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儿童教学 第五讲

2002年02月

鲁道夫.史丹勒(Rudolf Steiner);潘定凯译

1924年8月16日

对你所教的每一样主题,需对其精髓有相当程度的了解,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如此在教学中你才不会用与生命无关的教材。任何与生命亲密相关的东西便容易被理解,我甚至可以说不管是什麽东西,如果你真正的了解它,它必定与生命是息息相关的。而抽象性的东西则没有这种特性。

而今日我们却见到许多教师们的观念,大部份都是抽象的,於是在许多方面,老师的观念都是与现实生活脱节。这是造成教育与教学,变得非常困难的主要原因之一。只要你想一想以下的情形:假设你想回溯一下,你最初是如何要数东西和你数东西时,究竟是怎麽一回事,你也许会发现这两件事连不起来,你当时确实学会了如何数东西,但你并不真的知道,你在数东西时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现在我们有各种教数字和算术的理论,依照这些理论教学好像是理所当然。这些教法虽然看似有些效果,但是这些与真实生命无关的教法,完全没有真的接触到孩子的身心。所谓现在用算盘和珠子计算器来教学,这已经证明了就是在抽象中过日子。在商业办公室中,人们可以尽量用各种计数器来计算-这不是我们目前关心的课题-但是若用在数学,这些计算机,完全都是用脑,会让你完全没有办法根据孩子们处理数字的本性来教学。

算术应该是要由生命中演绎出来的,你要知道你不应该期望孩子,了解你所教的每一样东西,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观念。儿童是十分需要接受权威的领导,但是这一定要是以一种自然而实际的方式达成的。

也许你会发现我即将要讲的东西,对孩子们是困难了些。但是没有关系,在人类的一生中,应该要有一些时刻,是像13或14岁的孩子能回想而说:「现在我了解了,在我8或9岁时或更早,我接受了权威。」这是十分重要的,因为这会唤醒一个人的生命。但若仔看看现在这些物件化的教学法,你就会感到十分失望,因为这些全都琐碎化了。他们说,目的是为了要让孩子容易了解。

现在想像你面前有一个小孩子,行动都还不甚灵光的小小孩。你对他说:「你就站在我面前,你看我现在拿一片木头和一把刀,然後我把这片木头切成好几片,我可不可以这样切你呢?」孩子会说不可以。然後我就可以说:「你看,如果我可以把木头切成两片,木头不像你,而你也不像木头,因为我不能像对木头那样把你切成两片。所以你和木头是不一样的。不一样就在你是一整个单位,是一个1而木头不是一个1,你是一个整体单位我不能把你切成两个,所以我就说你是1,一个单位。」

你可以逐渐深入,让孩子看这个1是用什麽符号来表示的。你画一条线:I,这样你就显不了这是一个单位,这条线就是表示它的。现在你就可以不再用木头和孩子做比较,你可以说:「你看,这是你的右手,但你还有另外一只手,你的左手。如果你只有一只手,你的身体到那里,你的手当然也就跟到那里。但是如果你的手,只是跟着你的身体走,你永远也没办法像左右手相握那样摸到你自己。因为当这只手动时,另外一只手也跟着动,这样它们就可以相握,可以合在一起。这和你只有身体动是不一样的。当你自己走动时你是一个单位。而这只手可以摸另一只手,这样就不再是一个整体的单位,这是二元体,也就是2,你看你是1,但你有两只手。」然後你就把2画给他们看:II。

以这种方式,你可以由儿童自己身上引申出1和2的观念。然後你再叫另外一个孩子然後说:「当你们两个互相走近,你们两个便可以相碰;你们有两个人,还有第3个人也可以加入,这种是两手没办法做的事。」所以你就可以讲到3:III。

用这种方式你可以由人类本身演绎出数字。因为人是活生生的,不是抽象的。然後你就可以说:「你看,你可以在你身上其他部位找到2这个数字。」孩子最後便会想到他们的两只腿和两只脚。现在你就说:「你有没有看过你邻居的狗?狗是不是也用两只脚走路呢?」然後孩子就会明白,4条线IIII就像是邻居的狗四只脚撑在地上,因此而渐渐的学到由生命中造出数字。

