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从人智学的观点谈睡眠的重要性

2004年11月

菩芸

“早睡早起身体好”,这是一句老生常谈的话。但是在现今忙碌的社会中,尤其对双薪夫妇的家庭,要求幼儿们早睡,似乎剥夺了父母亲和孩子们本来就已经很少相处的时间。但如果我们深入来看睡觉对孩子们的重要以及其长远的影响,也许父母只好做一些牺牲来调整作息。

我们身体能运作得很好必须仰赖在童年(七岁以前)打下很好的基础,人类一生中很多活动,例如把灵感化为行动、思惟、语言的技巧等都和童年有密切关联,童年的发育成长是非常具有决定性的。只有在睡觉时,婴幼儿的身体才有机会得到休息和成长,如此生命力得已更新以应付醒时所需。

婴幼儿的本质是感受(Sense)的生物体。他们从胚胎开始就有感受(註 1)。经由感受之门,生命的力量开始流动,这些力量在自我意识体(ego)(我)的编曲之下,逐渐形成实体(Substance),近而无数的生理系统逐渐建立。神经感觉器官,大脑和神经系统只有八、九岁以前在适当的刺激下可以形成得更好,之后这些形成的活动就停止了(註 2)。至于循环、代谢、骨骼系统的形成则较晚些。神经系统的发育必须经由身体的运动(註 3)。婴幼儿对周遭的环境是完全地投入,完全地吸收,举凡接触的颜色、气味、声音、形状、纹理、活动,甚至他人的情绪等等。每一个心灵的刺激都会穿过而进入他们的循环、呼吸及消化系统。因为他们太小了,身心灵还是一体,身体还没发展出一套防禦及过滤系统,无法用他们的意识去消化这些感受及印象,他们会直接进入孩子的身体进而形成身体发育的基础(註 4),这就是为什么“提供健康的感觉”及“避免过度的刺激”对他们这么重要。

在睡觉时,婴幼儿对外界的感觉会如同食物般经由代谢转化成器官的形成、脑神经感觉通路、内分泌系统、循环韵律系统、触觉运动平衡系统、消化系统、骨骼系统等,全部身体的组成都受其影响,这个过程由气体(etheric)的力量在自我意识体的引导下发生,这气体的力量给身体生命、形式、能量和健康。免疫系统和所有的生长及修复过程。(靠著气体有力的活动著)而只有在睡觉时,气体本身才有机会被更新。

婴幼儿会将白天对周遭环境的感受带进睡眠中,气体利用它们架构了婴幼儿的身体,同时恢复了他们所需要的生命力,这一切,最重要参与的器官是肝脏,它和胸腺是胎儿和所有生命中生长过程最主要的代谢器官,它是一般实体和人类生命起源实体形成的地方,就实体来说,成为一个成人的过程从肝脏开始(註 5)。肝脏对幼儿非常重要,因为它是幼儿意志力的基础,肝脏良好的发育对一个人有深远的影响。它不仅是现代生理学上所描述地非常重要的器官;同时也是很显著地能让人类有勇气把想法付诸行动(註 6)。对学龄的孩子,足够的健康睡眠支持他们身体代谢进行而让他们所学的东西能留在脑海中(註 7)。

肝脏活力的恢复及成长是在熟睡中进行。它的功能很像植物遵循有韵律的“睡觉 — 清醒”週期,婴幼儿白天的感受是经由交感神经系统所接受,并且被新陈代谢系统所模倣或起反抗(如果这些感受对孩子们是压力的话),所影响的器官便将这些感受隐藏在器官的分泌中。这些分泌液可能是消化液、胰岛素、肾上腺素。当肝脏感受到这些分泌液时,会形成一种“液体刺激记录”。这些刺激记录经由睡觉中气体的建築过程,逐渐转化到各个器官,如心脏、肺脏、肾脏、神经系统、大脑及肝脏本身,碳水化合物被合成肝醣,在肝脏的“夜间”同化时期(这个时期从下午三点开始到凌晨三点是高峰)被贮存起来,这些被贮存的肝醣在凌晨三点以后到下午三点间经由胆囊的分解作用,会被转化成血醣以供白天意识活动所需,由此可见,早睡(幼儿在晚间六点半到八点间,大人九点到十点间)很重要,太晚睡会让肝脏逆转它的贮存第二天所需能量的活动,因为它反而需要把肝醣变成血糖以供夜间活动所需,这就解释为什么太晚睡会导致第二天筋疲力竭(註 8)。

