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三文鱼儿要回家

2004年02月

约翰.罗宾斯 

陈滢口译 宁杰笔录 洪美卿文字整理

约翰罗宾斯接受雷久南博士的邀请,于去年七月在琉璃光主办的美国北加州研习营上发表演讲。雷博士说,能聆听约翰罗宾斯的演讲是难遭难遇的机缘。我们有幸听君一席话,深深觉得这么美好的东西,一定要尽快与大家分享。以下是约翰罗宾斯演讲(接续已刊登于二○○三年一一月一五日一文):

基因工程:是祸是福?

这在目前还是一个问号。美国政府甚至没有规定这些基因改造的食物被送到市场上供人购买之前,必须先研究其安全性,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研究过人类在食用了这些食物後,会有什么反应。他们只假设基因改造的食物和原来的食物是类似的,所以没有问题。

不过,也有一些附属在大学的私人或独立机构做了一些小型研究,但是其结论令人担心。因为他们发现基因改造的黄豆缺乏一些人体所需的氨基酸,而且基因改造的黄豆比传统的黄豆更可能造成过敏反应。所以如果你要吃豆腐、豆浆的话,我建议你们尽可能吃有机的,因为第一,这些产品没有农药,第二,它不含基因改造的黄豆。

 

问题:我们如何辨认哪些是基因改造的食品?

问题是食品上没有这样的标签,所以,我们很难辨认哪些是基因改造的食品。美国政府没有规定这样的标签。最近的一个民意调查显示,百分之九十三的人要求基因改造的食品得贴上标签,在美国这个国家,你很难让这么多人取得共识,可见人们多么希望产品上有这样的标签。这牵涉到我们的基本权力,我们有权知道我们吃的是什么东西。美国基因工程界的龙头老大MONSANTO就反对标签,因为一旦上标签,消费者就不会买了。这里我们就有一个问题,难道他们有权力强迫我们吃基因改造的食物吗?

让我告诉你一些秘诀来避免吃基因改造食品:黄豆、玉米和菜籽是最主要的基因改造食品。目前,美国生产的基因改造食品中,有百分之九十九是这三种农作物,所以,如果你们要吃这三类食品的话,应该选择有机的。此外,你们还必须注意的是这三种植物的制成品,例如玉米糊、玉米糖浆等等。如果它没有标明这是有机产品的话,那它很可能是这些基因改造植物的制成品。

各位都是从世界各地来的,如果你不是来自美国,或者加拿大,那么基因工程在你们的国家或许还没这麽流行,或许你们的国家禁止出售基因改造的食物,或许你们的政府规定基因改造的食品必须贴上标签品,那你们会比较安全。问题是,这个现状能维持多久?因为美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强的一个国家,布希总统会要求所有国家以美国的方式来和美国做生意,他很希望全世界都参与基因工程。所以停止他们的这种做法是很重要的。

一生都无法往前跨一步

请问这里有多少位是吃素的?(绝大部分的人举手)有多少位不是吃素的?(少数人举手)只有几位,很好,很好。

不吃素的朋友,我有话要告诉你们。你们知道现在的农牧业是怎么畜养牛、猪、鸡、火鸡等这些动物的吗?它们都是被关在所谓的动物工厂里。比如比我们这个房子大一点的工厂,可能就养了大约一千只猪,每一只猪平均大约重五百磅,你可以想像那有多拥挤。每一只猪被关在个别的笼子里,这些笼子跟它们的身体一样大。笼子一排一排的往上叠,上层的猪的大小便就往下掉在下层的猪身上。它们终其一生,也不能往前跨一步。这是非常,非常,非常残忍的事情。他们如此对待这些猪,就是为了要用它们来做成又「便宜」又「可口」又「方便」的猪扒、熏肉片等来供应给大众。

如果你是一个慈悲、尊重动物,并且愿意为它们着想的人,那你应该问问你的光明本性,你是否必须食用以这种方式养殖的动物?

你们之中,是否碰过一些曾让你感动的动物?让你觉得它像一个人?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和家里的猫或狗,有一段很重要的情谊?那我问你们:为什么我们把一些动物称为「宠物」,给予它们爱心和关怀,把它们当作家里的一份子,可是又把另一些动物称为「晚餐」?因为是「晚餐」,所以就理直气壮地容许动物工厂以各种残酷的方式对待它们,好让自己可以低价买到这些「晚餐」?

