数有系统地研究地下水污染的州之一,发现连在自来水里都有高氯酸乙烯。直至八○年代的中期,许多州的法律都还容许乾洗店把高氯酸乙烯倒进水沟里,虽然联邦政府已将之列入非法,但有些乾洗店到今天仍然这麽做,以避免花大量的金钱去安全的处置它。

这种不讲职业道德的处置高氯酸乙烯的办法是不是很危险呢?

美国消费者联盟是一个不牟利的组织,它出版的《消费者报告》在一九九六年的一篇分析中指出,在每星期都穿刚乾洗完衣服的人中,每六千七百人中就有一人会因吸入衣服里残存的高氯酸乙烯而得癌症。这跟和一位吸菸者结婚,或住在一间被放射性物质污染的房子里相比,当然轻多了,因为後二者得癌症的机会是五百人中有一人。但这跟吃含有ALAR(一种农药)的苹果(十万人中有一人)或含有黄麴毒素的花生相比则严重多了。

纽约州卫生处的官员Judith Schreiber预测,用母奶哺乳的母亲住在乾洗厂附近的话,她的婴儿得癌症的机率是五千分之一(高氯酸乙烯喜欢留在多油脂的食物上)这种预测是有事实根据的,并不离谱。国立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在一九九四年出版的一篇报告中指出,乾洗厂工人罹患食道癌的机会是普通人的七倍,罹患膀胱癌的机会是两倍;另一篇一九九四年的报告指出,在麻省喝了含高氯酸乙烯的水的人得白血病的机会是五至七倍高於没喝这种水的人。

全美国大约有叁万家乾洗厂,其中百分之八十五用高氯酸乙烯(其馀的百分之十五大部分是在奥克拉荷马、德克萨斯这类产油的州,他们用的石油产品既能引起火灾,更对健康造成威胁。美国环保署指出,每年收入六亿美元的乾洗业是最大的化学品使用者中与公共接触最多的行业。

目前在美国有一百家号称「职业湿洗店」用完全无害的湿洗取代化学品的乾洗。进步的电脑也使温度、湿度及搅动的控制能恰到好处,使过去只是理论行得通的精美布料湿洗成为事实。

虽然如此,一般的乾洗厂仍然使用高氯酸乙烯,因为大部份的乾洗厂已经把大量的资金投资在专门用高氯酸乙烯的机器里了,环保署估计有叁分之一的乾洗厂仍然使用老掉牙的旧机器,需要工人把湿淋淋、沾满高氯酸乙烯的衣服从洗衣机拿出再放入烘乾机。

美国最大的叁家製造高氯酸乙烯的厂商 — Dow、PPG Industrier, Inc.和Vulcan Materials Company一再鼓励乾洗商购买新的机器,认为它能回收高氯酸乙烯的溶液及气体,使工人及环境少受污染。事实上这种新的机器也只能使高氯酸乙烯的用量自一九七○年来减少一半,虽然乾洗的需求增加了许多。

糟糕的是,买了这些新机器以後,许多乾洗厂都非用高氯酸乙烯不可了。

甲醛

大部份人所认识的甲醛是他们在中学时,上生物课解剖青蛙时所用的防腐剂,或者是殡仪馆用来保存屍体的防腐剂。他们所不知道的是,美国每年出产的数以亿磅计的甲醛大多用在木製品上,作碎木板(Particleboard)、叁夹板(Plywood)及镶饰板(Veneer),至少有十二家大公司,像Borden、Hoescht、Celanese、Georgia Pacific和杜邦(Dupont)等,都把木酒精加热製成甲醛。木酒精是一种石油的副产品,製作成本非常便宜。

微量的甲醛可以在哺乳类动物的身上找到,它们是新陈代谢作用中的一份子,七○年代以来的研究足以證实过量的甲醛会使人致病,更有可能引发癌症,美国化学业界向来认为,既然甲醛是人体的产品,少量的接触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因为甲醛的使用越来越广,人们接触到的数量远超过工业未发达的时代。