人类从灵体转为地球上的实体需要温暖及空气,这个过程从出生开始,这些肝脏在睡觉时準备的质,靠著氧化性地燃烧来释放温暖(一直到九岁,小孩子才成为有能力自己调节身上所需温暖的生物体),这个过程和神经感觉系统很有关联,而神经感觉系统适当的发育和功能会引导将来孩子们思想的能力,逐渐地发展成智力,睡觉中是唯一的时间神经系统可以休息、修复及重建,在清醒的时候,神经系统无法做这些事情。有规律地“睡觉 — 清醒”可以让这个分解(意识清醒时需要能量),恢复(肝脏、代谢系统贮存能量)的过程得到平衡。整体来说,有意识的思考建築在神经系统上,潜意识的意志力建築在代谢系统上。而有规律的生活会让这些系统发展得很好。

所有具备规律性质的事物都含有特别的力量,韵律是生命过程中休息和运动取得平衡所生,生理上动静平衡的代表是心脏,它是身体韵律系统中最主要的器官,它是神经感觉系统和代谢系统的调节者。在这三大生理系统的动力,我们可以看到睡觉、呼吸、生和死相关联的韵律。欠缺规律的生活会加重心脏的负担,过度的刺激,会让人内在潜意识中常常处於压力中,导致“战鬥或逃跑”的生理反应,代谢系统因神经系统的紧张经由肾上腺素产生紧张荷尔蒙。对于年轻的孩子疲倦也会产生类似上述的生理反应而很难平静下来,易怒而且很难睡著。一个睡眠愈不够的小孩会愈兴奋,有些小孩长期在兴奋状态下所产生的压力荷尔蒙会加重肝脏的负担,此时血压、呼吸、心跳等会加速而需要心脏调节,因为心脏是身体韵律的中心,长此以往,将来很容易导致心脏血管方面的疾病。就生理上来说,心脏受其影响最剧,就灵性上来说,心脏是和自我意识体最有关係的器官。很多成年人心脏方面疾病肇因于长久以来的压力、情绪欲望、生气等等损毁了生命力。年轻的孩子,如果长期被过度刺激和缺乏规律的生活,会严重影响他们身体的发育甚至影响他们成人时的生命力及星芒体的动力。肝脏发育如果没有很有规律“睡觉 — 清醒”,会有害于孩子,并可能会导致一个小孩即使有很好的意愿但仍无法有活力地让他的意愿付诸行动,因此只能停留在“想”的阶段。这种意志力不足的发展常和肝脏没有很好的成形和发育有关。

宇宙的规律运转影响人类。地球本身的生命力会影响大气、地质及其上的动植物等等。人类也受地球上电、磁场韵律的影响。通常从早上八点到十点,人们是最有效率的,从中午开始到约莫下午三点钟,人们会比较想睡,接下来,一直到晚上九点钟又比较清醒些,九点以后又开始想睡直到午夜三点钟达高峰,此时非常想睡的感觉大部份不为已经熟睡的人注意到,但夜间工作的人会感受到此时很难保持清醒。在学校中,通常小孩子早上比较清醒,但从下午一点钟到二点半之间他们感受到生理活动的减低,下午后他们又开始活跃到傍晚,接近晚上当他们开始準备睡觉时,生理活动又开始减低(註 9)。这些週期和肝脏的“睡觉 — 清醒”韵律週期相似。

到底孩子们需要多少睡眠呢?我们可参照下面的表(註10)。

新生儿16小时

8个月~1岁  15小时

1.5~2岁      14小时

4~5岁       12小时

6~7岁       11小时

8~9岁       10~11小时

10岁                   10小时

14岁                   8小时

对幼儿来说,以上的睡眠时间包括午觉。在适当时间有适当长度的睡眠会让孩子感受到充分的休息,如果孩子没有睡午觉,不要认为孩子可以在夜间弥补过来,就像他们没有办法用晚起弥补晚睡的损失。通常早上的小憩会有比较多动眼睡眠(REM),这会帮助脑子的成熟(在孩子很小的时候),不过通常到孩子稍大就不需要了。下午的午觉比较多不是动眼睡眠,这对肉体的恢复很重要(註 11)。睡觉时生长激素上昇很多(註 12),但有些研究发现如果体内肾上腺皮质内泌素(cortelsol)(一种压力荷尔蒙)上昇则生长激素浓度会下降,所以我们要保护孩子们不要受到太多的刺激和压力。

