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儿童教育第四讲 (续)

2001年05月

儿童教育(续)第四讲 1924年8月15日

鲁道夫.史丹勒(Rudolf Steiner);潘定凯译

我已经教过你们,在儿童换牙期和九、十岁之间要如何用描述性、想像性的图形影像来教孩子,因为这样,孩子们从你身上所学到的将会活在他们的心中和灵魂中,成为他们一生中一种自然发展的方式。

当然,这唯有在你所唤醒儿童的观念及感受,是鲜明活跃的而非僵化死板的情形下,才有可能,要做到这一点,你自己必须要能够感受到自己内在的灵魂生命。教学、教育家都必须耐心於自我教育,耐心於唤醒那些必定会发芽、成长的灵魂,而从此以後,也许你便能够有许多绝妙的发现,但要达到这种境界,你一定要有勇气努力精进。

点亮你自己的灵魂

你也见到了,每当你做灵性修持时,你都得忍受那初期的难过、笨拙与不顺,没办法度过初期这些难关的人,永远也没办法在内在生命修持上有所成就,特别是在教育上,你首要的任务就是点亮你自己的灵魂,你因而能持续有所长进,但首要之点就是点亮你的灵魂。如果有这麽一、两次,你成功地想出了一些心中的图形影像式的教学表达方式,你也见到了孩子们所受的感动,从此以後,你就会发现自己深藏的天赋,你会发现你愈来愈容易发明这一类的教学方法,你会发现你以前作梦也没想到你会变得这麽有创造力。但是,你一定要有勇气去忍受刚开始的不尽完美。

也许你会说,如果你得在孩子面前表现得如此笨拙,那你根本不该做老师。在这一点上,人类智慧学的观点也许可以给你一些帮助。你得对自己说,因为业果因缘的带领,让我成为这群孩子的老师,虽然我的表现是有些笨拙;而将来,将来见到我表现已不再笨拙的那群孩子,也是「业」的因缘让我成为他们的老师(在谈论到人类在地球上重复投生所造因缘与命运的关系时,史丹勒博士沿用了东方的古字「业」– Karma,见史丹勒博士的《神智学》Theosophy第2章)。因此,教学、教育家一定要勇敢地面对自己的一生,因为,教育事实上并不是为了老师,而是为了孩子。

唤起儿童的感受

让我再给你们一个例子,以说明有些事情可以浸淫到儿童的灵魂中而随着他们一起成长,这些事情是你们可以在数年之後再度重演以唤起儿童的某些感受,如果有些事情你可以在儿童七、八岁左右教他们,而在他们十四、十五岁左右以某种方式重演。这种教育的效用是无其他方法可以比拟的,为了这个原因,在华德福学校中,我们尽量让学生维持同一老师,愈久愈好。当孩子们在七岁左右进学校时,当时的那位老师便尽量一直带着这一班,因为,不成熟的教法或内容便可以一再地改善。

因听见而欣喜

现在,假设我们向七、八岁的孩子讲一个想像的故事,孩子们毋须立刻了解这个故事中所有的图形影像(我待会儿会讲为什麽他们不需要了解),重要的是让儿童听了感到欣喜,也许因为故事有点优雅、有点迷人。

假设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从前,在某一个世界,在树枝间阳光洒落处有一棵紫罗兰,一棵谦虚的紫罗兰长在一棵有大大叶子的树下,紫罗兰可以经由树顶的树枝间看到蓝蓝的天空,今天早上,是紫罗兰第一次看到蓝天,因为她刚刚才开花。紫罗兰见到蓝天时吓到了 — 是的,她现在已经不那麽怕了,但是她还是不知道,为什麽她初见到蓝天时那麽怕。然後来了一只狗,不是一只好狗,是一只有点坏有点凶的狗。紫罗兰就问狗说:「你可不可告诉我,在我上面,那个像我一样蓝的是什麽东西?」因为蓝天就像紫罗兰那麽蓝。这只狗故意要吓紫罗兰,他说:「噢!那是一朵非常大的紫罗兰,她会长得更大,然後压碎你!」紫罗兰因此更怕了,因为她相信那天上的紫罗兰会长得很大,然後压碎她,紫罗兰於是收起所有的花瓣,不想再看天空中那巨大的紫罗兰了,躲在一片刚刚被风吹落的大叶子下面。结果,她整天都躲着,躲在叶子下想着那可怕的大紫罗兰。

早上了,紫罗兰一夜都没睡,她整夜都在想那可能会压碎她的大紫罗兰,她一直等着那一刻的到来,结果并没有任何动静。於是她偷偷爬了出来,她一点都不累,她整夜都在想,但她一点都不累(紫罗兰是睡了才累,不睡会不累),她见到的第一件事是升起的太阳和玫瑰色的朝霞。当她看到玫瑰色的朝霞时,她一点都不怕,见到朝霞令她心中很高兴、很喜悦。当朝霞褪去,渐渐的,蓝天愈来愈蓝,小小紫罗兰又再想起那只狗说的,那蓝色就是一朵大大的紫罗兰,将会把她压碎。

