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以阴阳的观念来看儿童发展与媒体的关系

1999年05月

艾润.何慕斯(Erin Hodges) & 门菲.麦尔(Manfred Maier); 潘定凯译

阴阳两极图中蕴含着极深的智慧,它所要表达的是宇宙的两极定律。在古早以前,灵性的教授师们(Initiates)已教导人们宇宙进化的真象乃是两极(阴、阳)互相运作的结果。明与暗、天与地、灵性与物质、天体的规律运行与混沌、快乐与忧伤、呼与吸、投生肉体与离开肉体死亡,都是两极相对的例子。鲁道夫.史丹勒(Rudolf Steiner)这位当代的伟大教师教了我们一种静虑(观想)法门,让我们可以清楚地见到这个极深奥宇宙定律的真象,并且让它可以完全活跃於我们的意识中,这个法门称做 — 点与圆收放静虑法(出自一九二四版,治疗课程,第十章)。我每天都修习这个法门,以下内容是我静虑的所得。

当我们投生时,我们与肉身的微宇宙产生连系。这个肉身的形成乃是启始於卵子受精前的混沌状态。人身这个小宇宙是大宇宙的一个缩影,在婴儿出生的那一刻,就与外在的世界产生互动,因此人身这个小宇宙便在母体之外继续发展。理想中,我们希望这个发展的过程是按部就班的,如此这个肉体才能做为这位新生儿,这位渴望再来人间的灵魂,完成其一生任务的工具。

我们可以注意到初生儿的头部特别大,头部包含了脑及大部分的感知器官。在生命的早期,我们可以说是完全受感觉所支配,我们可以说儿童是一个全然感知的生命。儿童的全身都可以体验到色、声、香、味、触。每一种感官印象都全然的影响着儿童,这些印象又经由他的感知神经系统印入他的血液组织,渐渐的,孩子由头部往下成长,而能自己控制头、颈、躯干及四肢。

这一套发展的过程,是依据孩子由这个感知的世界所受到的影响,与他的遗传因子共同互相运作而决定,也是由两项大因素决定,其一是感知所得的印象,其二是遗传因子及营养。例如,在消化方面,各种营养物质、食物都必须被打成「混沌的」泥状,也就是失去了食物原来的形状才能给婴儿食用,再被他的身体器官所吸收;相对的,感官或感知的部分也是处於一种拒绝有形的物质界的状态,当孩子看到树,他不是看到树干或叶子,而是感知到那最基本的「混沌的」木性及叶性,也就是以灵性的方式来感知,然後,就会有一种强大的创造性力量发生,宇宙的灵性力量随着儿童所吸收感知的混沌物质,一步一步地创造出儿童的身体(小宇宙)。

这两种因素的品质,对儿童生命架构的健全与否,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力。儿童在七岁以前,大多在模仿他周遭的环境,所谓模仿,就是儿童与外在世界互动中学习的状态,经由模仿周遭的人,儿童能够发展出三种人类独有的特质,一是直立行走,二是能说话,三是思考(也就是能够将所知的世界,转为一种内在的、活动意识性的表达方式),但儿童不只是模仿,他们也玩耍,完全地沈浸於他们自创的色彩、活跃影像的世界中。以上是了解儿童发展的一个基本概念,也就是这种「两极性」的「模仿」与「玩耍」,在模仿时,是完全地吸收外在的世界,而在玩耍时,他们自创了一个内在的世界,这就是令儿童在日後能够有创造力、有活力的原因。

传播媒体,尤其是电视,有着扰乱儿童发展过程的基本特性。电视的「世界」是一个人造的感官印象,一个假的现实世界,加上冷漠、闪烁的萤光及无生命的机械性声音。儿童的感官对这种媒体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也缺乏成人的推理、分辨力来过滤他们所接收的这些影像洪流,这些影响力逐渐累积後便会剥夺儿童由正常真实生活经验所能得到的基本滋养,就像我们前面提到的自然界及儿童周遭环境所给予的灵性的滋养;阳光、新鲜空气、自然界的各种真实色彩、与家人在相处时得到的温暖、关怀与爱,这些都是儿童需要用来建造身体的最基本元素。当然,大部分的孩子,或多或少都会得到一些以上的滋养,但无论如何,只要他们的生活中有媒体的侵入,他所得到的滋养就必定会被剥夺。过去四十年来,我们已经看到了媒体的普及化,以及它们对我们的生活所造成的影响,许多「现代流行病」也许都与媒体介入我们的生活有关,注意力无法集中精神病,如过动儿、冷漠及疏远性精神病、过度过敏症、学习障碍症,还有愈来愈多的暴力事件,这些现象都指出了有一个不同的「世界」,一个不同的力量,於某种程度上控制、影响了儿童的精神心理层次,有某些「非人性」的力量影响了,甚至破坏了儿童自我内在创建完整人格及肉体的能力,让他们没办法完整的成长,完成他一生的任务。这也许是媒体介入童年生活的一项主要伤害,因为他的一生路途都被改变、被扰乱了!

唯有以这样的眼光来看媒体介入童年生活,我们才能了解它的影响力,唯有适切地使用媒体,才能避免它对儿童及成人所造成的不良影响。在现代的文化下,我们必须要有两项原则,第一、有觉醒性地订出一套规则来管理电子媒体的使用,这一套规则可以让我们避免儿童(尤其是幼儿)被不当的曝露於媒体的刺激下;第二、要有觉醒性地避免过度强调智力启发,以及智力倾向性的儿童教育,这种倾向必须与艺术性、宗教性的教育内容取得均衡并赋予生命。美、惊叹与敬畏,这些特质就像儿童在银河中航行时会遇到的星星,我们需要所有带领儿童走过人生初期的人,都能够全然觉醒地在旅途中不断的散发这些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