通常不睡午觉的幼儿体内会有较高的压力荷尔蒙而变较警觉且易怒。午觉最好至少超过三十分钟(一小时更好)而且最好在一个安静、静止的地方(不是在车中或摇椅)。午觉最好在下午三点钟以前完成,此时肝脏开始进行贮存肝醣的活动。如果超过这个时间太久还没起来,小孩子会很难在晚上七、八点时睡著。在午夜以前,一个孩子睡愈多愈好。孩子睡得愈有规律则愈易入睡。小孩子如没过度疲累,通常可以在晚间睡得很香甜。三到六岁的孩子通常还需要午觉。孩子在五岁以后可以放弃睡午觉如果这孩子早睡(大约晚上七点)。父母亲一旦决定孩子需要多少睡眠,就必须订出睡觉的时间,并且要让孩子知道这时间是不可以讨价还价的(註 13)。即使有时在这时孩子睡不著觉,也要让他们学习静静地躺著休息。

九岁以前的孩子最重要学习的课程是如何睡觉和吃饭,在自我意识体的作用下把实体转化成身体所需。不管是食物的消化或感官的感受,都在睡觉中经由肝脏的代谢把这些实体转化。年幼的孩子虽然韵律系统(心血管系统)还没有完全发育好,但他们的健康和生理建构仰赖规律的生活。规律的生活必须从小就铭印在他们心中。他们学习如何睡觉必须仰赖我们成人深刻瞭解睡觉的重要,进而帮助他们学习睡觉。大人有时候须做一些牺牲而避免匆匆忙忙赶孩子们去睡觉。不只是睡觉,他们的吃饭时间、遊戏时间,儘可能有一定的规律、一致性,避免过度刺激而且让他们能有足够的时间做每一件事,这也会帮他们睡好觉。儘可能避免在午后三点钟以后吃很多的食物,因为这会加重肝脏的负担,此时肝脏是处于更生的时段。孩子睡觉前点蜡烛和讲一个简单的故事,或是颂一段祈祷文给孩子听可帮助他们安详入睡。规律的生活及良好的睡觉习惯,让孩子们生活在保护他们的范围内,发展健康的神经、韵律、代谢系统,从而打下将来思考、意志力,感受深原的基础。睡觉提供他们生长及每天生命力更新的所需,搭起他们成为一个真正成人的桥樑(註 14)。

 

  1. Dennis Klocek, “The young child from Birth to Seven” Gateways – A Newsletter of the Waldorf Early Childhood Association of North America, Spring/Summer 2001. Issue 40.p.4。
  2. Michnela Glockler, A Healing Education, How Can Waldorf Education Meet the needs of children。
  3. Audrey E. McAllen, Sleep。
  4. Willi Aeppli, The Care and Development of the Human Senses。
  5. Friedrich Husemann and Otto Wolff, The Anthroposophical Approach to Medicine, Vol2. p.205。
  6. Rudolf Steiner, Lecture Course on Curative Education, Vol. 1. 1924。
  7. Rudolf Steiner, Balance in Teaching (Spring Valley, New York : Mercury Press 1982)。
  8. Susan R. Johnson, The Importance of Sleep, You and Your Clild’s Health。
  9. Rudolf Steiner and Ita Wegman, Extending Practical Medicine。
  10. Richand Fried, Lecture : Sleep and the Young Child (Kimberton Waldorf School, Oct. 7. 1999)。
  11. Marc Weissbluth, Healthy Sleep Habits, Happy Child。
  12. David Jensen, The Principles of Physiology。
  13. Inda Schaenen, The 7 O,clock Bedtime。
  14. The Gateways Series Three. The Developing Child : The First Seven Y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