这个时候来了一只小羊,小紫罗兰觉得她一定要再问一次,天上的蓝究竟是什麽。她问说:「那上面是什麽?」小羊就说:「那是一个大大的紫罗兰,像你一样蓝的紫罗兰。」然後,小紫罗兰又怕了,她怕小羊讲的会和那只狗讲的一样。但是,小羊看起来很好、很温和,因为小羊的眼睛那麽温柔,所以小紫罗兰又问说:「亲爱的小羊,请告诉我,那个大大的紫罗兰会不会下来压碎我?」小羊说:「噢!不会!」「他不会压碎你,那是一朵大紫罗兰,他有比你更大更多的爱,就像他比你更蓝,他有比那个还要更多的爱。」於是小紫罗兰知道了,天上是一朵不会压碎她的大紫罗兰,那大紫罗兰更蓝的原因是他有更多的爱,而大紫罗兰会保护小紫罗兰,不让任何东西伤到她。小小紫罗兰觉得太高兴了,因为她见到那大大紫罗兰时就像见到了神圣的爱,这种爱从四面八方涌来,小小紫罗兰於是一直看着天上,就像她想向紫罗兰之神祈祷一样地一直看着天上。

如果你向孩子们讲这样子的故事,他们一定会注意听,因为他们就是爱听这一类的事情,但你一定要在他们心情适合听的时候讲,如此,他们听了之後才会有一个想要溶入这个故事的感受,而将这个故事溶入他们的灵魂。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而这一点完全决定於老师自己感觉是否能够维持教室内的秩序。

让孩子自然发出尊敬

这也是为什麽当我们讲像刚才那种故事时,我们也得考虑到教室秩序的维持。以前华德福学校有一位老师,他会讲很好的故事,但他没办法让孩子们自然发出爱心尊敬、仰慕他,结果如何呢?结果是你讲完一个很刺激的故事,孩子们马上要再听一个,一个接一个,最後是老师没办法准备这麽多的故事,我们一定要避免像蒸气引擎一样一直灌给儿童故事,一定要有变化(我们等一下就会讲),我们要进一步地让孩子们问问题,我们可以由孩子们的脸色和姿态看出他们想问问题,要给他们时间问问题,然後将故事与问题连起来讨论。

於是,一个小孩子也许会问说:「为什麽那只狗会向紫罗兰讲那麽可怕的答案?」也许你就会以孩子式的答案告诉他,因为狗是负责守望相助的动物,它要把恐惧带给人类,它习惯於让坏人们怕它。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麽狗会讲这样可怕的答案,你也可以向孩子们解释为什麽小羊会给不一样的答案。

你在讲完故事後便可以向小孩们讲这一类的事情,但你会发现,一个问题会引出另一个问题,最後还会发现问题。你的任务就是在全课程中,将教室置於一种毫无疑问的权威之下,(这一点,我们还有许多没讲的),如果你毫无权威性,当你回答一个孩子问题时,另外一个孩子可能会开始恶作剧,如果你转向这个恶作剧的孩子,责罚他,那你就输了!你一定要有一种天赋,那就是假装没有见到所发生的恶作剧,这一点对较小的孩子们尤其需要。

我非常敬佩我们学校某一个老师处理这种事情的方法。十年前,在他的班上有一个大坏蛋(他现在已经大有改善),当老师和其他学生做别的事时,他就会跳起来打那个同学,这时,如果老师生气,这个孩子就会更调皮,但这个老师就假装没看见。有些状况你最好假装没看见,继续做你的事。一般而言,小孩故意做坏事时,如果你特别去注意他是很不好的教学法。

如果你没办法维持教室秩序,如果你没有这种绝对的权威性(我等一下会讲如何做到这一点),那结果就会如我说的,故事一个接一个的讲,孩子们就会一直紧张,不能放松,而这时,只要老师转变主题令他们放松了。这迟早要发生,否则孩子们最後会变得紧张、神经兮兮,那你会见到这里一个小孩跳起来玩,那里一个小孩子跳起来唱歌,第三个也许起来跳音语舞,第四个会打隔壁的同学,另一个跑出了教室,所以搞得迷迷糊糊,再也不可能把他们全部拉回来听下一个刺激的故事了!

你对教室秩序状况好坏的处理能力决定於你自己的灵魂的状况或心情。你可以在这两者的关系上体会到奇异的经验,而其主要重点决定於老师是否有足够的自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