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从黄豆谈基因改造食物

201208

黄文博

黄豆原产在中国,栽培历史已有四○○○年之久,我们老祖宗吃豆腐、喝豆浆,传到今天也已有二千多年,在台湾以黄豆制成的加工食品种类更是繁多。但是,你知道吗?我们现在买到的黄豆真的和过去老祖宗时代的黄豆是一样的吗?

一九七○年间台湾经济起飞,为了平衡台美贸易逆差,遂以玉米、小麦、黄豆等大宗物资的采购,作为「交换」的工具。由于进口单价低廉,农民种植后又没人购买,于是同时期台湾的玉米、黄豆、小麦就逐渐没落了!近五十年来美国黄豆的进口量成长惊人,根据二○○六年之统计显示:台湾黄豆的自给率是9.7%,90% 以上的黄豆必需仰赖进口。

美国虽然是黄豆最大生产国,但大部份的美国人并不爱食用黄豆,而是将大部份的黄豆作为饲料,或榨成黄豆油,或销到国外。也由于供作饲料,因此 50 年代用放射线处理造成突变的黄豆品种,及一九九六年的基因改造黄豆,都是在如何提高农作物的产量(例如抵抗作物的疾病、加快作物生长的速度,或是增强对环境的抗性)与降低生产成本为主要考量而诞生的产物。

琉璃光养生世界创办人雷久南博士二○○六年11月在其一篇「为什么黄豆吃了不好?」文中自述:十年前和家人去参观北加州鲍伯农夫(Bob Cannard)自然农场。雷妈妈带了她自制的豆腐干送给Bob,Bob立即说那是有毒的。他解释美国黄豆品种在五十年代,经由放射处理突变后变成商业中种植的Glycine Max(黄豆的学名)品种,多吃会造成血液凝结、心血管疾病和掉头发等等毛病。加在饲料中也引起动物的一些疾病,澳大利亚农夫也强调要避开黄豆制品。

 

台湾供食用之黄豆有三种:

  1. 基因改造黄豆。
  2. 非基因改造食品级黄豆(Non-GMO Food Grade)
  3. 有机黄豆(Organic)

目前市面上,大家会接触到的黄豆95%以上都是基因改造黄豆,而非基因改造食品级黄豆与有机非基因改造黄豆才是由传统方式育种的优良品质的黄豆。

想想看,这么多年来,台湾人绝大部分吃到的黄豆制品,原料都来自美国基因改造黄豆。这些黄豆因为价格低廉,被贸易商大量进口,再磨成豆浆,制成豆腐、豆皮、素菜原料。近年来更因素食主义兴起,这些豆制品被大量吃进人们的肚子。

基因改造与传统育种有何分别?

有许多人并不了解基因改造食品与一般食品有何不同,许多人不知不觉就吃进了基因改造食物,我们实在有必要对基因工程、基因改造生物、和基因改造食品做一番了解和思考。

传统杂交是经由接枝、受粉,利用交配生殖、染色体复制时交换基因组合,再伺环境自然淘汰而保留具某种基因组合的子代之技术与过程。传统杂交的限制是:不能选定特定基因,只有染色体对数与长度相符之生物杂交才能有后代,亦即只有在物种相似的生物之间才能进行。可能需要长时间的选育与演化过程,预期的性状才会表现。

因此传统的育种是利用传统杂交方式,选育、培育出稳定含有某种特性的子代之技术与过程。例如结穗饱满的水稻、产乳量高的乳牛等。

近代基因改造生物(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 GMOs)却与传统育种技术大相迳庭,其改变非基于自然交配、自然重组所产生者。大多数基因改造生物乃是运用现代基因工程技术转殖外来基因(或 DNA)或修饰原物种基因(或 DNA)组成而产生。例如将甲生物的某个基因,利用现代基因工程技术转殖到乙生物,如此带有甲生物基因的乙生物便成为基因改造生物。基因改造作物为自二十世纪90年代起发展的新兴科技产物,包括借由人工方式将其他生物的特殊基因殖入农作物,或除去其原有的基因以改变作物的本性。

传统技术育种对象只限于较低阶如「同科、同属、同种」 (界门纲目科属种)内,针对同一生物种特定近亲种间来进行;而近代的重组DNA技术则与生物种没多大关系,无论细菌、黴菌、植物或是动物,凡是具有生命共通物质之DNA者,均可透过分子生物学操作的基因科技,贯穿种种阶层,甚至跨越「界」的藩篱,任意将DNA剪接,以致于可以造出动植物不分的新物种。可以说,透过基因改造,这些科技人正在扮演「造物者」的角色。