八○年代的科学家有一个重大的发现,那便是他们可以在实验室中製造以前认为只有人体才能生产的甲醛与尿素,科学家们把这两种东西混合发明了一种令人震惊的产品。

这种产品便是雷辛(Resin,一种树脂状的沈淀物),它透明无色,有弹性,是一种非水溶性的胶。科学家们本想用它来代替玻璃,结果不够坚固,改用为黏剂。把它跟木屑、小木块黏合起来製成了合成板,把它跟肥皂混合起来,製成一种可以用作绝缘的泡沫胶。

雷辛的商业用途随之起飞,它被用来做为吸菸室与外界的绝缘体。在二次世界大战後盖房子热潮时更派上用场,用它製成的叁夹板,因为价钱便宜,一般人都买得起。

美国工人,尤其是那些在木材、纺织、金属铸造工业工作的人,都跟甲醛结了不解之缘。跟甲醛有关的诉讼案件牵涉到工会的调查,不胜枚举,这里也不多提了。职业安全及健康公署(OHSA)在一九九叁年达成共识,将甲醛分成叁类——最严重的可以致癌,次一等有刺激性,最轻的也可能会造成相当程度的不适。

发明了雷辛以後,科学家最感头痛的便是它发出的臭味,甲醛的臭气遮盖不住。多量的甲醛有刺激性,使人打噎(窒息),让人感到不舒服;少量的甲醛,对某些人来说也会有相同的效果。

科学家试著去改进 — 多加些尿素,或用多孔的木料控制臭气溢出,或用双重冷却(凝固)的办法,可是不管他们怎麽做,只能减低而不能消除臭气,这臭气是没有给尿素「绑」住的甲醛,在热及湿的影响下而散发出来的,这味道还好和中学上生物课的学生解剖青蛙所闻到的味道相同,经年累月下来,这些没给绑住的甲醛终於散发光了,臭味也逐渐消失了。

可是这有害的臭味还不是最大的问题。其实,製造商早在二○年代看过医学报告,知道甲醛发出的臭气是有毒的,它甚至可以致命,可是,直到七○年代,甲醛在人们家中造成问题才引起公众的注意。那时候因为两次禁运阿拉伯石油,使家庭及办公室的暖气花费直线上升,美国人开始大量把房子密封起来,密封的住宅及办公室可以省能源,但也把甲醛的毒气封在里头了。有些科学家认为能源危机使厂商没时间好好的处理含甲醛的木製品,以致毒气散发得更厉害,当然,这些属於商业机密,是没有办法證实的。

但有一件事是已经證实了的,那便是上万家庭的成员都因此病倒了,他们有类似感冒的症状 — 出疹子、神经出毛病等。同时,新的报告指出,甲醛的祸害还不止於此,像可以使老鼠患上罕见的鼻癌。到了八十年代的末期,国立癌症中心(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找到许多防腐专家及解剖师得脑癌及长期呼吸甲醛的工人患上鼻咽癌的病例,像我们的工作虽然跟雷辛沾不上边,但却也脱不了关係,因为我们可说是生活在它们当中,试看我们的墙、家具、地板或衣柜那样跟它们没有关係?

你的房子对你的健康是重要的

1998年08月
何瑞德

奥斯卡住在海边一栋很漂亮的房子,可想而知,他很满意自己的房子,很细心地照顾院子里的树和花。受了一个推销杀虫剂的商人的影响,他开始担心他心爱的房子有白蚁,因此,他请人将房子用帐篷盖着喷杀虫剂,几星期后,他开始觉得不舒服,但医生找不出毛病,他的身体继续恶化,几个月后死了。

玛莉希望给她的老房子「新」面目,因此她花了很多钱换新地毯,用的是耐脏的新材料。原先温暖的房子即刻充满了化学味,她也无故疲倦和焦燥,她决定把房子卖了,搬进租的公寓,藉此重获「安全感」。

