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快乐上学去

2004年08月

谢美芳

大儿子永为在小学之前都是在家中「自学」没有上过幼稚园,选择自学的原因是因为找不到和我们理念相同学校。在美国,一般的学校在幼稚园即开始教英文字母,甚至于开始认单字,但外子和我都相信在一年级之前应该注重孩子身体的发育,太早用脑学习课业对幼儿的身体健康并不是件好事,所以儿子就这样和我在家里度过了几年。一年级永为在邻居的推荐下进入一所离家较远的公立学校,学校的导师相当负责,也很关心学生,教学是传统式的上课。虽然永为对学校的教材学的津津有味,但我们都觉得他在学校体能方面的训练太少,在一天专注的学习下来,我们可以感觉到他下课后神经紧绷,用脑过度。于是我们便希望他能够有一个学习环境是用身体力行来学习而不是仅用脑学习,于是便发现了本地的一所符合这样理念的小学校「欧卡学校」(Orca School),便决定让他转学试试看。

欧卡学校的创校人罗孛.海灵顿先生原本是公立学校的老师。由于觉得传统式的教学和他的理念不合,在接触到理念相合的华德福教育后,他便接受华德福学校教育训练,成为了一位华德福老师。在他创办欧卡学校之前,曾在圣塔芭芭拉华德福学校教书,因为举办夏令营深获好评,在几位家长的支持下创立了欧卡学校。海灵顿先生热爱户外运动,尤其是海洋运动,校名欧卡(Orca)即是杀人鲸的意思。而这个学校最大的特色即是融合了相当大量的户外运动于平日的教学中,学生每周有三个下午是在户外运动 — 冬天爬山、骑脚踏车,夏天则大部分是到海边玩水、冲浪、划独木舟,如此上课,真是不辜负圣塔芭芭拉这个依山傍水的城市。

欧卡学校是一所小学校,全校目前只有十八个学生,分别是二、三、四年级,采混龄上课方式,大部份的课程所有的学生一起上,部分课程如数学、语文则依学生程度分班上课,并不是依年级来分,学生可以依自己的进度来学习。虽然只有十八个学生,但老师却不少,计有海灵顿先生及大卫二位专任老师,另有一位西班牙文老师,一位音乐老师,一位美术老师,及一位手工艺老师,很多课是分小组上课,学生可以受到充分的照顾。

学校的教学理念以华德福式教学为主干,再加上学校自己的特色。每天早上八点三十分,学生在教室外排成一列,海灵顿先生及大卫则在教室门口和每位同学握手,互道早安,欢迎学生的到来。每天都是以音乐开始一天的课程,资深的音乐老师约翰是老师也是家长,他的音乐课多采多姿,唱歌时会加上肢体动作,训练孩子的左右脑平衡。孩子们也有机会学笛子(recorder)及木琴(xylophone),孩子模仿老师的指法,并不直接教五线谱,以训练小孩的听力为先。约翰更是将简单的歌曲变调成蓝调歌曲,让歌曲更活泼生动,也让孩子们感受到同一首歌,不同演唱方式所产生的不同感受。有时会有特约舞蹈老师来教孩子们跳舞。每一季孩子们会有一个作品发表会,我每每讶异于孩子们表演的多元化,也感受到这每天短短三十分钟的音乐课对他们的影响。

上完音乐课,在正式上课前会有一个小小的仪式。老师在学期初为每位学生量身打造写生日诗句(Birthdays)。每个学生的出生日是星期几,便在每周当天背诵自己的生日诗句,如果生日为周末,则分别在周一或周五背诵。在这仪式中,所有的学生及老师围成一个圈圈,老师点了蜡烛,将它交给第一位在今天需背诵的学生,他 / 她说完了,便将蜡烛交给下一位学生,直到所有当日需背诵的学生说完为止,整个仪式简短而庄严。

接下来从9:10到10:30便是主课程时段,主课程的主题一个月换一次,而其他的课程内容也都尽量配合主课程的主题内容。例如:开学第一个月的主题是学习美国原住民历史,上主课程时,老师讲一些有关原住民的故事,同学们先将故事的内容绘下,再依自己的程度将故事内容记录在自己专属的主课程簿上(一本约一英尺~一.五英尺的空白大本子)。在这一个月音乐课便学习一些原住民的歌曲及舞蹈,而美术课则画一些相关的画,手工艺课则用草编织垫子,并用树枝、麻布做出原住民住屋的模型。而另外一个主题课是建造,这时上主题课时,便由西班牙文老师分组带同学进厨房煮料理,学生们必须先将材料、使用的餐具及步骤用西班牙文记录在主课程簿子上,下厨时,老师用西班牙文和学生对话,而煮出的成品更是全班一起分享。手工艺课同学们开始学打毛线,成品是装笛子的套子。学校上课并没有课本,学生在自己的主课程簿子上记录下自己的学习,到了期末,这一本本自己精心制作的簿子便是学习过程最好的见证。在每一堂课的最后,老师学生都会围成一圈,背诵专属这一堂课的诗句来正式结束这堂课

10:30-11:00下课,11:00-12:00是另一堂课,上课的内容随着主课程的不同而调整,有时上数学,有时上西班牙文,数学是依程度分小组来上。孩子们和程度相仿的同学一起学习,学习较快的学生老师给予较难的问题,学习较慢的也得到适度的调整。