基改作物最让人担心之处,在于某些作物本身就「内建杀虫剂」(inbuild pesticide)。例如,美国超过八成黄豆是孟山都(Monsanto)公司不受除草剂影响的基因改造黄豆,Monsanto出产的基因改造黄豆含有一种细菌的某个基因,使其可不受该公司生产的专利除草剂(Roundup)侵害,农民可在使用除草剂消灭杂草时,田里所有动植物都会被这种农药杀死,就是杀不死黄豆。而这些黄豆制成的产品,藏身在美国超过六成的加工食品,及沙拉油、黄豆粉、卵磷脂、蛋白质粉及维他命E当中。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基改农产国,目前(二○一○年)有90%的黄豆、70%的玉米、73%的油菜籽及73%的棉花,都是基因改造的品种。

台湾一年向美国进口的黄豆,总量就高达三百万吨,其中非基改仅仅两万吨,还不到百分之一。

基改黄豆对健康、生态与环境的影响

基因工程可能改变食品既有营养成份,或增加过敏原、毒素,长期食用对于人类健康的影响仍是未知数:包括是否导致人体本来的吸收功能遭受破坏,改变荷尔蒙正常分泌,增加基因突变的机率,或改变代谢途径,产生食物过敏或免疫系统被破坏的疑虑等。

(一)、毒素(toxicity)

就健康而言,让人更担心的是—基改作物的毒素是否会累积于人体内。如果食用了这些基因改造的黄豆,或者以这些作物餵食的动物的肉制品, Roundup Ready等黄豆的分解酵素便会被人体所消化及吸收,长期不间断地食用此类食物,毒素都将累积于人体的脂肪中,结果将会导致人的体力变差,或对细菌的抵抗力变弱等不良影响。

(二)、过敏原(allergenicity)

有些看似平常的物质,但对某一过敏体质的人,就会成为过敏原。蛋白质是许多人的过敏原,基改食品经由DNA重组技术会改变甚至创造出新的蛋白质。由于科学家至今尚无法预测,某一种特定的蛋白质,是不是某一种过敏反应的过敏原,因此如果没有适当标示,可能产生误食,这将对人类健康造成重大的威胁。

例如把花生的基因转殖到黄豆里酿制酱油,而对花生过敏的人食用这酱油后,可能因严重呼吸困难而致命。此外,人体对基因改造作物含有的酵素或杀虫剂毒素也可能产生不适的反应或排斥的症状,例如呕吐、下痢等过敏性症状的出现。早在一九九六年,美国一家种子公司(Pioneer Hi-Bred)把巴西坚果的基因殖入大豆中,期待其能提高黄豆蛋氨酸(methionine)的含量,但是经过实验室的研究结果却发现巴西坚果的过敏原会因为基因改造而转移至黄豆,对人类有引起过敏之虞,因此,该种子公司后来并未将之商业化栽培而停止研究。而在日本就曾发生过儿童因面食过敏而致死的案例,所以严重的过敏症有威胁生命的危险性,吾人不可轻忽之。

《生态》

含抗除草剂基因之黄豆,由于大量施用除草剂,导致土壤及水源严重污染,杂草多样性严重降低,鸟类昆虫因找不到杂草果实种子食用而灭绝。如去年以种植基因黄豆而著名的美国孟山都(Monsanto)公司,该公司农场的蜜蜂在吃了基因农场的花粉之后出现大量死亡的现象。

《环境》变相的农药依赖

跨国公司宣称基因工程可减少农药的使用,有助于环境生态,事实上并非如此。有时候他们为了增加农药与化肥的使用量,会将作物的基因改造成更依赖农药和化肥。所以基因改造作物仰赖农药和化肥的程度会降低吗?答案是否定的。根据Benbrook(一九九九)报告指出,在八千二百家田间实验所的观察,发现农民栽种Roundup Ready黄豆所使用的除草剂用量比传统多出很多。换言之,将农药喷在田上,除了有这种抵抗力的基改黄豆外,几乎所有植物都会死亡。

