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七岁以前都在玩 (下)

2006年08月

陈滢 曾紫玉整

缝纫与布偶戏

在华德福学校里男生女生都要学习做裁缝、打毛线。初开始时我给小孩一小块布让她随意缝,等到真的稍微会控制针线时,就让小孩缝沙包(里面装外头检来的树种或过期的豆子),慢慢再增加其他的,像是缝布袋、布偶(小精灵、小老鼠等)、仙女棒等,这些之后都变成是小孩的玩具,我本来也很难想像,原来一个可以缩口的小布袋就可以让小孩玩个半天。

如果您要给小孩缝娃娃,您可以参考华德福学校里的布娃娃,他们常常没有五官,或是只有一双简单的眼睛,因为这可激发孩子的想像力,娃娃可以随着孩童的心情而有不同的面貌。

给小小孩缝的东西一定要简单,可以很快就看到成果的,也可以常常重复,稍微复杂或是费时的工对大人来说没差多少,但是对小朋友来说却会扼杀他们的兴致。我们两年前就开始缝一只青蛙,青蛙背上是几个钮扣作装饰,用两个小木球作眼睛,最后布边只剩一小半,缝合就完工了,但是一直就是做不完,小孩宁愿缝点别的。我常常想让小孩学些新的或更困难的,这下可学到教训了。

一次我们找邻居小孩一起来缝,她妈妈因为担心她年纪太小会扎到手、或是让针掉地扎到脚,所以九岁的她才开始能碰针线,我的小孩当时四岁,就已经很会缝了,然而有其他小孩的加入,孩子们缝的兴致也更高,这是可以提高小孩意愿的撇步。

与其他小孩的互动也让我学到珍贵的一课。我的小孩问我:为何某个姊姊缝东西只求快速,我原先不明白,只告诉自己的小孩要认真的缝,乱缝一气的作品没有保留的价值,后来与她的妈妈一起缝东西就真象大白了,因为她的妈妈就是只求速效,怎么快、怎么好。而这正是人智学上提醒我们的,大人的一言一行,小孩连您做事时的「心情」和「态度」也一并学到了。自此我也更加谨言慎行。

布偶戏一直是华德福学校的特色之一,老师用一些天然的材料当布景,小木头当山、松果做树、贝壳当船,一条蓝丝巾就是门前的小河。当竖琴的音声响起,盖住布景的丝布被揭开,老师带着布偶话说从前。这可是声光过度刺激的卡通或电影所没有的镇静与疗愈效果。所以如果您累积了一些小布偶后,就可以在家里演戏给小孩看,小孩很快也学会自导自演。有妈妈们与我分享自己在家里演戏给小孩看,小孩有多么欢喜,母子间的互动变得更好。

捏蜂腊

我自从与小孩一起玩捏蜂腊,就觉得特别好玩,蜂腊在手心的温热中会越来越软,一方面不似一般粘土粘手,还可以做得很细致,捏完的作品冷却了变硬、不会变形,可以展示起来,等下次再重新利用。唯一比较麻烦的是玩之前得稍微加热。不管是捏粘土或蜂腊,我们常常找一个主题,也许是下午茶、也许是去菜园收菜,只要您开始捏一个茶壶或是一个竹篮,就可以引发小孩的想像空间,高高兴兴捏了起来,捏完还可以用这些作品玩一场扮家家。小孩做黏土点心给我吃的时候还不忘告诉我这个是有机的、没有人工色素或添加物,我也假吃得很安心。等不玩了,可以用一浅盘放置作品,留在玩具架上。

难道大人得一直陪着玩吗?也不尽然,初开始是带着小孩玩,很快他们就学会怎么玩,之后只要帮忙出些点子、起个头,小孩自己就乐在其中,这时您就渐渐可以放手了。

然而大人并非就掉头走人,这阶段的小孩还在族群意识中,并非独立自我的意识,需要大人在旁。学校的自由活动时间,老师不会陪着玩,但是都在可以观察到的范围,也许在扫地或是打毛线,虽说是自由活动,但不是任其乱丢玩具或是高声尖叫,老师在适当的时候随时提醒或引导活动的发展,在小孩进入争执之前就先化解危机。在家中也是一样,您可以在旁做一些事,也许摺衣服或挑菜等,如果小孩想加入您,就让他们一起帮忙,如果小孩兴趣缺缺,宁愿自己玩,那也很好,但是当他看到您在缝扣子或是在种菜,您已经是在丰富他的人生了。

