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以灵性意识认识儿童

1999年05月

鲁道夫.史丹勒(Rudolf Steiner)博士主讲;潘定凯译

华德福教育系统简介

一九二四年八月十三日讲於英国 第二讲

我於昨日提出了儿童的发展,如何在换牙时进入了一个急剧变化期。我们所谓的遗传性或遗传的特质只有在生命的第一周期对儿童有直接的影响力,在这生命中的前七年,儿童逐渐的在肉身中依照遗传的肉身模型建造起第二套生命组织。这第二套组织大约在换牙时建造完成,如果这个来到人间的灵魂很脆弱,则这第二套生命组织会与遗传的第一套非常相似;如果这是一个强健的灵魂,则在七岁至青春期(大约十四岁),我们会看到他如何的战胜了遗传的特性,这些孩子会变得完全不一样,甚至连外在的肉身体型都大大与前不同。

在这生命的第二周期,观察这逐渐显现其特质的灵魂是十分有趣的。在生命的第一周期,孩子可以说是一个全然的「感知器官」,你可以完全的望文生义「全然的感知器官。」

我们举个例,我们的眼与耳,这些器官的特性是什麽?这些器官敏锐地感知着外在的世界,你如果观察眼睛就能明白它是如何敏锐地运作。在孩子生命中的前七年,他们整个人就像一个眼睛,现在让我们看看眼睛是如何运作的。内科医学告诉我们,当眼在看时,每一个外在的物体都会在眼内产生一个与实物相反的像,也就是说,外在的世界在眼内是以图像的方式展现。内科医学所知就到此为止,然而,这个形成图像的过程只是眼的最初步工作过程,是最外层的运作。

如果内科医生们能够更深一层的仔细观察,他们就会看到这个过程决定了眼内脉络膜的血液运行途径,这个在眼内的图像决定了眼内脉络膜的血流及其状态,整个眼睛就是根据这些运作做调整。一般的医学并未考虑这些较细密的运作过程,但是,若考虑儿童在生命中前七年,全身就像一个大眼睛,则假设在儿童身边有人非常愤怒,这种爆发的愤怒就会在孩子身内产生一个印象(这像眼内的图像),这种暴怒的印象於是传入孩子的全身血液循环系统及新陈代谢系统。

儿童七岁以前就是这样一个情形,他的全身组织都根据外来的影响而调整,通常,这些过程是微细而渐进的运作着,而非猛烈的运作,但是,若孩子成长中是跟着一位易怒的父亲或老师,则孩子全身的脉管系统(如血管、淋巴管等)就会随着易怒的倾向而成长。这种在生命中早期所种下的倾向便随着儿童影响着他的一生。

所以,对幼儿而言,以上所说的周遭人物,环境才是真正对他们有深远影响的因素。因为此时,他们除了会模仿你讲话之外,你说的、你教的都还未能对他们造成印象,真正会造成印象的,真正对他们有影响的是「你究竟是怎麽样的一个人」,如果你是善良的,你自然会散发善良的气质,如果你是坏脾气的,这也一样会显现在你的气质中,简单的说就是,你的个性、你的行为,一点一滴都传入儿童身上,影响着他们。这是最基本的重点,儿童是全然的感知器官,随着环绕他们周围的人所给予的印象而做反应,所以,重点不在於去想像儿童是否会学到善恶是非等等,重点是在於要了解;我们在他们面前所表现的一切,都一点一滴的被转化融入他们的身、心(灵魂)、灵(灵性)中,你在儿童面前的行为和表现,决定了儿童发展的倾向,以及他们未来一生的健康。

通常,别人告诉你在幼稚园该教孩子的事情,都是一些完全没有用的事情。目前的幼稚园教育内容通常都十分的「聪明」,你也许会认为在这十九世纪为幼稚园小朋友设计的课程真是太聪明,小朋友们确实学到不少东西,甚至已经学到阅读,他们的教材中有英文字母字形拼图。这些都看起来非常的聪明,你会很容易的去相信这些教材与教法都很适合幼稚园的小朋友,但这些其实完全没有用,完全没有价值,而且损害了幼童的灵魂,甚至会伤到他们的身体,直接影响他们的身体健康。这些幼儿教育法埋下了儿童在未来身体与灵魂怯懦的远因。

而换一种方法,如果只是让小孩到幼稚园来,由你谨言慎行让他们模仿你的一切,如果你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让儿童以他们灵魂深处的脉动来模仿,就像他们在投生地球以前已经习惯的这种学习法,则这些小孩一定会变得和你一样,这时你就得好好看看自己是否值得别人模仿。这就是你在儿童七岁以前该注意的,光用嘴说教、说一些道德观念是没有用的。