如果你要吃肉的话,你应该首先了解这些肉是如何生产的,这些动物是怎么被对待的。我相信,你不希望在无心的情况下,为这个世界增添多一桩残忍的行为。

 

问题:罗宾先生,我得向您说声谢谢,我在二十岁时读了你的书后就不再喝牛奶,我的过敏症也好了。在美国,我有很多朋友和他们的孩子都非常喜欢他们的宠物,但他们还是吃鸡和牛肉。我问他们如果你的猫成为你餐桌上的佳肴,你有什么感受?他们说我不要听这些东西。我认为,要改变这些人的想法就只能从教育着手。那请问罗宾先生有没有打算参加国会议员或总统选举?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邓尼斯。古西尼赤DENNIS KUCINICH,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是一个全素主义者,他准备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我很荣幸地成为他竞选总部的主席之一。他曾经当过克利夫兰市的市长,四次连任俄亥俄州的国会议员,我非常了解他,所以,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他当选总统的话,这些动物工厂以及基因改造的工业都会关门大吉。邓尼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的理念和我们今天所讲的内容完全一致。邓尼斯也积极发动国会立法规定在基因改造的食物上贴上标签。

 

问题:欧洲联盟反对进口基因改造的食物。这是否有助于放缓基因改造工程?

欧盟的确不欢迎基因改造的食物。英国的医药学会也一再地强烈反对基因改造的食物。很多欧洲国家也设了条例,禁止基因改造食物进口,或者规定基因改造的食品贴上标签。这些都是很好的现象,然而,不幸的是,美国布希政府却向欧盟国家施加很大的压力,企图利用世界贸易组织来强制欧盟国家进口基因改造的食品。接下来的局势会怎麽发展,我们还不晓得。

 

基因工程的糖衣

问题:美国的基因改造黄豆也出口到第三世界国家吗?

是的。

 

问题:这些基因改造的黄豆能提高产量,那麽有机黄豆的产量足以应付需求吗?

实际上,基因改造的黄豆并不能提高产量,反而降低产量,它只能降低生产成本,帮农夫省钱。目前,世界上没有一种基因改造农作物的产能是高过传统农作物的,其实,基因改造农作物需要消耗更多水,也需要更多肥料。

这些基因改造的农作物可以承受ROUND UP野草剂,它是一种化学物。任何绿色叶子碰到它,光合作用就会受到破坏,而光合作用能制造植物生长所需的食物,既然无法产生光合作用,这棵植物就会死亡。所以,一旦洒上ROUND UP,农田中一切绿色植物都死亡,甚至土壤里的小动物和有益微生物都会受到影响,它不但杀死野草,其实,它也杀尽所有植物。

让我们看看大规模的传统农田是如何使用ROUND UP的:在撒下种子之前,农人会先在整个农场喷洒ROUND-UP,消灭所有的绿色植物。他们称之为「净」 场,多不贴切的用词,其实他们是在「毒」化农地,而不是「净」化农地。

接着,他们把例如黄豆的种子撒下,可是,当黄豆开始成长时,新的野草又会长出来,这会威胁到黄豆的成长。於是,农人必须花钱聘请员工或者以机器拔除野草。

现在,他们改变了黄豆的基因,使得黄豆具备忍受ROUND UP野草剂的能耐,因此,农人再也不需要付出高昂的工钱来请人清除野草,他们只要驾着飞机绕一绕,就能将野草剂洒满整片黄豆园,所有的绿色植物会死亡,只有经过基因改造的黄豆能够存活。但是黄豆的光合作用还是受到一点破坏,所以它的产量比不上传统的黄豆。农夫省了人工费来清除野草,就等于增加了收入。这也意味着除草工人失去了工作。

他们改造黄豆的基因,并不是为了增加黄豆的产量,而是为了提高利润。另一个问题是,在黄豆的成长过程中,农人用了大量的化学剂,飞机日日月月地在农田上喷洒野草剂。

过去,农人只能在撒下种子之前洒一次ROUND UP,但是,现在即使不断地喷洒ROUND UP,黄豆还是可以存活,整个农场保持得「干干净净」,清除了野草,清除了除草工人,甚至,清除了有机的生命力。这其中,有很深远的长期影响。我可以告诉你,MONSANTO这家基因改造工程界的龙头老大,每年生产好几十亿美元的基因改造黄豆,他们每年也制造好几千万美元的ROUND UP野草剂,这就是他们生产基因改造黄豆的原因,他们可不是为了增加黄豆的产量。

