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回归自然,归回自然

雷久南

19955

“只要有窗户,就可以种菜”,这是肯那德(Bob Cannard)先生在今年3月的一星期自然农耕研习课中第一堂课所讲的。他看着四位从新加坡来的学员接着说:“一盆绿花菜可供一餐吃,一天三餐需三盆,绿花菜需90天成熟,所以起码要270盆菜。”室内无法做堆肥,但可用大桶(下面有洞)将剩饭剩菜、报纸等都混好,上面铺土直接撒上菜种,桶上面是菜园,下面就是堆肥。平常的果皮、老菜叶也可煮汤作为液体肥料,煮时要快滚即熄火。现代人多数住城市,要想自耕自食只有靠盆栽。安·威格摩尔医生多年前在Boston的疗养中心食物来源大多是自己室内种的各种芽菜,所以这是可行的。很多菜的嫩芽即可做沙拉,所以可多撒些种子,边成长边收获,到最後留几颗大菜收获,收获之后将土倒放又可开始播种。今年加州连着几个月大风大雨、水灾不断,农作物大受损害,菜价已高涨,台湾也不时有台风过境,如果每家能在室内种点菜,天灾来时就能应付一下紧急状况。

平时我们如果以五谷杂粮、蔬果种子、豆类为生,则比较容易面对天灾人祸。乾粮容易储存,再学着室内发芽种菜,就可自立了。我们每人若能在生活上回归自然,则也能开始归回侵占大自然的一切,每一位改吃天然素食者,可归还大自然一英亩森林,每一位自己做堆肥、废物利用的则可归还大自然土壤。

市内每一块荒地或不用的停车场如能种树种菜,则市内的“自然”之气会提升,大家的身心都会受益。情愿路窄一点,留一点空间给大自然。当房子周围的土地绿化肥沃之後,房子内的蚂蚁、蟑螂自然会减少。

肯那德农场20年前是火鸡养育场,遍地是柏油路和抗生素、化学药品污染的土地。如今柏油路是肥沃的田园,除了火鸡人工受精用的塑胶管仍可在地上找到之外,已看不出以往的历史,杂草也从初期低贱、生存力强的Milk Thistle、蒲公英、牵牛花到现在高品质杂草,如燕麦、野苋等等,满地的芳草。已被破坏的土地要恢复健康需要细心照顾,初期也许虫害杂草都是障碍,但是经过3年到5年会对耕种照顾者有很好的回报。我们要继续活在地球上就必须开始将生活中,贪心占有自然的归回给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