说故事

在学校,小朋友们被歌声引导坐成一圈,老师的摇椅旁有一截木干作桌子,桌上盖着一块天然棉布,上有烛台、腊烛、大火柴盒及一个熄火用的钟型罩子。小朋友坐好后,老师在她的头巾上插上一支大羽毛,擦亮了火柴,点一位小朋友来帮忙点蜡烛,故事讲完后又点一位小朋友帮忙熄蜡烛(这可是所有小朋友都在等待的差事)。这些固定的仪式像魔法般吸引住小朋友,也令我印象十分深刻。

给小小孩挑选故事有几项要点,一个是找讲完会有结局,而且是邪不胜正、美满结局的故事,而不是像连续剧还要等隔天再说的,这会让他们有安全感,故事的结局让他们有最后总是回到家的感觉。

另一点是避开妖魔鬼怪的故事。这阶段的小孩不会过滤,只是完全吸收您所给他的东西,任何五官所触及的,他都照单全收,所以还是选一些图片美好、故事情节正面的故事吧!我虽然一直很小心这方面,可是偶然一次留小孩在朋友家一个下午就毁了。朋友带着三个小孩讲妖怪的故事,讲完了让小孩一起玩,我家的小孩从来没听说过妖怪,另外两个年龄稍长的小孩则一直说服她真的有妖怪,从此我家的妖怪情节不断,小孩老是指着黑黑的地方告诉我有妖怪,让人伤透脑筋。另外有个办法,一个长辈告诉我她从小就不怕鬼,她爸爸从一开始就教她是鬼怕人,因为人的额头会发光,鬼怕这个光。事实上也是,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这使我想到「先入为主」的观念很可以利用。

挑一些您自己很喜欢、有感触的寓言或童话故事。在您说自己有感觉的故事时,会带进您心灵的力量。

有时特意说一些没有图片的故事,也许是描述妈妈小时候发生的某件事,反而更能够扩展小孩的想像力。

另一点我曾分享过的,睡前故事因为伴着孩子进入梦乡,其实极具影响力,父母要特别留意故事的内容。

画画

从华德福幼稚园开始,小朋友就开始画水彩画,老师将图画纸先浸在水中,稍微抹干后就让小朋友开始画,老师也一起画,但绝不会是直接画一个实体的东西,反而像是随意的挥洒,小孩也模仿老师的画法。将纸浸湿的目的是让水彩画更为生动灵活。

史坦勒博士强调画图的教学不能从「画线」(drawing)开始而要由「涂色」(painting,用油彩或水彩的绘画)开始,要运用颜色或光与阴影。反观我们大人画画,往往先画一个轮廓,再在里头加东西,事实上这与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观察是不同的,我们看到的应该是一个整体,而不是先有一个轮廓(请参考琉璃光杂志二○○五年二月「儿童教学问答」)。想想一般给小朋友的着色本都是既定的轮廓或框框,只是让小孩学着如何小心不让色笔划超过格子,反而限制住孩子的想像空间与创意,还不如给他一张白纸作画。小孩总是以模仿开始,有时小孩要我陪着画,我学着用块状的蜂腊蜡笔(或将一般蜡笔的纸皮剥除),画粗的或实体的线条,或整片整块的涂绘,或是用毛笔、水彩笔也行,试着以整体、利用深浅颜色(而非轮廓)做展现,混合的颜色会让图画更丰富、更有层次感。有时也可以故意没有目的地画,然后在画中慢慢发掘画出了什么。只要有开始,您会发现小孩可比我们会画得多了。

唱歌

学校里每个活动的始末都以歌声来作为串连,记得开学没多久,就听到家长告诉老师,小孩回家后跟妈妈讲话都变成是用唱的!这当然是模仿老师的结果,因为老师连呼唤小朋友的名字都像是用唱的。老师告诉我,他们平日固定唱的歌,是五音阶(Pentatonic scale,缺Mi及La),因为这两个声调让旋律有终点、有开始,五音阶的歌唱起来可以接续不断,像是永远唱不完,这种歌很适合这阶段的孩子,可以让他们重温入胎前灵性世界的老家。另一个妈妈们比较容易做到的是,小小孩发声的频率较高,所以妈妈唱歌时得配合小孩唱高一点的音调。