老师一定要随时维持一双警醒的眼睛,并以一种了解的心情看每一件事情。你很自然的会用罗马字母开始教数字,因为孩子们见到了这些字母马上就会了解,当你讲到4以後,如果你用手来表示,你就会很容易的表示5-V。你会很容易的见到,如果你把大拇指藏起来,这4只手指就可以像狗站在地上一样!:IIII。现在你把大拇指加进来就变成5-V。

我曾和一位教师,当他教到这里(解释罗马字母)想不出来,为什麽罗马人没有用5根线而用V的记号来表示5,然後我就说:「现在让我们做做看。让我们把4只手指分为一边,大拇指为另外一边,这样我们就有了这个V字形。我们的整只手都用到了来表示这个罗马字5,而事实上当初这个字就是这样造出来的,整只手都在这个字里面。」

在这样短的讲座里,我们只能读到这些大原则,但用这些方法我们便能在真实的生命中演绎出数字,唯有数字是由真实生命中导出之後,你才该试着让一个数字跟着另一个来介绍算个数。而且儿童应该要动态的参与这件事。在你讲现在把数字按次序念出来1、2、3、4、5、6、7、8、9等等之间,你应该以韵律为始;假设我们说是从1算到2,那就是1、2;1、2;1、2;让孩子们踏步在2上。然後再踏3,一样是有韵律的;1、2、3;1、2、3。以这种方式,我们将韵律带入3数字系列中,於是我们也同时照顾了儿童,那种全面性去了解一件事情的能力。

这是教儿童数字的自然方法,是以数字实际上是什麽样的东西的实情来教,一般人通常想到数字,就认为是一个数加到另外一个数上面,这是非常不正确的,因为头脑事实上并未参与计算这回事。在一般生活,人们完全不知道,头究竟是什麽样的一个独特的器官,它对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是如何的没有用。它在那儿只是为了好看而已,这是实话,因为我们的脸可以互相取悦对方。它也有许多其他的长处,但是在灵性活动方面,它是没什麽用途。在灵性特质上,它是一个人的前世。头都是一个人在地球上的前生以另一种型态出现,当我们知道了一些我们前世的生命时,我们才会开始了解这个头的意义何在。所有其他的活动都来自其他的地方,完全不是来自头部。实情是在计算时,我们潜意识用手指来算。实际上我们用手指算1到10,然後11(脚趾加进来),12,13,14(继续算脚趾),你看不到你自己在这样做,但你会这样算到20。当你这样用你的手指和脚趾算到20时,会反映到头部。头部只是旁观一切发生的事情,头部实际上只是一个反映身体各种行为工作的器官。身体想,身体算,头只是一个旁观者。

讲到头,我们可以讲一个很明显的比喻。如果你有一辆车,有个司机,你很舒服的坐在里面,什麽也不做。一切都是前面驾车的司机在努力开车,你坐在後面被带着各处逛,头也是这样,一点力气也不花,只是坐在你的身体之顶端,静静的以旁观者的身份被带到各处。所有灵性的生命活动都是由身体去完成的。数学是由身体算的,思考亦是由身体去做的,连感受都是由身体去体会的。珠算器材乃是因错误的认为,计算是由头脑去做而产生的工具。加减於是经由珠算器材教给了儿童,也就是说,孩子的头被迫工作,然後再把工作转给身体去做。因为真正能算能认的是身体,身体才是能算的这项事完全没被考虑进去,但这是十分重要的。所以让小孩用手指、脚趾去算是对的,因为这种方式,全在唤醒或训练儿童的各种技巧天份上是非常有效的。能让人们在各方面都有技能是最好的一件事。

这是没有办法由运动这种方式达成的,因为运动并不会让人们变得更有技能。用大脚趾和二脚趾夹着笔写字,才会让人们有技能,也就是用脚画图写字。这是很 有效用的。因为此时这个人是全身散发着心灵与灵性的光辉。头是什麽也不做,它只是静坐於内的旅行者,而身体,身体的每一部份,才是那有为於一切的司机。(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