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我都是为了你好

201402

李宜蓉

从事儿童咨商是件很挑战的工作。和治疗成人比起来,在治疗儿童和青少年的过程中,需要与不少人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面对家长和老师是必要的。在美国,如果有疑似虐待事件,社工师和政府的儿童保护部门也会加入此合作关系中。在这个行列里,大家的目标基本上是一致的,都是以儿童的福祉为前提来讨论。可能产生分歧的,通常是实行的方法。

在协谈过程中,我常常听到的一句话是,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小孩好。这句话往往是出自于家长的口中。这样的出发点,本身是很值得鼓励的,因为小孩年纪还小,可能不知道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我们大人的责任是教导小孩分辨对错,以及辅助小孩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很多时候,我们出发点往往是好的,例如担心小孩受到挫折,所以尽力的保护他。但是,我们也需要考虑,这样的方式,真的适合吗?

让我保护妳

我有一位14岁的个案,不敢自己出门,不论到哪里都需要妈妈接送。在学校和同侪相处也出现了问题。她被同侪排挤,自己无法处理,也责怪妈妈为什么不能时时帮着她。妈妈帮了一次又一次,不胜其扰。也担心小孩怎么还无法独立、为什么不能自己处理冲突,因此带她来见我。

在晤谈过程中,我渐渐地发现,她的不独立源自于和妈妈的互动。她不敢自己出门的主要原因是怕被男人侵犯。她是个住在贫穷社区的有色人种女孩,从小,妈妈就教育她,男人是危险的,不能落单,要注意周遭环境。虽然她会想自己出去玩,但妈妈的告诫一直跟着她。随着年龄增长,女性特征渐渐显现,她的恐惧只有增加,没有减少。也演变成她不想,也不敢自己出门。和她互动当中,我帮助她认清自己的恐惧、能保护自己的方式,以及对保护自己的能力产生信心。

当时机成熟时,我邀请了她妈妈参加晤谈,请妈妈协助她可以独立出门。我们一起规划路线,约定了一个月后开始实行。拟定的方式是她自己从学校搭公车回家,妈妈在车站等候,陪她一起回家。等练习一段时间之后,她自己从公车站走回家,妈妈在家里等候。

一开始规划时,妈妈积极参与,也提出了不少的建议。妈妈对我说,她终于可以有自己的时间了,看起来轻松了不少,也终于露出了笑容。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鼓励这位女孩。她终于愿意尝试,甚至露出了一点期待这场冒险的神情。但是等到要实行的前一个礼拜,妈妈开始焦虑了。担心她的小女孩会在路途中出事,不敢放手让她独立。妈妈对我说,不放手是保护她,是为了她好。女儿也因此再次产生了焦虑,不知道什么才是她应该做的。我用了一段时间,帮助妈妈厘清了什么是为了她好,什么是妈妈自己的恐惧。在这段过程中,母女俩互相扶持,帮助对方面对恐惧。母亲协助了女儿可以独立出门,女儿让妈妈了解,她可以保护自己。

希望妳幸福

我有一位个案,她来找我是因为她很焦虑。细谈之下,她告诉我,她女儿再也不和她来往了。她打去的电话,女儿都不接。她说她只是担心自己女儿的幸福,这有什么不对呢?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女儿好。她认为,女人最终的幸福是嫁人,然后生孩子。她告诉我,她女儿小的时候喜欢留长发、粉红色、穿裙子,最重要的是,喜欢男生。女儿现在头发剪得短短的,喜欢黑色和穿长裤,最让她担心的是,女儿现在喜欢女生。她不停地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从知道女儿是同性恋以后,两人的关系就一直充满了冲突。母亲努力地想改变女儿,持续地劝她喜欢男生。女儿一开始也努力地想让母亲接纳自己,但发现徒劳无功,后来就离家了。她告诉我,她担心失去女儿,所以说服自己去接纳,但是在知道女儿找到了一位同性的伴侣之后,忍不住再次劝说,结果却导致母女两人关系破裂。她哭着对我说,「我都是为了她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接纳了这位妈妈的情绪,身为一位母亲,当然希望女儿幸福。只是母亲对幸福的定义和女儿的定义不同。在和她们接触的过程中,我帮助她们向对方传递了讯息背后的意义。母亲希望女儿喜欢男生,因为她希望女儿得到幸福。女儿希望母亲接纳她是同性恋,因为她希望她的母亲可以见证她人生中重要的时刻。她们母女彼此爱对方吗?我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我都是为了你好」,这样的一句话,你我并不陌生。很多时候,父母的出发点是善意的,但是可能会不自觉地把自己的价值观加诸在孩子身上,因为觉得自己的价值观是好的,或是对的。在这样的过程中,如果孩子不同意这样的价值观,冲突就可能产生。往往,父母的善意就这样被埋没在这些冲突里。例如前面那个14岁女孩的个案,她母亲的初衷是想保护她,而后面个案那位母亲是想让女儿幸福,都是善意。但是到后来,大家聚焦的重点却是这些冲突,以及如何解决这些冲突,反而忽略掉了这些冲突背后原本的善意。

当然,也有很多时候,父母可能希望把自己人生中未完成的理想,由小孩来达成。有的时候,我们希望小孩读第一志愿,是为了他,还是为了自己呢?要了解小孩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了,更何况了解自己呢?

当我们想要对方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的时候,不妨先停一下,想一想,这么做是为了谁好呢?是满足自己、让自己方便,还是帮助小孩?

做个乖巧的孩子

我治疗过一位七岁的小孩,他经历了一连串的家庭悲剧。因为这些事件,剩下了他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也濒临崩溃。他身边不乏母亲的亲戚和朋友,他们也努力地想帮助这对母子。身边的人常常赞赏他的早熟,认为在这样的情境中,鼓励他的乖巧是为了他的妈妈好,也是为了他好。但是,后来他开始出现一些行为上的偏差。学校的老师因此建议他见心理师。

我一开始见他的时候,就感受到他的善解人意,但也不以为意,因为每个小孩的性情不同。但是渐渐地,我开始感受到,他似乎会照顾我的情绪。例如,有一次他跟我说他下次不能来,因为大人有事不能带他来。他接着问我,他没来,我会不会有事。乍听之下,似乎没什么问题,但是这样的行为超出了他的年纪,也不符合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因此,在接下来的晤谈中,我问他想要做什么,强调这段时间是属于他的,他可以选择做任何事情。他当时的回答震撼了我,也让我觉得心酸。

「我想要玩,想当个小孩。」他回避我的视线,但是却坚定地回答了我。

大人希望他乖巧,是否是因为大人要面对的事情太多,如果他听话,大人能比较轻松、少担点心呢?接下来的一年里,我负责陪他玩,让他当个小孩。在这过程中,帮助他抒发情绪,找回自己的定位,按照自己的步伐成长。这样的方式,需要的时间较长,身边的人也比较辛苦,因为他不再像之前那般超乎年龄的善解人意。但是这样的方式,才是真正的帮助到他。

「我都是为了你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困难。要做到双方都能接受,如实地利益到小孩,双方必须互相体谅,保持沟通。

 

※笔者为心理师。

※文中故事经过个案同意,为免暴露个案身分,特征、细节及故事,做了些许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