贝蒂在卧室的衣橱发现了飞蛾,因此她将「樟脑丸」(挥发性的化学药剂)放在衣橱里,当她发现一件衣服有洞,她又在衣服上喷「杀蛾剂」,后来,贝蒂因为睡在化学污染的睡房,而得到化学敏感症。

如此悲剧,每年发生在上百万人身上,只因使用了危险却不必要的毒剂和其他许多装在颜色鲜丽的瓶罐的除臭剂、清洁剂、杀虫剂、光滑剂等,卖给那些没有警觉的消费者,用来杀跳蚤和蟑螂,「保护」他们的衣服,去除来自他们花园和自然环境的害虫,连他们的宠物也无辜地遭受这种化学处理。

在前面所提到的每一个例子其实都有自然无毒的替代品,如在第一个例子中的白蚁,大部分时间是在泥土里,只要房子的木头不和泥土或植物接触,它们不会咬木头的,如果房子有白蚁,是因为某部份和泥土有接触,只要把土移开,它们就会离开;被蛀坏的木头换掉就好了。

在第三个例子中,飞蛾在衣服上产卵、吃衣服,如果衣服定时清洗(约一个月一次),蛋便会被洗掉,也不会有虫。

在我四十年的科研生涯中,我经常遇到房子、公寓、办公室、学校和工厂有一些有害於健康和不舒适的缺失,而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在为自己房子建筑时,我有机会实验一些建筑的方法,以下是从经验中所得到的教训。

一、地点是最根本的
选择房地产有三个重点,一是地点,二是地点,三还是地点,如果是以健康因素为要,选择地点不要选在附近有工厂或化学、灰尘,和其他空气中污染物顺风方向的下方。当然,附近热闹的街道、高速公路也是空气污染的来源(炭氢化合物、重金属、油烟和噪音)。查看当地的地形图,确定地点不是水灾区或在地震带上,也不要低估一个安全、友善、安静的社区对健康的益处。

二、排水是重要的
我们都曾经看过或听过房子在大雨中滑下山坡。预防的措施包括查看地形图,或请人做个土地测量。在研究地形图时,同时运用你的「想像力」,假设降雨量是百年的纪录,雨水落在你的建筑物院子,可由下列方程式 – 水流速度(立方英尺/分钟)=地区(平方英尺)X 落雨量(英寸/分钟) — 计算出来。水流速度在最低处,将接近用以上方程式所算的房顶、马路、院子的总数。

观察情况后再做排水道,或在屋檐装导水沟,来引导预测最多水量离开屋顶、建筑物、马路和其他建设。最主要的是要防止流到地基和地下室,水沟会比水管排水好,因为铁栅栏和排水箱很容易被泥沙、叶子,甚至于报纸或塑胶袋阻塞而造成积水。不要低估水的力量,它能冲失山坡、河岸、马路、树根、地基,使泥沙盖住走道和院子,种植本地的草、灌木或蔬菜是最好的防水措施。在保护你自己的土地同时,也要考虑将雨水导离邻居的房子和公路,一个常犯的错误是忽略水的长期渗透,造成地基、马路或院子部分长期的潮湿,利用水泥或石头阻挡水积存到问题地方。

长期的潮湿能侵蚀钢筋构造、水泥基地或木头式水泥的建筑。水能使泥土过度或不平均的沈下,引起建筑物裂缝或变形。同时也要预防房子被渗透或变形。同时也要预防院子被渗透,因为大部分的植物不能生存在长期潮湿的土地。

三、地基
除非你住在船上或沙滩上,否则请选一个建立在凝固、排水良好的土地上、钢筋水泥架起的地基。避免用砖、水泥砖、瓷砖或木头的地基,当你有选择时,选择当地最起码的标准较好。

四、用无毒的建筑材料
钢筋骨架是无毒、坚固和经济的,也不受虫害,如果屋顶是瓷砖、瓦,骨架尤需特别坚固。

木头骨架在世界各地被普遍使用,但要注意防火和虫害,在接触地基和其他靠土的地方需用「高压处理」的木头。在人或动物碰得到的地方则不要用处理过的木头,也不要碰到处理过的木头、木屑。