犹记几年前在华德福师范学校与那里的大孩子一同洗碗,他们都是很自然地边唱歌边做事。我因为自己很不会唱歌,又不想给小孩听机械性的歌声,所以家中常常没有任何旋律可听。一天朋友提醒我说,我家带小孩的做法都很「华德福」,就是歌声太少了。于是我也刻意的要求自己唱歌,特别是在揉面做面包、馒头时,总会记得「自动」唱起歌来,小孩初时会注意地听,后来就是大家一起唱,自己也因为刻意唱歌而变得轻松起来,家中气氛也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洗菜、洗碗或是给孩子洗澡的时候也唱,不过目前仍仅限于小孩有参与的时候才会想起来要唱歌。

一位妈妈告诉我她常常带着小孩唱歌、跳舞,也用打击乐器来训练小小孩的听觉(如找宝藏游戏,小孩愈靠近宝藏地点,鼓声就愈紧凑),我觉得很有创意。

亲近自然

每年春天一到,华德福老师们总要让小朋友们自己种点东西,或是在花圃中栽种会开花的球茎或是在小花盆中种些成长快速的小麦草,不过这对我家来说就是大巫见小巫了。因为我自己有种菜,所以小孩打在胎里就与我一起在菜园玩,满了月就开始在菜园见习。小孩上幼稚园之前,有一次她问我上学的事,我告诉她菜园就是你的学校,菜园里某某小孩就是你的同学。事实上也是,小孩每天参与,我移秧,她移秧,我收菜,她也收菜,加上有机菜园里生机盎然,可见的小动物很多,爸爸是学动物的,有机会就教小孩观察动物的习性,也教小孩如何不伤害到小动物。小孩难免想触摸小动物,我则教小孩用宇宙性语言「Om Mani Padme Hum」跟动物沟通,告诉孩子这么做,也许有一天就可以跟白雪公主一样,所有的动物都会主动亲近你,也藉此让有缘的动物们种点善根。

有朋友跟我分享,每每带孩子去到大自然的环境中,孩子自己就可以玩得很久,爸妈也轻松。我们虽然老是住在城市里,没有太多机会到海边或森林里,但我总是抓住各种机会提醒小孩,像是路边开放的花朵好香,我会去闻闻看;阴暗墙面上总有绿油油的蕨类,我会伸手去摸摸看,听到小鸟的叫声会停下来问小孩它在说什么?当我自己发现自然,小孩也会跟从。

收拾玩具

我常常看到现代小孩一个收玩具的方法就是把所有的玩具一股脑地丢在一个大箱子中,在华德福教育中可以看到很大的不同。在自由玩乐时间过后,老师的收拾歌声响起,小朋友们都知道游戏时间结束,大家就开始帮忙将所有的东西归位,对一些较被动的小孩,老师会将玩具放在他手上,告诉他说:娃娃完累了,你可不可以带她回床上休息?老师唱个「跳」儿歌,陪孩子们将散了一地的贝壳、核桃、玻璃石头等玩具们分类,跳回属于它们自己的篮子里。

往往小孩三、四岁时父母就以为他们够大可以自己收拾玩具了,其实不然,带着小孩一同收拾玩具是需要的,要记得这个阶段的小孩很需要肢体动作的带引。一些妈妈在带小朋友玩的规则是,玩完一种玩具,得先收拾好才让玩下一种玩具,这么做的好处是家里可以比较不乱,但也有专家指出,在小孩自由发挥想像空间的玩乐中,不宜打断这创意之流,他也许一下骑一骑木马,一下忙着装小石头在布袋里,一下又给自己腰上绑根绳子要你带猫去散步,我们大人哪里知道这小小脑袋瓜子正在建构些什么,何妨安排一个固定的时段带着小朋友一起让玩具王国的成员各自回到休息的位置。

一个玩具架是很方便的做法,让玩具们有属于它们自己的位子,也许看起来不是那么整齐,但是可以用一块布帘盖住。如果玩具架放不下了,可以让小孩想一想,是不是玩具太多了,照顾不了,也许将一些不再玩的玩具送给会照顾它们的人。

我一直很怕别人送小孩玩具,特别是一些我不鼓励小孩玩的东西,最好的情形是孩子还没看到以前就消失了,小孩知道这是他的礼物就只好让他玩一玩,一阵子过后就悄悄放在最不显眼的地方,小孩没看到常常也忘了,就是想起来也不会发现是被妈妈丢了。我觉得事前的把关比较重要,也许在小孩生日的邀请函上就先注明:谢绝塑胶制或是电动玩具,欢迎二手天然玩具。