如果你特意用面部表情让孩子认为你是一个暴燥易怒的人,这会伤害那孩子一生,这就是为什麽对幼童而言,身为教师者,最重要的就是要全然专注地观察人类及人类生命之本质,你的教学计划是什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什麽样的一个人,在今日要编一个教学课程表很容易,因为现代的每一个人都很聪明。我这样讲完全没有讽刺的意思,现代的每一个人确实都很聪明,当几个人集合起来编教育方案时,其方案必定十分的聪明,我从来没见过不聪明的教学方案,它们全都十分的聪明。但真正重要的是,在校内必须有教师能做到我以上所述的情形,你一定要有以上的观念,因为在儿童为全然的感知器官的这段生命期,这样的观念是非常重要的。

在换牙期之後,儿童这种全然感知器官的特性就渐渐消失,事实上,这种特性在三、四岁时就已经开始减低,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在这段时间以前,他们有这种特性。一般人吃到甜的或酸的东西时,是否用舌头与味蕾尝到这些味道,但小孩喝奶时,全身都尝到了奶味,因为他们的身体在此时也是味觉器官。儿童是用全身品尝,有许多例子可以说明这一点。

较大的孩子都模仿成人,因此在十五、十六岁至二十岁时,他们已经尝够了,也失去了他们的新鲜感,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看到某些幼童这种全然感知器官的特性,虽然有这种特性的日子并不好过。我所知的一例是一个小男孩,有人要给他东西吃,他知道他爱吃,於是他口、手、足并用向食物的方向移动以取得食物,因为此时他是一个全然的感知器官。这例子值得一提处是这男孩在九、十岁左右,成为一位极优秀的音语舞者,非常的了解音语舞之精髓,可见他幼时爬向食物的经验在後期帮助了他的「愿力器官」之成长。

我讲这个例子,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是给你一个如何去观察孩子的例子。你也许很少听到人们将这些事情联想在一块,但这些都是时时刻刻在发生的事情,人们多半忽略了这些生命中的特性现象,仅想着要如何去教育儿童,却忘了观察生命本身。

生命的每一细节都十分有趣,从早到晚,连最微细的事情都十分有趣,例如,你注意人们如何由水果篮中取水果。每一个人的拿法都不一样,人们由水果盘中取水果到餐盘中,或放入口中的方式就道出了一个人的本性。

如果人们知道如何去增强自己这一类的观察力,则现今在学校中发生的许多令人苦恼的事件就可以避免了。今日的孩子拿笔的方法多半都不正确,而原因乃是教师们不知道如何适切的观察孩子,这件事并不容易办到,就连在沃道夫学校中也不例外。你得随时注意才能帮助孩子正确的拿笔,你一定要记住人是一个整体,人的每一部分都要灵巧才能整体完善运作,所以教师必须要能够仔细地观察生命的每一个细节。

如果你是一个喜欢有原则有公式可以遵循的人,那麽你可以将这一点做为教育艺术化的第一准则 — 你必须能够观察生命演绎的每一个细节。

这一方面的细节是学不完的,例如,你可以从儿童背後观察他们,有的孩子走路时全脚着地;有的孩子走路是踮着脚尖,脚板不着地的。在这两种极端之间可以有千万种不同的组合。没错,要教育一个孩子,你一定得完全知道这个孩子是如何走路的。脚跟完全着地的孩子是前世就对生命有极强的参与性,对地球上的每一件事都有兴趣,对这种孩子,你应该尽量挖掘他的天份,因为他有许多隐藏的天份;而那种以脚尖行走的孩子,他们的前世可以说是很表面化的过了一生,所以你没办法从他的身上挖出什麽,但当你与他们同处时,你就必须多做一些事情,并表现出其意义让他们可以模仿学习。

你在儿童的换牙期也要以同样的观察心来体验。原本是全然感知器官的儿童现在要发展他们幻想性与象徵性这一类的天份了,因此你必须随时考虑到这一特性,就连玩耍、游戏时也不例外。我们这个物质主义的时代,可以说是完全反其道而行的,举例来说,大家今日经常买给孩子玩的所谓「美丽的洋娃娃」,这些洋娃娃有极完美的脸庞、粉红的双颊、躺下来会自动闭上的眼睛、真的头发,真是老天爷讲也讲不完!但这些都伤害了儿童的幻想力,因为这些产品已经没有留下任何想像的空间了,儿童完全无法享受那想像的快乐。而如果你的洋娃娃是用手帕或毛巾做的,只点两个黑点表示眼睛,再点一点表示嘴巴,有两支也许似是而非的手臂,则儿童便可大大的运用他的想像力加之於这个洋娃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