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以灵性意识认识儿童 — 沃道夫教育系统简介

1998年11月

鲁道夫.史丹勒著;潘定凯译

是的,我亲爱的朋友们,如果灵体能直接进入他的成人肉体,那就容易了。我的意思是说,因为成人的肉体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不再有排斥现象了,所以做成人容易,做儿童难。儿童本身则无法觉知到这一点,因为他们的意识尚未苏醒,仍在沈睡。但如果儿童仍然有着投生地球之前的意识,他就会立即地觉知到这项困难:如果儿童仍然保有投生地球前的意识,则他将会认为生命是个大悲剧,大大的悲剧。你可以见到,儿童是降生到地球,在投生之前,他已经习惯了他的灵性生命处於灵性的质体之内。他已适应了他的业,他所有的过去生所得到的果报。他的灵魂完全的包涵於灵体之内。现在,他得降生於地球了。你也许会认为,我怎麽能够把这些似乎很玄讲得像一些很平常的事情,你得原谅我这一点,我之所以能够这样讲是因为这都是实情。现在,当一个人要降生之前,他一定得选好一个肉身。

当然,这个肉身是由多代遗传所造出来的,久远以来,一对父母生了儿女,儿女再结婚生子,如此世代沿续。这个经由遗传所生的肉体必须有灵魂居住,灵魂必须自己进入并在内发展;但如此一来,他便会突然地面临这一个完全不同的状况,因为他将自己局限於一个经由多代遗传所生的肉体之中了。

当然,在灵界时,这个灵魂可以尽量地让肉体较容易适应,但原则上,肉体就是很难完全符合灵魂所需,大部分的情形都是灵魂完全无法轻易地适应於肉体,如果你有一双手套像肉体这麽不合於灵魂的话,你早就将这双手套丢掉了,绝对不会想要去戴它。但当你由灵界降生,需要一个肉体的状况下,你只好接受这个体,一直到你换牙为止。

事实上,每七到八年,我们的肉体已经完全更替一次了,虽然不是每一方面,但至少,基本的物质部分都已更换。例如,我们的第一套牙(乳牙)已经替换,当然,我们的第二套牙会跟我们过一生,但我们身体的其他器官可不是如此。许多比牙齿更重要的器官都是每七年完全替换一次。

於是,某些硬的器官保持原状,软的器官则不断更新。在我们生命的七年,我们的肉身是由自然环境、由父母等所赐予;这就像一个模型,灵魂处於肉体内就像画家看着模特儿依样塑造。我们在换牙前渐渐地将第一个肉身造成第二个肉身。这个过程需要大约七年才能完成。这个依照父母所生的模型所造出的第二个肉身要在七岁以後才会显现,今日所有的科学、所谓的人类遗传学等,都是一知半解与事实不符。事实是我们出生时得到一个做为模型的肉身,这个肉身只跟我们七年,在七年内它渐渐地坏死而被替换,到换牙时我们的第二套肉身已成长完全。

还有一些较弱的灵魂,他们降生地球时十分衰弱。这些人会完全的依照第一个肉身来塑造他们的第二个肉身。大家都说这是遗传的结果,但事实并非如此。这只是因为他们完全依照那遗传的肉身塑造了他们的第二肉身。只有在生命中的前七年,我们的肉身才是由遗传所得。当然,弱的灵魂会几乎完全复制他们的第一肉身。也有许多健壮的灵魂降生於地球,在七岁前,他们也由父母处继承许多特性,这可由他们的牙齿看出来。他们的第一套牙是遗传脆弱的牙,但若这些健壮的灵魂得到适切的发展,他们的第二套牙将是非常健壮的牙。有的孩子十岁了还像四岁的孩子;这种孩子就是完全只靠模仿塑造肉身的例子。而其他的孩子则不同,他们会将自我的特性大量融入,遗传的肉身模型虽被使用了,但并非复制,他们会自力创造他们的肉身。

你一定要注意到这一类的事件。如果你不了解实际的情形,所谓的遗传学是无法给你正确的答案的,今日科学所谓的「遗传」,事实上只适用於生命中的前七年。七岁以後,要继承、要遗传父母何种肉体上的特性,完全是由我们自己来决定的。我们也许可以这麽说,我们以父母的肉身为模仿的对象,但是在换牙时,我们所造遗传的部分就随着这一套肉身被丢弃了!

我们由灵界来到人间,有着强烈的灵魂之本性。在最初时会有点笨手笨脚,因为我们必须去适应那外在的自然界。然而,实际上,儿童的每一种本性,甚至连那最糟糕的调皮捣蛋的本性都是非常迷人的。当然,我们还是要依循一些传统教养的原则,不能完全不责备儿童的调皮捣蛋,但我们可以藉着观察儿童更清楚明白地看到,在人间,人类的灵魂是怎样的受着那「老化之魔」的折磨。儿童必须进入这个大部分都不适合他的世界,如果你能觉知到这个过程,你就会了解这情景有多麽悲惨。当你有初步的了解,并能有心地去观察儿童的肉体将面对的考验,你就会知道儿童必须想办法去组成复杂的筋、骨等组织是多麽可怕的一件事,用悲惨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儿童本身则完全不知道这些过程,业力之神 — Guardian of the Threshold 会让儿童完全无法了知这些事情。但是老师们一定要觉知到这一点,了知到这是一个有着上天本性的灵魂已经降生到地球,并且以最虔诚的心态看待观察他。最基本要件就是你要了解这一点,你要将这项知识灌注於全心,肩负起教育工作者的责任。