在第三世界国家有许多孩子,尤其是贫穷的孩子都缺乏维他命A,许多甚至死于缺乏维他命A。有一种基因改造的米叫「黄金米」,含有维他命A。理想中,我们希望黄金米能给这些孩子提供维他命A,那他们就不会患上夜盲症。这是一个很好的概念。

MONSANTO实际上只花了十万美金发展黄金米,但却拨了两千万美金打广告,宣传黄金米的好处,而这两千万美元是洛克菲勒基金会以及瑞士政府所捐赠的。MONSANTO不需要花一分钱打广告,它只花了十万美金发展生产黄金米的技术。

但是黄金米得在很严格的环境下才能生长,它需要很多的肥料,而肥料在第三世界国家是很昂贵的。黄金米也需要更多的水来灌溉,而水在第三世界国家也是缺乏的。如果你从营养上来看,一个七岁的小孩若要摄取身体所需的维他命A,他一天需要吃三、五碗黄金米煮成的饭!所以这是黄金米给人的错误印象。

MONSANTO所作出的承诺和事实相去太远。黄金米的生长条件很严苛,可是却只能提供微量的维他命A。MONSANTO所制造的崇高形象和真相不符。这反映了一个很严重的事实:他们志在赚钱,而不是为人类谋福利!

我希望他们能造福人类,但是,实际情况是,百分之九十的基因改造种子都是MONSANTO所生产的,它的出发点是要赚更多的钱。不过,他们却告诉世人,他们从事基因改造工程是为了提高农作物的产量,是为了减少夜盲症,俨然像一个救世主,然而,真相却是,农作物的产量并没有提高,反而降低了,而且,它们消耗了昂贵的肥料和水源,这是很严重的,因为水源是越来越珍贵的资源,在未来几年,水源短缺的情况会越来越严重。

如果他们从事基因改造工程是为了为人类谋福利,那他们可以种植抗旱的谷类,以减低谷类对水源的需求;或者提高农作物的产能,让它在贫瘠的土质也能长得很好;或者想办法提高它的蛋白质含量,或者让这些种子在不需要花很多钱的情况下,也可以很容易成长。然而,在目前,符合以上条件的基因工程却一个也没有。

 

离家儿子改变了富爸爸

问题:你现在跟你的父母的关系如何?他们有没有受你的影响?你的书有没有影响了他们?

我的父母没有给我任何支援,因为他们不了解我做的事情。我的父亲今年八七岁,一五年前,也就是他七二岁那年生了一场重病,他患上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而且超重。我父亲所卖的冰淇淋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所卖的还要多,他吃的冰淇淋也比任何一个人多。在他的观念里,饮食和健康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的姑丈体重二五○磅,他死于心脏病,他也吃了很多很多的冰淇淋。他去世的时候,我问我父亲:「你认为姑丈的心脏病和他大量吃冰淇淋有没有关系?」我的父亲斩钉截铁地说:「完全没有!」但是真理就是真理。我的第一本书《新世纪饮食》出版时我送了一本给他,我还亲自在上面签了名,但是我想他根本没有读。

我父亲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生意人,他卖的是冰淇淋,他不愿意相信他所卖的冰淇淋对别人有害,他根本不愿意如此相信。

有一天他去检查心脏,他的心脏科医生是最有名的心脏科医生,或许也是最贵的一位。因为他病得很重,医生对他说:「西方医学能做的只是让你服药,好让你的有生之年过得舒服一点,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活得健康一点,你一定要改变你的生活方式,你应该读这本书。」那本书就是《新世纪饮食》。

这位医生不晓得这本书的作者和他眼前这位病人有什么关系,我的父亲也没告诉他这本书的作者就是他的儿子。虽然他已经有了这本书,但是,他什么也不说地接受了这本书。因为是医生推荐的,所以,他就开始阅读这本书了。

我的父亲果然慢慢地开始改变他的饮食,一点一点地改变。他早餐开始少吃熏肉片,后来他改变得越多,健康也就越好。他的胆固醇指数从之前的二六○降到一六○。他的糖尿病曾经很严重,甚至得截肢,目前已不需要再注射胰岛素,成为隐性糖尿病。虽然他没有成为全素者,但是他已经不再吃冰淇淋了,也不再吃乳制品。对他而言,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改变。