叠合的梁(Gl’ula’ms)可用在长度超过十二英尺的地方,水泥钢筋是一个耐用无毒的选择,但避免让水泥直接接触到屋内的生活空间或外在的气候,湿气可以腐蚀钢筋而减短水泥的耐用,水泥是多孔的,不是很好的绝缘体,因此不适合直接用在房子最外层与外面接触。

如果选择木头夹板做房子构造,也要考虑到稳固和所用的胶里含的化学成份是否会泄漏。

建筑外面可用石头、砖、瓷砖或灰泥,这些都防火和防气候,也耐用,不需维修(如油漆等)。避免用木头,因为需要常常油漆,而且易燃,也可能遭虫蛀。窗户的框子外面可用PVC塑胶保护,以减少维修。

房子的内墙可用石膏板(Sheet Rock),但也要选无毒、不会造成过敏反应的材料,这也包括涂在上面接缝处所用的材料(Taping and Texturing),因为所用的量很多,影响很大,内用的灰泥也可以,但同样要注意材料,实木木板也可以装璜墙壁,但材料和人工的价钱会贵一些。避免木屑板、三夹板和塑胶,因为这些材料会漏化学药剂,可能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或危险。

地板用瓷砖、硬木或自然的材料较好,避免用人造纤维的地毯,这是化学污染很重要的来源。有过敏或呼吸器官有毛病的人最好完全避免地毯,或只用天然纤维的席垫和可洗的地毯。

选择水溶性的油漆和假漆,注意材料是否含有「挥发性的有机化学原料」VOC。向制造厂商询问化学成份,新涂的房间最好有几星期的时间完全干燥通风。

如果你的建筑物用的是木头,请选用「永续性」生产的树木,而不是砍掉原始森林或有生存危机的稀有树木品种。

以下的一点建议可以在你购买建筑材料时省下很多钱,最好自己买木材和建筑材料,在包工的商谈条件中,事先要求有订购单,将这订单送给附近的厂商估价,选择价钱和品质最好的。

五、绝缘体是重要的:
你的建筑物如果有足够的绝缘体,则室内的温度不会随着室外的气温升降有太快的变化,这能减低冬天暖气和夏天冷气的费用,省钱是「舒适感」外的收获。

绝缘体的绝缘度是以R factor来分类,R factor 31适合屋顶,天花板,R=19做墙的绝缘体,R=13或19用在地板。玻璃窗是一个主要冷热流动的地方,因此考虑用双层玻璃的玻璃窗,可以阻挡冷热的流动也减少噪音,大部份玻璃商、制造商都有提供带点色彩的玻璃,可以减少紫外线(使家俱退色)和红外线(热天太热)。

玻璃纤维是有效、经济,也容易装的绝缘体。在没有购买之前,确定纤维包装和凝固体是无毒且没有尘粉的,Polyethylene的包装大致上可以。其他的矿物质纤维也可用,但要小心有没有石棉和相类似的材料,矿物质的泡沫胶,如Mica也可用,只要没有尘粉。塑胶的泡沫胶,市面上也有,但要小心,研究预防有漏化学气体或易燃烧的。

在一般情况下,绝缘体需要一定的厚度,因此外墙的厚度,要留六英寸来装玻璃纤维。

装绝缘体的工钱和材料本身是很少的,如果在建筑时就算进去,一般不会超过工程费的1%,如果在整修时加绝缘体还是很经济的。

(下期待续)

垃圾变黄金

200002

曾紫玉

早期追随史丹勒的弟子Ehrenfried Pfeiffer曾因天生的糖尿病及恶化的结核病被迫待在疗养院一年,这一年,他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厄运,但也耐不住天生研究的性子,成天往疗养院的细菌研究室跑。

在显微镜下,他观察到结核病菌如何吞蚀他的肺,然而最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消化道的细菌们如何分解及消化掉所有的陈腐之物。这给了他灵感,早在史丹勒的门下时,史丹勒就已建议他研究如何将大量有机质转化为肥料的方法,对他而言,方法就是将可以消化并转化各种垃圾的菌种找出并独立分开来。