下午则是才艺课和户外教学,周二是美术课,周三在附近的公园绿地上做团体游戏,周四是手工艺课,周一和周五则视季节而定。夏天在海边玩浮板、冲浪、划独木舟,冬天则是爬山、骑脚踏车,孩子们经过早上的脑力激荡,下午换一种动态学习的方式,让他们的精力得以宣泄。学校鼓励家长当义工,在课堂中帮忙。而下午的课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我和另一位妈妈固定在周二的美术课帮忙,另外一位父亲和祖父则固定在周四教孩子们做木工。周一和周五的户外活动更是不缺人手,只见爸爸妈妈们不是和孩子们一起下水玩,就是带他们骑脚踏车,划独木舟时更是一舟一个大人护航,兄弟姊妹也来参加好不热闹。固定在学校帮忙让我更了解每一位小朋友的个性,也和他们建立了友谊。

除了正式的课程外,还会安排一些和社区相关的活动。到戏院去看适合他们年纪的舞台剧,到有机农场帮忙一整天,让他们学会了不同的植物有不同的栽种及收成的方法。如果山上下雪,更是全校停课一天,上山去玩雪玩个痛快。因为学校小,机动性高,要做如此的安排很容易,孩子们也有更多的生活体验。功课方面,内容是五花八门,帮忙家事、自己准备午餐、照顾宠物等都算是功课。学术性的功课则是一周发一次,内容常和户外教学有关。例如去农场帮忙时,数学功课是计算全部学生种了多少菜苗等。出去划独木舟,功课则是计算大家划了多少哩等。这样子的功课生动有趣,孩子较能联想,做功课的意愿也相对提高了。

每季的教学成果展则是分享成果的好时候,看到每个孩子的主课程簿,同样的教材每个孩子的成果却是如此的不同。墙上展示的是他们的美术作品。而他们精心排练的歌舞演出更是叫好又叫座,常常逗的在场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兄弟姊妹笑的不亦乐乎。期末的舞台剧演出则是重头戏,学生们在一个月前开始演练,每一个人都伴演四、五种不同的角色。举凡背景音乐、口白、戏剧的表演,均由学生们包办,那一个月孩子们紧罗密鼓的排练,美术课则是自己动手做道具及布景。正式演出时,观众们盛装前往观赏,孩子们更是卖力的演出,看到他们天真又不加掩饰的表演,不禁令人会心一笑。对于我们这一群非常有包容力的观众而言,怎样演都是最好的。表演结束,孩子们邀请观众一起和他们跳剧中的团体舞,加上现场会乐器的爸爸们事先排练好的伴奏,真是将气氛带到最高点。

紧张的舞台剧一结束,接下来的一周便是精采的圣塔克鲁斯无人岛露营,这为期五天的露营是欧卡学校的传统。以往欧卡学校的学生年龄群较大,到无人岛露营是训练他们独立的能力。而今年的学生年纪较小,大部分都有父母陪着。没有露营过的我也在永为的要求下硬着头皮带着四岁的永行同行。圣塔克鲁斯岛离圣塔芭芭拉市须坐二个半小时的船,是一个无人岛,偶尔有公园管理员驻防。岛上没有电,营区只有一个水龙头,厕所是茅坑式,对於生活在天堂的现代人真是一大考验。但也正因为如此,岛上的景观得以保持原来的面貌,而在那儿,大家也得以真正的放松。在岛上我们浮潜、划独木舟、搭乘快艇,二个孩子也走完了三.五英哩的山径。老师、学生、家长们二十四小时的相处在一起,像是一大家人一起生活,家长轮流煮饭,孩子们则清洗碗盘,晚上的营火晚会只见每个爸爸都带了乐器,唱歌、说故事、猜谜语、看星星,其乐融融。孩子们整天玩的不见人影,我们也不必担心,家长们也因为朝夕相处,而更认识对方,五天下来,大家都舍不得离开这人间仙境,在回家的船上,一只座头鲸为我们表演了二十分钟,也为这趟旅行写下了完美的句点。

一年的欧卡生涯,我们全家收获不少,永为变得较活泼开朗,我们也因为欧卡而有机会体验到许多不同的经历,进而改变了我的生活态度。对於这一切,我心中充满了感激。感激所有的老师对学生的付出,他们不仅希望学生学到东西,更是用心的确保学习的过程是生动有趣的。感激海灵顿先生和年轻的大卫二位专任老师,海灵顿先生有如慈祥的父亲,慈爱又不失威严。大卫则像是一位大哥哥,风趣又有耐心,他们完美的组合,带领着这一群小欧卡东征西讨,让他们享有最大的自由又不失纪律。感激所有的小欧卡,他们每个人的特质为学校生活增色不少,一年下来,他们和睦相处,做事情同心协力的态度也令人动容。感激所有的家长为学校的付出,而大部分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有着相似的理念也是促成学校能像大家庭一样融洽相处的重要因素。就像其中的一位爸爸说的「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快乐的上学,所以我送他来欧卡学校」。最后仅以欧卡学校每天复诵的一首诗句送给每一个小朋友:

We are the stars that sing

We sing with our light

We are the birds of fire

We fly across the heavens

Our light is a star

我们是会唱歌的星星

我们用生命之光来唱

我们是火焰所生的鸟

我们飞越众多的天国

我们的光明就是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