身教作用

希望小孩不要说谎,所以我在说话的时候就得小心。上回在餐厅吃饭,小孩在玩杯子,我警告她「万一打破了,妈妈可没有钱赔老板。」才讲完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快纠正自己的话,「我说错了,这个小杯子妈妈还赔得起,可是我并不想花钱在这种地方」。想要孩子成为怎样的人,父母就得要先成为这样的人。我觉得这也是养小孩最美的地方 — 因为孩子,我们的身行也得以修正、提升。

赞美与修正

我常利用时机提醒小孩一些正确、值得鼓励的行为,譬如我不要小孩看书的距离太近,我会刻意地说「某某人看书看得很远哟」,就会看到小孩自动把距离拉大。当您刻意地点出正确行为,会加强这些行为。

要留意您的赞美,不要每每小孩拿他的涂鸦或杰作给您看的时候,就简单地说:「好棒呀」「很好」,反而应该明确指出孩童真正做了什么,「你看你用了好多的颜色,像彩虹一样」,因为前者只是让他们学着等您的肯定,而后者才能建立起他们的自尊。

换牙以前的小朋友尚无法深思熟虑,至少要等到五岁才开始渐渐有是非的概念。只是用口头教育小孩,告诉他们道理,往往事倍功半。一个有效的做法是用肢体动作的示范加上您对事情的描述,让孩子「感觉」到您所说的。譬如您要他轻声关门,与其喊十遍「关门小声点!」还不如带着他的手轻轻地合上门,告诉他关门要这样关。一个小孩被孤立无法加入另外两个小孩,通常一起的小孩会说我们要自己玩,那么您就可以告诉他们游戏规则是不一起玩就通通分开玩,把三个小孩分开,让大家都各玩各的,直到他们愿意一起玩为止。当他们亲身体会或感觉到被孤立并不好玩时,通常不用太久小孩就都一起玩了。抢玩具的情形发生了,如果无法一起玩,通常就请小孩轮流玩,再要抢来抢去,这玩具就会被束之高阁。当小孩学到抢来抢去就会都没得玩,下次就会想到用更好的方式一起玩。

另一个我自己才刚学到的一点是,在做任何修正时,大人的态度要学习不带情绪,当您很生气地骂人或是很伤痛地教训小孩大人的辛苦,恐怕会引发小孩更想这么做,因为他学到这么做会让妈妈「走样」。这似乎是小孩顽皮的天性,他们想看看大人的极限。但是当您不带情绪地要求小孩按照规矩做,小朋友一样会收到讯息。另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是,一位邻居的小孩常常故意跑给妈妈追,或是故意捣蛋让妈妈疲于奔命,有一次帮她带小孩时,这小子又故意跑远让我去追,我在后头边追边喊他,发现越追他跑越远,所以我停下来不追了,他觉得没有乐趣,也就回来了。

话又说回来,修正小孩行为的心理准备是,不要期待这个阶段的小朋友讲过一次就会记得,如此一来,同样的状况发生您也比较不会动气,他们需要的是不断不断地重复与模仿,让规矩渐渐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规矩的建立

规矩尽可能简单、清楚,并且要切实执行。我有一位朋友,从小孩一岁起就让小孩自己吃饭,坚持不喂饭,不吃了才下桌。有次小孩因为不爱吃当天的晚餐,就推说饱了,妈妈心知肚明,要他先想清楚是不是真饱了,否则下一顿得要等明天的太阳出来才有。小孩还是不吃就下桌了,结果隔天很早就饿醒,挨到天色终于变亮,他爬到窗前掀开窗帘一看,回头叫妈妈:「太阳出来了,可以吃早饭了!」就这样,两次经验过后再也没有同样的情形发生。我不是建议您定一样的规矩,而是一定要对定下的规矩切实执行。

另外,在说「不」以前,先搞清楚小孩的意图。有时我们会犯的一项错误就是一天都板着扑克牌面孔说「不行这样」、「不行那样」、「不可以」,一天下来自己都觉得面目可憎。如果您不想小孩做某事,您必须引导他去做另一件事,而不要只是说不。在真正有必要说「不」的情况才说不,「不」说得太多往往就失去效用了。其实只有在会造成伤害自己、他人或毁损物品的情况才有必要说「不」,或是您可以改以正面的字眼,避开说「不」,或是直接告诉他该做什么。譬如他问您可不可以打鼓?其目的只是想找东西玩,您大可以不要说不,而是直接建议其他不会吵到他人睡觉的玩法。