病癒後,他便著手这项研究,并将这些菌种添加在史丹勒的配方堆肥中,这个菌种混和物成为让细菌快速增生的催化剂。他在加州奥克兰联合垃圾处理、纸张回收业等,设立了肥料工厂– Comco公司,首先用一对巨大的抽风机将垃圾中大部份的废纸抽出,接下来是用大磁石将金属物吸出,再让十个戴手套的工人将玻璃及木製品捡拾出来,剩下来的垃圾就用庞大旋转式不锈钢片绞碎,同时喷灑添加了菌种混和物的水。在两到四天内,这些细菌会繁殖增生叁亿次,如此密集的新陈代谢,加上各种细菌产生酵素以加速分解消化垃圾,让垃圾的温度上升超过华式一百五十度,并使当中的化学成分转变,这样不到一星期就完成所有的分解过程,垃圾缩小并冷却下来,成了有机肥料。这样的分解消化速度是原本自然界的几百倍,然而每一吨的垃圾只需要一汤匙的菌种混和物就够了,其效率相当於当地居民将盘中的残馀菜屑倒进垃圾桶後,大约叁星期,就成了无臭、耐久,可供植物立刻吸取养分的有机肥料。

这样成本低廉又有效率的产品到底品质如何呢?它比传统肥料所种出来的蔬菜要多百分之二十五的重量,多叁倍的维他命A,穀物则一致地有较高的蛋白质含量,实验證明Pfeiffer所发展的肥料可以令贫瘠的沙地恢复成有活力的沃土,甚至,如果能有充分的水,就是沙漠也可以变良田。

这为美国提供了一个廉价的方法来拯救因过度使用化肥而沙漠化的土地。如果美国一年的垃圾都经过这样的处理,则可以产生叁千万吨的肥料,足以供给一千万英亩的土地,也不需要场地来倾倒垃圾了。

然而在各界的喝采声中,却有更多的压力与抨击,当然,这又是担心没有「钱」途的化肥企业在作祟,让奥克兰Comco公司在两年(一九五○至一九五二年)内关门大吉,也让Pfeiffer努力研究发展出的方法四十年来乏人问津,没有人敢再去尝试。每每读到这种恶人得逞的结果,实在叫人气结,然而,想到如此富经济效益的方法,对台湾寸土寸金的土地来说,不仅解决了长期以来垃圾处理的问题,更可以恢复我们日益恶化的土地,间接利益国人的健康,实在是最优良的环保典範,希望有心人士能朝这方向去努力,让我们有一个最美好的明天。

 

关於自然活力农耕的应用及配方的购买,可与JPI联络。

The Josephine Porter Institute For Applied Bio Dynamics, Inc.

P.O. Box 133, Woolwine, VA24185

(540) 930-2463 Phone/Fax

改造基因对环境上重重危机

200002

取材自www.sage.intl.org 廖珮如译

基因改造如何瓦解我们的生态系统:

长远来看,基因改造的科学家们正在为我们的大环境製造一个无法测知的险境,结局很有可能是没有回头路或失去掌控的情况。几百万年来,大地所有的动、植物都在这个错综複杂的生态网下交织演化,突然间,介入了基因改造不依循自然法则的干扰,将严重破坏整个生态圈的平衡。很多科学家担心其中可能发生的突变、再生或大批迁移,新基因也会将其独特的属性转给其他物种。这类例子已意外地发生数起,如此,引发基因紊乱的後果,将是不可收拾的。

儘管专家宣称,人工移植的基因与其他的物种间不会彼此传递;它,还是发生了。为了使用更多化学药品来除农害,芥菜子於是被植入改造的基因,以加强其对除草剂的抵抗能力,而这些基因已传给同科的其他野草,野草过度蔓生,再也无法为人们所控制时,就会出现遍地荒烟蔓草的惨景。拥护基因改造的人声明过,相同物种间的基因互递并不会发生;而不同物种间的转换也曾被注意过。做了记号的向日葵改造基因侵入野生向日葵的生长地,并顽强地续存在其中;还有,草莓园五十公尺内生长的野草莓里,半数以上的野生植物含有刻有记号的人工培植基因。这种种的基因传递,以往都认为是不可能的。

