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儿童教学第六讲(续)

200308

鲁道夫.史丹勒(Rudolf Steiner);潘定凯 译

一九二四年八月十八日讲于英国

经由研究一些具有特殊感受的字,才能让我们好好思量,今日德文中我们把这个叫做头(Kopf),在英文中叫做(head),在意大利文中是(testa)。在人们今日对语言只有抽象的关系之情形下,人们会怎样说,他们会说,在德文中,头这个字是(kopf),在意大利文中是(testa),在英文中是(head)但这些全都不是真实的,完全没有意义。

让我们想想,(kopf)是什么东西? (kopf)是成个形状的东西,是一种圆形状的东西。当你说(kopf)时是表达了形状。当你说(testa)这个字是遗嘱(testament)和作证(testify)的一部份∣你是表达了头建立或确认了某些事情。这时你表达了相当不同的意义,你说这个器官是建立者,是立遗嘱者。而在英文中的观念是头是人类身上最重要的器官(虽然你现在知道了这个观念并不怎么正确)。所以在英文中你说头,也就是,那个最重要的东西,所有事情的目标所在,所有事情的标的及聚会之处。

所以不同的语言表达了不一样的东西。如果人们是要表达同样一件东西,则不论是英国人还是意大利人都会说(kopf)但他们是讲不一样的东西。在原始语言中,同样的东西在各处都同样的表达,所以原始语言都一样。然后人们分离,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同样的东西,这就是不同的字之源起。当你把所表达的不同的东西视为同样时,你便不再能够感受到它们的内涵了。所以不要将孩子驱离了这种对语言的感受是很重要的,你要让这种感受活跃于儿童心中,因此你绝对不要在九至十岁以前对语言作分析。

只有在九至十岁后,你才可以教什么是名词,动词和形容词等等;在九至十岁前不要做这样的教学。否则你讲的就是儿童还无法了解的东西,这些东西与儿童还紧紧相连,因为他们还无法分别自身与周围的环境有何不同。最重要的是要记住不要在九至十岁以前讲到文法或是比较不同的语言,如此儿童在讲话时就能得到如同他们在唱歌时所能得到的利益及感受。

我已经试着用牛在草原上消化食物时,它们的消化器官所升起的内在的快乐,来描述孩子们唱歌时所能得到的内在的喜悦,孩子们心中一定有一种像这样的内在喜悦的感觉,或至少感受到一个字所包含的情感,感受到这种内在的滚动,语言一定是要以内在去体会的,而不是用头脑去思考的。今日你看到人们大多都是用头脑去思考语言。所以当他们翻译语言时要找一个正确的字来翻译,他们就用字典。而字典中的字是这样的被放在一起,所以你找到(testa)或(kopf)于是人们认为这些字是一样的意思。但他们并不一样。每一个字都表达一个不同的意义,这只能用感受来表达的,我们在教语言时一定要考虑到这一点。在此处还有另外一个要件,是属于灵性的部份,例如,当人们死去以后,或是在他们再投生于地球以前,他们没办法了解所谓的名词。那些被我们称作死去的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名词,完全不知道为物体命名这回事;但他们对物体实质还有一些了解,所以可以和死去的人沟通有关物体实质方面的事。但这阶段时间并不长,对死者而言,但是对不久之前才刚结束世间生命,而往死后生命之路前进时,维持最久的就是对动词,即有关动作的字,主动与被动的表达,而在其中维持最久的就是感受方面的:噢(Oh!)啊(Ah!)噫(I,ee)欸(E,eh);这些感叹词乃是死去的人忆持最久的。

由此你可以见到若人类不要变成完全没有灵性,则让人类灵魂去实际体会感叹词是多么重要的事。所有的感叹词其实都是母音。而子音,这些复制外在世界的字,在死后很快就忘记了,在投生地球前也早已不在了,这是我们真的应该要用情感去体会,更要注意到孩子们的这种特质,不要太早教他们名词、形容词等等而驱走了这种特质,要等到九至十岁才教这些东西。