他体验到康复所带给他的好处,所以现在他对我还感到蛮骄傲的。他被迫相信我所提倡的的确有其可信之处。虽然我们有时候还是会大眼瞪小眼,我们有一些理念还是不一样,他还是不能谅解我当初放下了一切,走出了他的生活,因为我是他唯一的儿子,所以,他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他还是没有支持我,但是,我也不需要他的支援。

我父亲是一个极其富有的人,他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人,只要他付钱,他们就替他办事。在他家里,时常有一○到一五个人在为他做事,在公司,他雇用了一万人,只要他付钱,他们就根据他的意思办事。而我却一分钱也没拿地离开他,他曾经对我说:「你知道吗?你令我感到困扰的是,你似乎没有一个价码!」

他已经来到人生的最后几年,他也知道他身边的人是因为拿了他的钱才替他办事的,只有我例外!我是他生命中惟一不要求回报的人。所以当我打电话问候他,或者告诉他我爱他的时候,他知道我并不是为了他的钱而向他问好,我是这个世界上惟一让他有此感觉的人。其他的人都是为了钱才接近他,因为他有很多很多的钱,这很极端,然而,这就是他的处境。

有趣的是,就因为我不听他的话,不接替他的冰淇淋事业,不接受他为我安排的生活方式,我却反而对他更有帮助 — 我确实在他的黄昏岁月里,改善了他的健康情况。如果我当初遵从他的意愿,我或许无法在他晚年的时候如此帮他。

我们必须尊重我们的父母,但是,有些时候,即使我们必须与父母背道而驰,我们也必须选择尊重自己的心灵。我的情形即是如此。或许,今日的他,会因为有我这个儿子而觉得很刺激。这真是不可思议。

有时候,他会说:「为什么你会活得这麽好,我真的搞不清楚。」

不过,他还是不能完全接受我,因为我有着和他截然不同的价值观,我有不同的想法,对他来说,这是很难受的,所以,我尽量尊重他,尽量对他温和。他越生气的时候,我就越温和。我不愿意和他起冲突,这完全于事无补。

 

衣服背后的故事

问题:我是从事服装制造业的,最近我们开始以有机棉布来制作衣服。请问基因改造的棉花对人类有什么影响?

基因改造的棉花有很多种,大部分都比传统棉花需要更多的杀虫剂及除草剂,因此这对农场的工人、野生动物,以及整个农业都有深远的影响。一般棉花园所用的有毒农药非常多,这是因为棉花不是食品,所以政府并没有限定有毒农药的用量,因此,农人们可以任意喷洒农药。然而,有些食物却添加了棉花籽油,而这些棉花籽油就是提炼自传统棉花或基因改造的棉花,其中肯定有农药。我从来不吃含有棉花籽油的食物,因为我知道它是怎么生产的。

如果我们改穿有机棉布所制成的衣服,那我们也等于协助停止污化环境。除了有机棉之外,我们也可以考虑选用以环保原料制成的衣服,例如「易开罐」水瓶塑胶,它们也可以做成纤维织布,虽然,这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因为现在有太多「易开罐」,如果我们不回收,地球是很难消化这些罐子的。

另外,我们还可以问我们自己:我们到底需要多少衣服?美国人的想法是消费越多,就表示你越成功。实际上这种成功,却可能对地球造成伤害。所以真正成功的定义是什么呢?对我而言,成功应该是跟爱心、跟我们要成为怎么样的人、我们要怎么样对待别人、对待我们的小孩、甚至我们要留给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东西有关系。所以我很少去买衣服。大部分的衣服,我都是反复地穿。有时我看到我的朋友买了很多衣服,我说:「咦,你的衣服很好。」他就送我了,这样比较省钱。

所以,当我们准备购买一件产品的时候,除了看它的价钱,以及我们喜不喜欢以外,我们还要问: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它的背景是什么?它背后的故事是什么?它帮助了哪些人?有没有人因为它而受苦?这件东西有益于文化、环境、人类,以及我们的世界吗?如果我们能够把衣、食、住、行所需的产品,跟我们要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以及我们要创造一个怎么样的世界挂钩的话,我们才会衍生出新的力量,才能创造全新的局面。

请问大家:成功的定义是什么?在我们这个社会,成功的定义就是赚很多钱的人,但是,我不这么想,因为很多富有的人也是个白痴。那我们要怎么给「成功」重新下定义?这新定义是我们愿意认可,愿意实践的,它与我们到这个世界的使命是相扣的。

学员甲:我认为要判断一个人成功与否,不应该只是看他是否富有,我们也要看他的家庭、健康情况,他是否快乐?以及他对这个世界作出了什么贡献?他是否完成了他这一趟来到地球的使命?