有些科学家担心,基因改造农作物的基因,即使是零星地传递到野生植物身上,都可能造成毁灭性的结果。少到甚至是百分之一以内的基因传播,十年内因为「超级野草」,我们即可能面临中规模至大规模的灾难。因为太多「创新」的人工基因被释放到我们这个生态界来。

生态的不平衡骨牌效应

科学家也忧虑结果不明的基因改造可能改变土壤内细菌、昆蟲、植物和动物间生态上实质的相互关係,如此,不仅危害野生物种及其栖息地,也连带地破坏生态本身。这类型的骨牌效应已有例子发生,由这些实例看来,进一步对环境不在意的基因修改,对全球未来的农业及食粮供给将是一大威胁。

普及的高科技农耕方式及其对大地恶劣影响的完整记录都可为基因改造再加上一笔。在一个封闭型的实验里,研发来帮助乙醇产量的基因改造细菌,它的残留物意外地使土壤变得十分贫瘠;新的玉米种上後,长到叁寸随即枯萎;(23)基因改造生物体被释出後,若是发生了难以测知的麻烦,那麽,蜂、鸟及风都可能将这些种子(及麻烦)带入邻近的园地里,已知的,在澳洲一个被培育来削减兔子繁衍的非基因改造滤过性病毒,最近从一个监督下的检疫研究机构漏逸出来,如野火般地蔓延在野兔群中,引起了许多不妙的结果。有些基因改造的生物可以惹出同样的祸害,酿成惨剧(研发基因改造过滤性病毒的本意是希望普及释出後,得以控制野兔的群数)。突变的种子、细菌及病毒皆可伴随国际旅遊或贸易运输而飘洋过海,形成新的不适的物种(这种造成伤害性的转移已发生在很多一般的物种身上;而基因改造的生物可能更以巨型的複合方式呈现)。

最近,英国一个有关雌性瓢蟲的温室实验内发现,它们在吃下蚜蟲後,生命期缩减了一半,这些蚜蟲都是以基因改造的马铃薯餵食,瓢蟲下蛋的数量也少了百分之叁十。马铃薯基因改造是希望其能自身产生杀蟲剂以防蚜蟲的侵犯,就某个程度而言是成功了,可是,大量的杀蟲剂也残留在马铃薯自身上。瓢蟲的寿命和繁衍能力都急剧下降,这表示至少要有双倍数量的瓢蟲来吃剩下的蚜蟲才能维持平衡——这造成了很难收拾的状况。这类负面性的结果没有一个能事前被预知,遑论其他发生在植物、昆蟲及土壤间更微妙的变化,尚未被人察觉,所以,即使是区域性的生态系统,要监督数不清的生物实体及其间交织的相互关係,其实是不可能的。

因为无法预知後果,而知道後必然为时已晚。政府和研究机构有责任制定最高的安全措施。隔离检疫有必要长期严格地监督和测试。

基因改造棉花无法控制蟲害农民大量伤财

去年卖给农人,保證可以控制蟲害的基因改造棉花的花粉,被一袋袋地由德州倾入到乔治亚州的农田里,收成时,许多专吃棉实的蛾幼蟲仍然残存在棉花里,农人只得花更多钱,灑更多药。另外,因为蛾幼蟲的逃逸,由蒙山多生物工学公司提出的一项抗蟲害计画,也让人提出质疑,这计画是用来阻止已有抵抗力的蛾幼蟲的繁衍。