在华德福学校的第一堂课起我们就介绍了音语舞,这种眼睛可见的语言,在其中经由个人或群体的移动,人们展现了自我,就像使用语言一样表达了自我。如果语言课程教得对,也就是说老师有珍视儿童对语言的感受,没有毁掉这种感受,则孩子应该会觉得转用音语舞表达语言是很自然的,就像孩子会觉得学语言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一样。你在教他们音语舞时应该不会有任何困难。如果他们是健康地发展成儿童,他们会自然的想要学。你会发现不想跳音语舞的孩子通常都有一些病。他们会当然的想学,就像他们小的时候想学讲话一样,如果他们的器官都健康的话,这是因为孩子会有一种很强的动力,想要以体内意志力(愿力)的活动来表达他内在情感的体验。我们可以在幼儿早期开始笑与哭,还有许多表达了感情的面部表情上看到这一点。

如果我们说狗或其他动物也会笑,则也许没有人能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论如何,他们不会像人一样笑。也不会像人一样哭。动物在将内在体验以意愿力用姿势与动作表达上确实与人类不一样。人类与动物在这一方面是大大不同的。

音语舞所表达的东西,其背后的法则是与语言完全一样的,言语并非随意发生的事情,例如水这个字(water)你不能随意说成像(vunter)这样的字,言语有其法则,音语舞也有其法则。在一般身体的动件中,人类可以说是在一种自由的状态下,虽然许多动作是直觉的反应,当我思考某些事情时,我就把手指放在前额上,当我想表示某事不是真的时候,我摇手,摇头,就好像我要把它擦掉一样。但是音语舞则将外在与内在的体验导入有秩序的动作。就像言语是将内在之体验导入声音中,这就是音语舞,所以孩子想学。因此,现代教育尚未教音语舞,就证明了没有人思考到要由人类的本质导出人类的本能,因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你便会很自然的来到音语舞的领域。

这个意思并不是说我们不要教体操或体育(gymnastics, physical exercise),体育与音语舞是十分不同的。教师一定要了解到它们的不同,今日所教的体育及各种不同的运动与音语舞是十分不同的。两种一起教可以配合的很好,因为一般人对空间的观念都是抽象的,人们不认为空间其实是很实在的。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于认为地球是圆的,当地球这一边的某人跳一下,他说是跳上来。但当某人是在地球上相对的另一边时,我们想像他的脚在下,头在上,他跳下去了。但这种情形并非我们可以亲身体验的。我曾读过一本有关自然哲学的书,作者试着嘲讽天空一定是在下方的这个观念。但是宇宙的实像比这个观念还要丰富得多。我想不要将自己完全与空间脱离,认为空间是抽象的,然后对世界,对空间作评判。某些哲学家就是这样,例如休姆(Hume)米尔(Mill)和康德(Kant)。但这些都不真实完全没有意义。空间是人类认知得到的实在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在空间中,并且感觉到需要在其中找到一席立身之地。当我们在空间中得到平衡,当我们在空间中不同的状态之下找到自己立身之地,这就是体育与运动之起源,这些活动乃是人类努力试着在空间中发展出个人与空间的关系。

如果你做这样的体操动作(手臂伸展开来),你会有一种你将两手臂带到一个水平方向的感受。如果你跳起来,你会感觉到你以身体的力量将身体向上移动。这些都是体操活动,但若你感觉到你是拥有着一种你内在体会的感受(噫这个音)做出反应,则你做的也许只是一个类似的动作,但在这种情形下,内在的灵魂本质经由这个动作表达出来了,一个人的内在的自我展现出来了,这就是跳音语舞时所生的现象,也就是展现了内在的自我。音语舞表达了人类对呼吸和血液循环有心灵这个领域之内的体验,而在体操及运动时,我们则好像是一个充满了各种线条及方向的架构去感受空间,在空间中我们跳跃,随顺而行,我们的器官也跟着一起行动,我们爬上一个楼梯或是拉着一条绳子往上爬。此时我们是依着外在的空间活动。

这就是体育与音语舞之不同。音语舞让心灵性命流放出来,因此是真的表达了一个人,就像语言一样;音语舞是可见的言语。

体操和运动是人类随适空间的一种方式,看看如何与这个世界调适。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