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儿童教学

2000年05月

鲁道夫.史丹勒(Rudolf Steiner)博士主讲;潘定凯译

今天我们会讲到在换牙期到青春期间教育的一些原则,在下一讲则会讲到一些特别状况和特别主题的处理方式。

当儿童成长至九到十岁时,他们便开始会分别自己与周遭的环境了。於是,这是他们的一生中第一次有了主、客的分别,主体就是属於自已的一切,客体就是其他的人或物,现在你就可以和他们讲一般所谓的「外在」的事物了,而在这段期间以前,当你讲这些外在的事物时,你得把它们当做是与儿童的身体浑然为一体的。我已经在前面讲过,你们可以如何的讲动、植物,讲得好像它们就像人一样会互相交谈。这样孩子就可以感受到外在的世界就是他们本身的一种延续。

当儿童到了九至十岁时,你必须向他们介绍某些外在世界的基本事实,也就是动物与植物世界的真象,我还会讲到其他的主题,但这个大主题你一定要依据儿童的本性所需、所问的来教导他们。

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要看教科书,因为,讲到动、植物,今日的教科书内容完全没有我们能用的教材,这些教科书若用来教大人有关动、植物的现象时会是很好的教材,但你若用它们来教孩子,你会毁了孩子的个人特性。在今日,可以说没有一本书告诉我们在这一方面要如何教孩子。现在我就要讲它的重点所在。

如果你拿几棵植物放在孩子面前,然後讲解它的不同处,你这样做是与现实脱节的!植物本身并不是一种现实。如果你拔一根头发来做检验,就好像这根头发是完全独立自主的一件东西,这也是与现实不符的!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认为所有眼睛所见、有外形的东西都是实际的,都是现实,但是你要知道,当我们讲一颗石头的长短时,这与我们讲一根头发或一朵玫瑰是不一样的!因为十年以後,这颗石头将会与你现在所见完全一样,而这朵玫瑰两天後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朵玫瑰必须与整丛玫瑰树在一起才是一种实际的状况,而这根头发也不是独立自主的,要当它在头上,当它与整个人身一起考量时,才是一种实际的状况。如果你到田里,拔起一棵植物,这就好像你从头上拔了一根头发一样,因为植物是属於地球的一部分,就像头发是人身的一部分是一样的道理。所以,独立地检验一根头发就好像它是凭空长出来的,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因此,若我们拿一个花盆,带一些植物回家去检验,也同样的是件傻事。这与现实完全脱节,这种教学方法无法让学生了解到正确的自然或人类知识的。

我们现在看看这棵植物(见图一),但这并不是这株植物的全部,因为其下的土地也是属於这株植物的,而且也许往四面八方散播得很远,因为有些植物的根散播得非常远。当你了解到一小块附着植物的泥土是属於它周围的一大片土地之时,你就会明白令土地肥沃对促进植物健康的生长是多麽重要了!

有其他的东西与这株植物一起生长,这一部分(见图中横线以下)– 与植物一起生长且属於这一株植物,地球与这株植物一起生长。

有些植物在春天开花(约在五,六月),秋天结果,然後它们枯萎、死亡,继续留存於它们所属的地球。但此时又有其他的植物在它们自已所属的环境吸取地球的能量。如果这是地球,则植物的根就吸取其周围的能量,因为如此,这些能量於是向上放射,一棵树便由此而形成。

因此,什麽是一棵树,一棵树是许多植物的聚居地,而不论你是考虑一座看似无生命的土丘上长了许多植物或是考虑一棵充满了地球的生命的大树干,仅仅观察一棵植物的本身是绝对无法了解植物的!