前车之

人智学的儿童教学有太多需要我们努力学习的,在实行上我也有做得不好或不对的地方,像是在我知道着色本与激发小孩创作力背道而驰时,我家的小朋友早已经是着色好手;虽然我知道不应该去启发这阶段儿童的智识力,也将读和写延到小孩换牙以後,但是却没意识到,平时给小孩玩的一些玩具其实就是鼓励他们专注在脑部活动,如拼图、扑克牌等,甚至还找机会要小孩以倒堆的顺序来记忆事情以增强气体(虽然这也是人智学教的,但却不适合这阶段的小孩),我们应该让这阶段的小孩多从事一些可以运用他们的整个身体或四肢的活动,而不要让小孩多用脑。也许您和我一样,偶尔也有感到为时已晚之憾,毕竟我们都是在养孩子的过程中不断地学习,重点是接下来我们如何让孩童的玩回归正途,也希望在分享经验的同时,让后人得以不重蹈复辙。

如果您也想将人智学的智慧运用在您小孩的生活上,我这里所能纳入的内容实在太有限,请您一定要回顾以往琉璃光杂志所刊出的相关文章或是华德福教育相关书籍。期许所有的小朋友都能开开心心过「玩」童年。

如果您想认识您当地的琉璃光妈妈们,请您与我连络。

以下文章是请陈滢妈妈捉刀,补充我所写不足的部分。如果您也想将人智学的智慧运用在小孩的生活上,我这里所能纳入的内容实在太有限,请您一定要回顾以往琉璃光杂志所刊出的相关文章(一九九八至二○○四年)或是华德福教育相关书籍。期许所有的小朋友都能开开心心过[玩]童年。

祥儿上幼稚园时,到校后先在游戏场玩约半小时后,才由老师带回教室。如果遇到下雨天,老师就带着孩子们穿上雨衣雨鞋,到外面雨中漫步,体验老天爷的甘露。家长们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放在教室,衣服湿了就换掉。这样一早先玩才回教室的生活韵律与别的学校不太一样,但是孩子们下一个活动却异常安静,精神比较放松、集中。这个作息在星期一的早上尤其管用,因为孩子们经过周末假期回到学校,精神及心理还没调过来,旺盛的精力使他们无法安静下来做活动。如果先让他们玩个半点钟再回到教室,他们的精力已消耗了一些,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的情形便得到改善。

自祥儿上学后,从学校学到餐前礼仪,便把家里当作他现学现卖的实验场。从摆碗筷到餐前祈祷歌、祝福语或口诀,他都会带领。持续了三、四年,直到现在遇有特殊场合,还是由他摆碗盘,带祈祷歌。

老师在安排收拾的活动时,也有一套,她知道那个孩子喜欢收拾那个部分,有时她会要求几个孩子搬一个大的东西或家具。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他们小孩搬不了的,老师总有办法让他们把家具、地毯、大树椿等挪到适当的位置。孩子们对于自己能完成工作非常自豪,变得很有自信。这套绝对可以在家里如法炮制,依孩子的年龄分派难度不一的工作,让他们出点力气,给点夸奖比任何物质的奖赏还珍贵。

收与放的韵律                                                      

仪式

祥儿在幼稚园的画画课有如一场宁静神圣的仪式。首先家长将画纸浸在水中,再为孩子们准备红、蓝、黄三色颜料及水杯。大约二十分钟后,将画纸自水中拿出来,平铺在画板上,以手抹去多余的水分,放在每个小座位前。此时老师带着小朋友刚刚从游戏场散步回来。

等孩子们坐定后,家长交个老师一只画笔。老师坐下来後,眼观四方,徐徐地说出一个故事,手上的笔跟着故事开展出色彩生动的画面。比如:一座花园、小房子、树叶、彩虹或是简单的一片天空。此时的孩子们手上没有画笔,只能听和看老师画。等到老师如诗歌慢吟后,家长才将画笔一个个交到小朋友的手中。此刻无声,只有孩子们轻沾颜料染上画纸,将他的心眼所见到的形象及颜色呈现出来。整个过程安详平和,让我非常向往。这是不是一场神圣的仪式?

