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光谱色疗

2004年02月

陈惠慈

在多数人的观念里,生病就是要吃药,但是你能想像发烧时,沐浴在绿色的光线下便能退烧,或是在扭伤时,用靛色的光线照着受伤的部位帮助复原吗?这就是所谓的光谱色疗(Spectro-Chrome Therapy)。

丁夏.嗄第阿里(Dinshah Ghadiali)先生是光谱色疗的集大成者,在他之前已有数位医生的研究和临床经验,但光谱色疗的系统却是在他手中统整汇合、教授推广。尤有甚之,在他最后的三十年生命,为了光谱色疗进出无数次的法庭,从罚锾到服刑,甚至被迫解散其机构,他仍不改其初衷,坚持在许可范围内推广光谱色疗。在他死后,他的三位儿子更是子承父业,以非营利机构的方式,让更多人认识光谱色疗。

光谱色疗可以说是一种色彩治疗,但和一般色彩治疗不同,强调使用于治疗的色彩,必须是所谓的「光谱色彩」。首先,由于色彩会组合使用,其颜色组成有固定比例;其次,每一色都有一个主要的频率(色彩),使用的滤光片必须是宽光谱滤光片,才能产生类似夫琅和费谱线(Fraunhofer Lines),也就是太阳光谱中暗线的效果。丁夏早期使用玻璃滤光片做光谱色疗时,订购的玻璃片中,真正符合光谱色彩条件的,往往不及四分之一。现在丁夏机构推荐的,则是由罗斯科(Rosco)实验室制造的压克力片。丁夏再三强调使用纯正光谱色彩的重要:没有正确的光谱色彩,绝对没有办法达到光谱色疗的效果。

有了正确的光谱色彩,还需要有光源将光线投射在人体上,和光谱色彩相比,光线的来源相当容易,阳光、手电筒、投影机、台灯都是可利用的光线,光源大小并不影响光谱色疗的效果。事实上,丁夏先生在一八九七年,第一次使用光谱色疗时,用的只是当时在印度相当普遍的煤油灯,仍然成功地将病人从死亡边缘救回。值得注意的是,彩光治疗时丁夏机构不鼓励使用「全光谱灯泡」,也不建议使用日光灯管,原因是在光折仪的透视下,两者都有频率(色彩)消失或频率过高的问题。不论是用在光谱色疗,他们的建议是一般的传统灯泡。另外,考虑到电磁波对人体的影响,除非使用的是小型光源,如手电筒,否则光源应该和使用者保持约四十六公分(约手臂打直伸出去的长度),附近最好也不要有正在使用中的电器。

光谱色彩对人体的影响是透过肉眼不可见的光芒体(Aura),由于电子化学细胞的活动,任何生物的周围都有一圈光芒体,随着距离增加,光芒体急遽消失。光芒体的颜色会因个人的生理和心理状况而改变,生病时,也许是光芒体某一颜色过於强势,也有可能是太过弱势,透过光谱色疗,我们将光芒体需要的颜色传送进去,恢复其平衡状态,使人体达到原来的健康状态。

开始光谱色疗以前,还有几项细节需要注意。一个是呼吸转换的时间,这就好像地球的潮汐,身体接收色彩的能力随着时间起伏。要观察此一周期,最容易的方法是根据左右鼻孔压力的变化,一边鼻压升高的同时,另一边则逐渐降低,一个完整的周期是二小时五十六分。对于光谱色疗,最重要的时间是两边鼻压相等的时刻,称为「接点」(junction),所以光谱色疗最佳的开始时间是接点开始之前半小时,一个小时的光疗完成时,左右的鼻压仍然在相等的情况。鼻压的变化受到月亮的影响,所以和潮汐相同,在地球不同的地区时间也会不同,丁夏机构每年提供此一时刻表给所有的会员,年费相当低廉,可以到其网页www.dinshahhealth.org查询。虽然有许多人可以以个人方便进行光疗的时间做光谱色疗,也得到相当好的效果,但是在一些重症病人身上,注意这些小细节可得到更好的效果。

另一个要注意的是所谓「心跳呼吸比率」(Ratio),例如心跳一分钟七十五下,呼吸(一呼一吸算一次)十五下,比率为五(七十五除以十五)。由于性别、年龄、体能的不同,比例不尽相同,但正常人多在四比一到五比一之间。确定了心跳呼吸比率後,才能有效地使用光谱色疗对症下药。丁夏早年的杂志举出一个眼睛严重发炎的病例,治疗者藉助丁夏发明的器官温度计,发现必须以红色光疗,似乎和光谱色疗的理论相悖。事实上,治疗者在开始治疗前,并未注意到心跳呼吸比率,而红色正好有促进血液循环的作用,也因此才能在短短三次光疗下就能恢复正常。身体的修补作用要仰赖血液循环,而心跳呼吸比率正好可以帮助我们确认血液循环的程度,进一步决定使用何种颜色使血液循环发挥最大功用。在进行正式的光谱色疗前,丁夏机构也强烈建议根据心跳呼吸比率,先进行调整血液循环的暖身光疗,促进正式光谱色疗的效果。