多年下来,蛾的幼蟲对杀蟲剂已产生抗体,农人喷灑愈多就愈让植物、土壤及水源冒著愈受毒害的危险。基因改造棉花原意欲使植物抵抗蟲害而降低杀蟲剂量的使用;然而,这方法失败了。所使用的化学产品还是以往那麽多,有些农人面临五十到一百万美元的损失,在错综複杂的生态圈里,基因资讯的纷乱加上物种间基因互递潜能的已知现象,使得基因改造棉花的远程结果还是个未知数。因此,会造成培养和食物网链的可能分裂,且不易再追溯来龙去脉。所以,基因改造棉花的问世,是不科学且不负责任的。

增加杀蟲剂的使用或基因改造食物,都不能解决农业上的蟲害问题。

基因改造这项新科技在售予农人之际,其危险性并未被据实以告,反而被误引入是帮助他们农业产量的迷思里。对基因改造及其他农耕高科技无必要的过度强调,实在令人扼腕。有很多现成且安全得多的农作方式是足以餵养全球的人类。

二十世纪以来,如果有一件我们应该学到的教训,那就是,很多科技,不管被宣称得如何有用,是会招来反作用,引发危险的。如没有人愿意在居家附近遭受核能污染及存放废料、臭氧层的枯竭、酸雨、数不清的现代医药的危害、工厂及汽车的废气等,林林总总,在个体上导致免疫系统的瓦解,大体上则严重地衰化整个生态界。每次,总要花上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光,才能严肃地处理危急状况。而结果通常是很惨痛的。这一刻,我们一定要学会,对知识的使用和科技的运用,必须慎重地做选择。

这些年来,更多国家的人民可以更容易地接触新发明的每项科技,兹引用DDT杀蟲剂这个好例子来说明。DDT问世之初,的确振奋人心;可是,现在已被美国及其他工业化国家禁用,然而,它仍在美国(或美国在海外的公司)及其他国家製造,并销售尚在广泛使用中的其他国家;更极端的例子是危险的核能和生化武器(其中有些是基因改造的),目前已知是操纵在一些不稳定的国家手中。

统计上来说,即使是谨慎的研究人员,对於基因改造更广泛的接触,还是会增加错误的机会。更别提那些缺乏全面教育、不够小心的科学家们或心怀他图的野心家了,这项科技普及之後,将带给全世界非常危险的局面。

目前为止,任何问世的科技都没有基因改造的危害来得大。所谓的安全测试,永远不会合於规格。因为生物体一旦释出外界,即不可能再被召回。而後果将无止无境地蔓开。现在若不采取行动,很快地,我们实质上就会吃进基因改造的食物。农人和消费者的收成就会是一堆恶果。

有此必要吗?

没有必要冒著基因改造对人类可能造成灾变的危险,我们透过有系统的管理,已有能力供给全球人口足够的粮食。和以往一样以商业性和政治性动机为主,罔顾基因改造食物的潜在危险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後果。

过去这麽多农耕策略造成的损害应让我们警觉到激烈干扰大自然的危害性。只顾汲取大地各种养分却不返加回去的密集农耕法,包括人工混种植物和杀蟲剂的使用,已破坏到大众的健康和整个大环境。导致的结果是,蔓延中的世界性营养失调和多元化生态减损。根据英国皇家环境污染委员会的调查,上列各项因素複合算计後,全世界的土壤,仅在这个世纪里就已流失了十分之一,这是因为大型的农作方式不但不够我们温饱,也违反自然法则,它也是过度倚靠这项密集技术国家(如美国)的一项大难题。

和所有其他已失败的科技一样,基因改造也暂时令人兴奋、刺激,然而它的危险是远甚其他的,它只会恶化环境,不会使它变好。今日我们所倚赖的农业不能靠它来维持未来数代的人口,基因改造更加速现代农业对高科技的依赖,长期下来,不自然的运作方式会破坏农人的经营及大地生衍万物的能力。

化学界、生物工业界及一些医药界要我们相信我们时刻在与大自然抗争,这信念和态度是不需要的。我们已学到「寻求各式途径,配合大自然的法则,和谐地与大地运作」,这不但合情合理,且让我们收穫更丰盛,我们应做的是,领受大自然所给予的,并有效地运用它们,而不是为了极小的利益而极力打击大的生态圈。

1 2 3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