如果你去到(最好用走的)一个地方,有很明显的地质特性,例如说红色的土,那麽你就看看这块土地四周的植物,你会发现这些植物大多数是长黄里透红的花。花是属於土地,土地与植物是一个整体,就像你的头发和头是一个整体是一样的道理。

因此,地理学、地质学和植物学绝对不能分开来教,这样教是很荒唐的,地理学必须将对当地的描述与对当地植物的观察一起教,因为地球是一个有机体,植物就像是这个有机体上的头发。儿童一定要能够明白地球与植物是一体的,每一片土都背负着属於它的植物。

所以,要讲植物必与土地相连一起讲才是正确的,你要让孩子们清楚明白的感受到地球是一个生命体,上面是长了许多头发。植物就是地球的头发。人们讲地球有重力,讲起来好像重力是属於地球的,而植物的生长力是属於地球的,与重力属於地球是一样的情形。地球与植物之不可分就像人与其头发之不可分,它们的相互归属就像人头与头发之相互归属是一样的道理。

如果你拿一盆栽向孩子们讲这些植物的名称,这样教就是非常不真实的。这种教法对他们一生有极大的影响,因为这种教法绝对不会让他们了解到,例如,应该如何对待土地,还有该如何施肥,土地的活力是来自自然的施肥,儿童只有经由了解土地是植物的一部分才能了解要如何的耕种。今日的人们愈来愈不了解现实世界的真象,我在第一讲中所提到的那些所谓「很实际」的人是最不了解真象的一群人,因为他们全都是理论,也因为他们已经完全不了解现实的真象,所以他们都以一种解体的、隔离的观点来看待世间的一切。

如此一来便造成了在过去五、六十年有许多地方的农产品品质大幅下降。不久以前,在中欧有一个农业从业者会议,他们都承认现在的农产品的品质很差,恐怕再过五十年都没希望将品质恢复到适合人类食用的程度。

为什麽会如此呢?因为人们不再知道如何经由施天然肥料将生命带给土壤。如果他们的观念是植物是独立的,与土地分离的,他们便不可能了解如何施肥。如果我们说植物可以独立生长,则头发也可以独立生长,那麽头发应该可以在腊油内生长而毋须长在头皮上,但我们都知道,头发只能在头皮上生长。

要了解为什麽土地实际上是植物生命的一部分,你必须找出每一种植物适合、属於那一种土质;施肥的艺术唯有在我们将土地与植物视为一个整体,唯有在我们将地球视为一个有机生命体,而植物是与这个有机体共同生长的情形下才能达成。

由这种教法,儿童从一开始就能感受到他们是站在一个活的,有生命的地球上,这种感受对他们一生有极重大的影响。我们看看今日的人们对地层的起源是什麽样的一种观念就知道这种影响有多重大,今日的人们认为地层就是一层堆在另一层上,但你所见的地层事实上是硬化的植物、硬化的生物,并非只有煤炭才是古代硬化的植物(它的根多在水中而不是全在土中),其他如花岗岩、片麻岩等等,原来都是动、植物硬化而来。

这一点必须要有土地、地球与植物是一体的观念後才能了解。这些教学的意义乃在不只教予儿童知识,而同时也让他们对这些事情有一种正确的感受。当你以灵性科学的观点来看事情时,你就能看到这些教学的意义。

你也许有很大的愿,你也许对自已说,我要让孩子们学到所有的东西,包括经由观察来研究植物,於是你在小孩很小时就鼓励他们用盆栽盒带了许多植物回家观察,你们一起观察,因为这是很真实的体验,你坚定地相信这是观察现实的真象,然而,这只是像一个独立物件观察课程,你所观察的与现实完全脱节。今日这种独立物件课程的教法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这种对植物的学习方法之不实际就像你不管人的头发是长在头皮上或长在腊内是同样的道理,头发是无法在腊内生长的,这种错误的教法与儿童投生地球前在灵界所接受的讯息完全矛盾。在灵界,地球看起来是完全不同的。矿物的地球与植物世界的亲蜜关系是儿童在灵界可以亲身体验的一种活跃的影像。为何如此?因为人类若要能够投生,就得吸收一些尚未成为矿物的物质,也就是所谓的气状元素(Ethric lmnt),他们得融入植物的元素中,这种植物的世界便令儿童感受到,它们是与地球相关相连的。

如果你的教法是一般式的生物学教法,儿童在由灵界投生地球之前所体验这一切丰富的感受便会被完然地混淆破坏了,要知道儿童有一种内在的喜悦,如果他们听到植物世界与地球是相关相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