一个人在灵界的情形与他在地球上的情形是大不相同的。教师们应该要能够看出这些不同点。因为在他们面前的这些孩子还有着灵界的习气。这时的孩子有一件事很难做到,因为在他们面前的这些孩子还有着灵界的习气。这时的孩子有一件事很难做到,因为在灵界他们完全没有这一项特性。

在地球上,人类观察身体内部的能力并不强;只有自然科学家及医生做这一类的观察研究,他们知道人类肉体内的各项细节。但是,你会发现大部分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心脏在那里,通常他们都会指在错误的地方,如果你在社交场合随便找一个人问他左肺叶与右肺叶有何不同,或是问他十二指肠是怎样的一个器官,那将会有各种诡异的答案出现。在我们降生地球之前,我们对外在的世界可以说是没什麽兴趣,我们大部分的兴趣都在於我们内在的灵性生命,而在死後与投生之前这段时间,我们更是完全的集中心力於内在的灵性生命。我们根据过去生的经验累积了「业」,而今生我们的依据他们的内在灵性生命继续成长。这种兴趣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人间的特质的,完全不同於一般人认为的那种对知识的渴望或追根究柢、好问的心。在我们投生地球之前,我们的本性没有这种渴望知识,好奇心或热切求知想了解外界生命的;我们完全不知道有这种心念,这也是为什麽很小孩子只有一点点的求知欲。

而我们在此时所体验的是与所在之处共为一体,在投生前我们可以说是与外在的世界完全融为一体。我们的内在生命就是全世界,没有内在、外在这种分别。这就是为什麽我们对外在的世界没有好奇心,因为它已经完全包容於我们之内。我们没有好奇,完全包容它,而且认为这一切就是自自然然,本来如此的。

所以在生命中的前七年,儿童就以这样的灵界心态学习走路、讲话与思考。如果你想要引起儿童的好奇心去学一个单字,你将会发现你反而完全将他想学那个字的心愿引开了。也就是说,如果你想用求知欲或好奇心引诱儿童,那你恰巧是反其道而行,引开了他本有的意愿。你能用好奇心引诱他,你必须想像自己与儿童融为一体,用你那内在的本性去体会儿童所喜爱的一切,在你做一个姿势时要让儿童感受到那就好像是他自己的手所能做到的一模一样。也可以说你得让自己成为他的身体所延伸出来的一部分。尔後,当儿童换牙了,进入七岁到十四岁这一阶段,你要注意观察儿童是如何渐渐地显现出求知欲及好奇心,你要细心地,老练地去注意好奇心是如何渐渐地融入儿童的生命。

幼小的儿童还是小小笨笨的生物,他不会问问题,你要让他对任何事物有一个印象,你就得让自己成为那一件事物,儿童此时就像一袋面粉一样,不会对周遭环境提出任何问题。但是他也像一袋面粉一样,你在它上面印了一个什麽样子,它就会保留这个印痕,这并不是因为好奇心所造成,而是因为你真正的与儿童共为一体,并造了一个印象,就像你用手在面粉上做了一个印痕一样。

而在换牙时,这种情形就完全改观了。你要去注意儿童现在会开始问问题了。「那是什麽?」「星星有眼睛吗?」「星星为什麽在天上?」「婆婆,你的鼻子为什麽是弯的?」儿童现在开始问各种问题,并且对周遭事物产生好奇心。你要有一颗细腻的心去感受去注意到换牙时儿童渐渐升起的好奇心及注意力。你要准备好去配合他所新升起的这些特质。你要让儿童的内在本性来决定你要教他什麽;我的意思是说,你一定要以最敏锐的心去注意儿童在换牙时所升起的这些特质。

许许多多的特质都在此时升起。不过,儿童虽然有了好奇心,但并不是知性intellectuam的好奇心,因为此时儿童还没有推理的能力。任何人在儿童七岁时就想诉诸智力方面的能力,可以说都是搞错了方向。儿童在此时有幻想,这个幻想的国度要靠你来建造,这项工程其实就是所谓的「灵魂之乳」– milk of the soul — 的观念,我们都知道,其实儿童出生後要喂母乳,这就是他的食物,也包含了有其他必需的物质。而当儿童在换牙期开始上学时,你又得给他另一种乳了,但是这一次,是给灵魂饮用的乳。「乳」的含义是说你所教的内容不能是各个分离的,儿童所受的内容必须是浑然一体的。在换牙後,儿童就必须吸收这种「灵魂之乳」。如果你分开教他们读和写,就好像你喂他们奶时先用化学方法将奶分离成为两样不同的东西再分别的喂他们。读与写一定要以整体性的方式来教他们。你一定要有这种「灵魂之乳」的观念来教育这些刚入学的孩子。

这个观念必须靠艺术性的教育法才能达成。这种艺术的气质必须涵容於每一项教学中。以後我将会讲如何由绘画中发展写字的技巧,由此将艺术性融入其中,以及你如何再以艺术性的方式教他读书认字,如何接连这些艺术性的读写技巧,以艺术性的方式导入简单的初级算术,所有的这些教育都必须融为一体。在儿童入学时,你必须渐进地导入这种「灵魂之乳」。

而当儿童进入青春期时,他们将再需要「灵性之乳」Spiritual milk。在今日的人间,这是一项非常困难的工作,因为在今日这个全然物质化、现实化的年代,灵性几乎已荡然无存。造「灵性之乳」是很困难,但若你无法达成任务,这些孩子们在困难的青春期就得完全靠自力度过,因为在今日社会上已完全没有「灵性之乳」了。

我只想以简介的方式谈一谈这些情形,让你有一些思考的方向;以後我们会继续这些主题并谈到细节。(第一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