祥祥的生日到来之时,我们带着做好的或买好小蛋糕(也可以加上小礼物),带五或六根蜡烛(以小孩年龄为定)到校。等孩子们都到齐后,老师带着家长和小朋友坐好一圈特别围起来的地方,中间是一个特别布置的小桌子,点缀着颜色淡雅的丝巾,一座以树枝雕成的烛台放在中间。老师将祥儿披上披肩,戴上皇冠,领他坐在我们旁边。

接下来,老师开始说起一个神秘的故事,大概是说某年的某日,有一位妈妈挺着肚子辛苦地走在路上,她走累了坐下来休息。此时几位小天使围过来保护妈妈,因为有一位小天使要来投胎了。当小天使出来时,老师点上一根蜡烛问妈妈,他如何啊?妈妈就述说祥儿出生时的情形。老师点上第二根蜡烛又问父母,第一年如何?妈妈又开始说祥儿什么时候会坐会爬,有什么趣事。然后第三根蜡烛,第四根蜡烛,一直问到最近这一年,故事也一段段增加。最后老师说一些祝福的话,介绍祥儿这个小天使给大家,并送给他一份老师亲手做的礼物,小朋友们将画的生日卡或礼物送给祥儿。然后,祥儿便将小礼物一个一个送给小朋友,他们之间互相道谢,最后以祝福长寿的生日歌结束这个别开生面的生日仪式。蛋糕则在点心时间才享用。没有喧哗及凡俗的生日快乐歌来派对,而用温馨的仪式祝福一个珍贵的生命到来。华德福学校非常注重仪式。举凡画画、点心时间、故事时间、庆生会、节庆等场合就会有不同的仪式举行(每个老师也有不同的做法)。它是非宗教的,比较像人与自然宇宙的情感交流及对话。古老传承的习俗也是这么地流传下来的。

藉由仪式的展现,孩子们学会对大自然及自己的尊重,对所从事的活动产生一种神圣感、使命感,而且会比较专心与用心。

玩伴日(Playdate)

一个小孩或兄姐年龄差距很大的家庭,很需要和小朋友玩,这也是祥儿上学最大的动机。由于我们住得离学校较远,上下学尽量和附近小朋友通车,孩子们自然玩在一起。有时会和妈妈们互相代看孩子一两个小时,对七岁以下的孩子时间长度刚好,不会太累。有时放学后带一位或两位班上的孩子回来,先将他们喂饱(最好事先问清楚小孩的饮食习惯、过敏问题等),陪他们聊聊;然后准备一两个活动,比如:摺纸、缝小人(GNOME)或布偶、耶诞树等;做蜂蜡、黏土等。室外活动则有找宝藏、摘果子、爬树、捡石头、树枝等;最后以下午茶结束美好时光。当孩子大一点时,则会自己玩。

我们大约每个月以祥儿的表现安排一次,所以他对午后的约会玩伴非常期盼。刚开始,我们先观察家长与他们沟通,然后找一个与他气质相近的孩子。结果发现如果家长容易沟通谈得来,通常小孩子们也会玩在一块(由此可见家庭教育及家长的身教影响孩子有多深)。

等祥儿升上小一时,玩伴日转入另一个阶段,我会和住得近的家长互带小孩一个下午,让我们有多余的时间作事情。这真是让小孩及大人都能拓展社交的好方法。

社交

华德福的教育非常注重孩子的社交活动。早上到校在游戏场玩就是社交能力建立的开始,主题活动之后的游戏时间和平时的Play date都可以帮助小孩建立友谊。一起玩难免会遇到争执或矛盾的时候,老师会听两方或三方的说词,通常是要求他们自行解决。小小孩争的多与玩具有关,比如:谁玩得太久了;谁不让谁玩;谁与谁霸占某地等等。

老师会让大家轮流玩,或让小孩去做别的事情。如果无法解决,老师便将引起争执的东西收起来,轻声细语的说:[东西我暂时代管,等会儿再玩。]小孩看没有东西,也就不吵了,他们会找其他的事做。如果碰到打架、撞倒人的问题,老师会告诉小孩他的行为让另一个小孩很难过,他要说道歉;甚至直接拿起孩子的手轻放在对方的身上,说:[Gentle, gentle(轻轻的,轻轻的。)]小孩很快就知道他的力道要轻柔,或他的作法不对,他马上会道歉。