现代农业依赖农药与化肥逐年增加,但是化肥会造成湖泊水质的优养化,也会形成硝酸盐等有害物质的增加;农药则会残留在大气、土壤、水域及动植物的体内,透过食物链形成「放大效应」,对动物及人体产生极大的危害。农药在消灭害虫的同时,也杀害了有益生物,使生物的多样性减少。农药也会诱发害虫的抗药性,引起害虫猖獗,让次要害虫「升格」为主要害虫。

国际社会对基因改造食物无共识

各国政府对基因改造生物产品立场,主要是受其商业利益、环保势力及消费者认知等因素影响而异,美、加等国采行积极鼓励之态度,欧洲多数国家、纽澳则持较保守而严谨之立场。而鼓吹基改者常说基改作物可以帮助开发中国家的贫农改善经济,因此在印度、中国、南非、拉丁美洲等地则接受种植基改作物。虽是如此,为求安全起见,各国仍制定了不同的安全评估方法,以管控基因改造食品的上市。

基因改造食物从一九九六年开始悄悄地进入美国市场上。目前60~80 %的食物已有基因改造成分。除了基因改造的农作物,有些牛肉、牛奶、乳制品更是来自生长过程使用基因改造之贺尔蒙的牛只。未来将有更多食物是基因改造的食物,欧盟反对进口基因改造的食物。英国的医药学会也一再地强烈反对基因改造的食物。很多欧洲国家也设了条例,禁止基因改造食物进口,或者规定基因改造的食品贴上标籤。然而,美国政府却一再地向欧盟国家施加很大的压力,企图利用世界贸易组织来强制欧盟国家进口基因改造的食品。

欧洲超市二○○四年4月18日起食品包装实施新法,严格规定含有0.9%以上基改成分者都需要标示,此规定及于食用油或卵磷脂等不含基改成分者,只要这些提炼物来自基改作物。如果台湾人像欧洲人一样70%不买基改食物,生产者就会改变。

GMO的发展,以及进而研发的基因改造食品,一直引起消费者与环保团体的质疑与反对,而且在欧洲,更将基因改造的食品取一个轻蔑的绰号为-自我毁灭性食品「Frankenstein Foods」或「Frankenfoods」。对基因改造食品的反对声浪与活动主要集中于西欧,目前已渐次地遍及于其他国家,甚至已影响及于主要的产品出口国的国民与消费者的态度,例如美国与加拿大。

一九九六年8月26日,日本的食品卫生委员会虽确认含有抗除草剂基因的基因改造黄豆当为食品的安全性。从二○○一年4月1日起日本国家规定凡市售的任何基因改造黄豆都要有清楚标示。到目前为止,日本国内作为食品用原料黄豆一律使用非基因改造黄豆,且有明确标示为非基因改造黄豆。日本每年大约进口100万公吨,但是80%是没争议的非基因改造黄豆;不过台湾每年进口300万公吨当中,却有99%是较有风险争议的基因改造黄豆。

我国目前为基改作物主要进口国,基改的污染不但会造成严重经济损失,也正在威胁国人健康。升斗小民却浑然不知,真是可悲。

基因工程科技是福?是祸?

基因工程、基因修饰生物、和基因修饰食品的研究还有许多未知,我们目前的知识也不足以预测其后果。它们违反了生命进化的原则,破坏地球物种生态平衡,也有食品安全的顾虑,我们对基因工程科技实应更为谨慎。所以英国医学会(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呼籲全面停止基因改造食品及作物,因为抗药的基因释出,扩散传送给致病性微生物将产生超级抗药性,人体一旦感染,没有抗生素可用,恐怕神医也束手无策。

现今美国及加拿大正面临蜜蜂大量死亡问题,种植基因改造作物农场附近蜜蜂授粉率降低,爱因斯坦说:「如果蜜蜂从地球上消失了,那人类只能再活四年,没有蜜蜂,就没有授粉,就没有植物,就没有动物,就没有人类。」

绝大多数的基改作物都只考虑作物的产量和抗性,很少顾虑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人类必须了解基改作物和食品的危险性,不要只看眼前的利益,而忽略长远的风险。

基因革命所涉及的科学风险远比工业时代来的高,举凡基因组定序、基因剪接、细胞融合、复制技术、基因改造有机体释放到自然界等,皆面临了科学高度复杂性与不确定性的问题;而在社会风险上所影响的层次更远远的超过工业时代,直接冲击到全球动、植物与人类的生存与生活领域。因此基因革命到底是造福人类?抑或宰制人类?值得我们深思与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