光谱色疗中最重要的是色彩,当然要多花一些篇幅讨论这些色彩。首先,可以从绿色谈起,绿色是一个中性色,正好位在光谱的中央,也因此是个主宰色,同时又是生理方面的平衡者,在实际操作上,当患者对光谱色疗感觉不舒服,无法继续进行光疗,可以使用绿色缓和这些强烈的反应。从光谱上,可以看到绿色向左右延伸出两组颜色,以频率区色,在绿色光之前的这组,包括红、橙、黄、柠檬色,丁夏称之绿内光(infra-green colors),出现在绿色光之后,包括蓝绿、蓝、靛、紫萝兰色,则被称为绿外光(ultra-green colors)。另外还有一组色彩,在光谱上无法看到,但若把光谱的两端(紫萝兰、红色)连在一起,可以观察到这一组颜色,包括紫色、紫红、绯红色,主要影响人体的血液循环、生殖、情感。

除了归属于不同的群组,几乎每一种颜色都有一个相对色,两个相对色有相反的作用。譬如橘色有刺激甲状腺的作用,其相对色靛色则能压抑甲状腺。绿色是中性色,所以没有相对色,另一个没有相对色的颜色是紫红色,如果把光谱接起来,紫红色正好和绿色相对,掌控着心理的平衡。

丁夏把十二种光谱色彩的功用整理,称之为属性(attribute),也就是在身体能「吸收」的状况下,用某一特定色照射在人体身上,应该会有的反应。一般来说,其功能包括了刺激或压抑不同的神经和腺体,帮助腺体、器官、组织的建构、刺激新陈代谢而有排毒的效果、杀菌或消毒、调整血压和血液循环、镇静情绪、解痛解热等功用。对于属性若能有完整的了解,能帮助我们依照显现的征状决定需要的色彩。首先,绿色和其衍生色柠檬及蓝绿色在多数情况下都会用到,这是由于绿色扮演着生理平衡者的角色,柠檬及蓝绿色各有一半绿色的成分,对身体有相同的影响。柠檬色另有一半黄色的成分,适用于慢性或长期病。而急性或短期病常伴随发热的情形,可用蓝绿色对治。其次,在开始光疗前,及所有和心脏、血液循环、生殖系统的疾病,都会使用到循环色组的色彩(紫色、紫红、绯红色)。第三,如果有感官或神经损害及瘫痪,通常会以柠檬色光疗,再搭配适合的绿内光刺激使其复苏。最后,由于靛色能控制出血和化脓,并促进白血球的制造,减轻痛楚,有镇定的效果,被大量使用在这些情形。

丁夏同时也根据各色彩的属性,以及多年的经验累积,制定一系列的色彩编组(color schedules),针对特定的疾病,规划需要的光谱色彩和所需光疗的区域。色彩编组共三百三十一组,可对治超过四百种的情形,包括了一般明显的切割伤、感冒,到复杂的心血管疾病、癌症,特别要强调的是,色彩编组仅针对典型的症状,却未必是唯一的光疗色彩组合,仍需依临床症状参酌色彩属性选择。更何况色彩编组只是学习光谱色疗的过程,最重要的是经由色彩编组和属性,能够运用在各种不同的情况。

光谱色疗最神奇的一点,大概是其具有的预防医学的功效,由于每一个颜色的多种属性,加上每一个颜色通常具有部分其应光谱轮上前后两色的特性,在我们针对某一征状光疗时,可能已有效地扼止尚未有外显征状的疾病。有人可能会担心人体是否会因过度光疗而有任何副作用,但感谢人体巧妙的构造,一旦吸收足量的特定光线,就会自动停止此项功能的作用,保护人体,所以光谱色疗可说是不须担心副作用的康复治疗。

在进行光谱色疗的同时,丁夏也建议利用水加速光疗的效果。只要在靠近滤光片处置放一杯水,在光疗进行完毕后饮用之即可,尤其在急症或刚发生的病例,成效比慢性或长期病更显着。女性必须注意的是,由于光芒体在生理期间会有改变,除非是自己使用,否则不宜替人处理彩色光照水,避免影响水吸收的能量。纵使是自己使用也由於光芒体的改变,除非是紧急情况或和生理期相关的症状,不宜在生理期间进行光疗。

丁夏毕生致力于光谱色疗是缘于对其强烈的信心,但仍不否认光谱色疗有其局限,除了错误的方法,如隔着衣服进行光疗,有时其实是肇因于不良的饮食,潜在外来的因素如补牙的水银、电磁波的影响,长期的疾病需要时间和耐心,有时则是自然的力量强过一切,人为的帮助为时已晚;在多年的经验,白内障、成人疝气、过大的肾结石等,都很难以光谱色疗治愈,而在某些状况下,也需借助其他的治疗方法,但丁夏特别强调,在多数情况下,即使光谱色疗无法让个人恢复完全的健康,也能提供减轻症状的效果,在为期已晚的病例,也能将临终前的痛苦降到最低。

现任丁夏机构的负责人达理斯.丁夏(Darius Dinshah)在一次访问,曾提到他从小未曾求医、服药,完全仰赖光谱色疗,丁夏本人更是凭藉着对光谱色疗的信心,终生为光谱色疗奋战,尽管他们深信光谱色疗的神奇,他们同时强调健康的第一道防线其实是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健康的饮食习惯、素食、自然未经加工的食物、远离刺激会上瘾的食品、药物,以及健康的生活环境,个人的健康是个人选择,也是个人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