谢谢你,还有其他意见吗?

学员乙:我认为一个成功的人所做的事情,除了利益自己之外,也利益了很多其他人。

我同意,谢谢。

学员丙:我们到街上去问一○个人什麽是成功的定义,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有的说拥有大房子就是成功,有的说要有大车子,有的说要每天吃牛排才算成功。我们要怎么样去说服这些人有另一套成功的定义呢?

以生活方式为例,我想,我们需要的是比较小的房子,和一颗比较宽大的心。我们不需要太多的信用卡,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的爱心,更多的友情、对彼此的敬意、更多的良知、更多的觉醒力以及更多的觉察力。

学员丙:可是,这跟整个社会的主流思想是不同的,我们该如何逆主流而上?

是的,我们的确是逆着主流。你看过三文鱼吗?三文鱼的生长周期非常有趣。它们生於淡水的河流源头,然后游到咸水的海里慢慢长大。它长大后,又会凭着一种本能回到它出生的地方,回到与它有生命联系的源头。这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它们是逆流而上,强大的主流冲击着它们,而它们摆动着它们短小的尾巴,逆流而上,这一条生命之旅长达好几百哩,但是,它们就是那么一点一滴地游往上游,它们内心有一个导向:它们要回家。

我们是一群三文鱼。

这个导向来自它们的本能 — 回家的本能。这个本能这么强烈、这么深,所以它们不惧艰难地逆流而上。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处境:我们要回家。

我们也受到内心深处的一种本能的指引。我们是一群三文鱼,我们也在摆动着我们的尾巴,我们在一个怂恿着我们买这个、买那个的社会里逆流而上。这个社会不断地告诉我们:你需要这个、需要那个、需要很多其实我们不需要的东西。这个社会告诉我们:如果你不拥有这些东西,你就一事无成。这个社会让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异类,让你觉得自己很不足,很匮乏,很混乱。其实,这是荒谬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回家。

当我们踏上归途的时候,我们就会产生能量,我们把这股能量带给这个世界、带给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经济市场、我们的公司、我们的人际关系、我们的祖先,以及我们未来生生世世的子孙。我们带来的是我们的本性,是一些真相。我们或许可以听从一些教诲来引导我们自己,但是如何重新发现自己的本性,如何回家,却得靠我们自己。

我们就像三文鱼,我们逆流而上,我们要回家。对我来说,它们就是我的导师,我的模范。

我曾经在一条河流旁见到好几千只三文鱼逆流而上,这一群美丽的橙色的鱼儿往上逆流,我感觉到它们内心那股强大的力量,我也发现了在我们内心中,原来也有那么一股强大的力量,当我们接上了回家的能量时,我们就有了强大的力量。我们要回家,回到我们的内心深处,与每一个人共处,与整个世界共处,回到一个有爱心的家。

在黑暗里,我们更需要烛光。在一个明亮的房间里,烛光或许很漂亮,很有象征意义,能给你带来灵感。不过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点亮一根蜡烛,却可能影响生死。烛光可以引导你走出黑暗,可以指引你找到你所需要的东西。

这个时代主流并不重视灵性的追求,它着重的是消费能力、权欲和支配能力,它令人感到疏离和混乱。然而,我们本性里有智慧。这就是我们这个星期在这里所要学习的,我们都在找寻康复的力量,而这个力量就存在我们的光明本性里,当我们回家的时候,我们就会找到这股力量,而这股力量,就是使得一个人成功的力量。

对我而言,我们要找寻的是一种很珍贵的东西,它存在于我们所接触的每一个人心中,它是一种明白,明白每一个当下都会来到跟前,每一个当下只存在一次,每一个当下都是珍贵的。

最后,我要感谢你们所付出的宝贵时间,我要感谢你们很专注的注意力,我要感谢你们用心的聆听,我感谢你们。

注:约翰罗宾斯和妻子笛悠、儿子海洋、媳妇米雪、孙子河流之法以及菩萨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鲁斯郊外的山上。他们的办公室和家里的电源完全来自太阳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