以前在家碰到类似的情形,我会威胁他们,如果再吵架就不准玩。虽然做到尽量公平处理,但是语气仍有改进的空间。有一天忽然发现孩子也用同样的语气跟我讲话,才恍然大悟自己的身教做了不好的示范。从老师身上我学到对小孩,不同年龄有不同的态度,但是都应该以正面、温柔、理性平和的态度来对待,而不是动辄威胁、强迫,好像建立了自己的权威地位(其实没有)。

了解孩子的态度自己做了改变后,发现他也会跟着转变。比如:经过一天下来,孩子忽然脾气变大,用餐时挑三捡四,挑剔到家,而且顶嘴不服管教。这时我知道他累了,情绪控制不了了。此时最好的作法也许是让他下桌,先休息一阵子,反正在生气时进餐会引起严重的消化不良,不如等到休息好了,再牵着他的手上桌吃饭,或做功课,道理也比较听得进去。我在情绪管理上有时 EQ 也不好,造成僵局,往往伤了小孩或别人而不自知,有一天看到孩子也喋喋不休,简直是自己的翻版,赶快自己反省,决定要改过自新,以绝后患。

另一个最常见的画面就是,大人很容易失去耐性而嫌自己的孩子。往往我们求其快速反而达不到目的地,揠苗助长就是最好的例子。有时是我们忘了自己在孩子这样的年龄时,也是如此,什么也不太会。有些活动是以玩的方法导入学习,因此孩子在玩的时候,也许刚开始学,或者这不是他的强项,最好不要有预期心理,希望他在短期内会很快就学会或成为专家。比如下棋,因为有输赢,如果孩子的好胜心强,因为大人太希望他很快学会,或者掌握重点,往往心急的要他学,或责备他的错误。这样反而伤了他的自尊心,结果不是拒绝再学,就是反叛大人。所以孩子小的时候不要参加有竞争、比赛性质的活动,让他从充分享受玩的乐趣,比较成熟后再渐渐介绍竞争性的活动。华德福的学校里,竞争性强的活动,比如:足球、棒球、篮球等,不会在小四以前让孩子练习。有关体育的活动,以后有机会另文介绍。

玩在孩子成长中的重要性

中国的父母为了小孩未来的[竞争力],以为不要输在起跑点才是正确的,便将孩子的童年填满各式各样的智能活动。我带孩子回来学中文,到了语文中心一看,真被吓坏了!语文中心只是整个学习中心设给外国小孩学中文的一部分,还有各式各样的学习,不管是学科、才艺、音乐或体育,甚至魔术、礼仪等都可以补习。而暑假期间家长对孩子一点也不放松,就怕下学期的学科跟不上,生活中课程排得满满的。我对祥儿一天要学的中文(两小时)已感到很大的压力,觉得他像一只鸭子,于是要求老师功课少一点;看到台湾的小孩,学得东西比他还要多,只有瞠目吐舌的份。

想到回来之前与祥儿的老师对话,他说小孩放暑假,就像人吃了东西要有时间消化一样,暑假就是小孩在消化一年来所学习的东西,转变为生命(灵魂)的养分,滋养身心灵。其实也在暗示我不要给祥儿太多压力。华德福的教育就是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以玩耍带领教学,给与孩子很多空间,有耐心地等待孩子长大。其实他们的学术教育真正是由简入难(高中的学科之难尤其超过一般高中),一步步的走上终生学习之道,而非从小就像灌鹅肝一样拼命喂。

从华德福教育出身的人在社会上一样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的总裁就是其中之一;其他从事教育、学术、艺术界得非常多。所以会玩的孩子不一定就不会念书,学校的教育中多给予玩耍的时间,也不一定会减低孩子们的学科成绩。家长与老师的心理尤其要重建,因为输在起跑点不一定到不了终点,也不一定会输;慢飞的鸟不一定笨,先跑的兔子也不一定快;生命的追求绝对不是分数、名次或名校,而是人类的智慧与终极关怀的传承。

看到台北孩子的沉重压力,感觉不到朝气与童真,而祥儿到小四了还不失天真活泼、单纯可爱,对学习没有排斥,整天快快乐乐的,真得很庆幸祥儿能接受华德福教育,更感谢雷博士介绍这个关照全人的教育。

自上期刊出对琉璃光社区妈妈的邀集,已有许多地区的妈妈与我连络,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大陆、美国及台湾一些城市,希望能有更多的妈妈回应,我们还在等您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