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护持儿童的健康

199911

菲力普.音卡医生(Philip Incao, M.D.);丘树华译

自一九六○年以来,儿童的慢性病增加了三倍,这可能与滥用儿童免疫针有关,令人讶异的是,注射疫苗所压抑的一般性儿童疾病,事实上能增强免疫系统。

保证儿童健康的最佳方法之一是允许他们生病,乍听之下,此观念颇为不可思议,而一般性儿童疾病,像天花、流行性腮腺炎,甚至百日咳等,对儿童免疫功能的发展有关键性的助益。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注射疫苗会直接影响慢性病的产生,诸如皮肤病、耳炎、气喘、肠炎等。

这是一项医学挑战,但自一九二○年以来,许多欧洲医生和一小群美国医生(包括我在内,在过去二十三年来)已经避免注射疫苗,我们所凭据的医学方法叫「人类智慧医学」。

人类智慧医学不认为注射疫苗是一项例行工作,相反的,我们认为注射疫苗相当危险,值得详细检验。总之,我们尝试避免大部分的免疫针,而依赖比较自然的疗法,来帮助孩子对付我们认为是必须且有益的儿童疾病。

儿童期疾病有益免疫系统

为了了解这个观念,我们必须先了解,免疫系统有二种,一种叫体液性的免疫系统,它产生抗体来对制抗原(体内的外来异物),另一种叫细胞间介免疫系统,包括白血球细胞和一种能吞噬抗原的巨噬细胞(macrophage),这些细胞将抗原赶出体外造成皮肤搔痒,喉、肺产生脓与黏液性的分泌物,两者皆是儿童期急性炎症的典型症状。

这两极端的免疫系统有着互恶关系,当体液性的免疫系统过份受到外来的刺激(誓如免疫针或过敏)时,细胞间介的一端就会变得相当懒散,免疫针不会刺激这一端,所以分泌物无从排出体外。

流行性小儿麻痹症(polio)和破伤风(tetanus)不属于此类有益的标准型儿童期疾病,我用「标准型」来影射典型的西方工业国的儿童急性炎症(通常带有皮疹与发烧)。这些疾病也是儿童生长过程的必经一环,与七岁换齿有关。

多年前,奥地利科学家及人类智慧医学的创始者鲁道夫.史丹勒(Rudolf Steiner)即认为,儿童期疾病是儿童期的标准特征,因为儿童的小身体需要这些疾病,现在我们来看看压制这些疾病的后果。

儿童期急性炎症,诸如麻疹、腮腺炎、德国麻疹、水痘、猩红热或百日咳等发展「细胞间介免疫系统」,而注射疫苗使「体液性免疫系统」开始活跃,以上相异点正是关键处,因为正是细胞间介的反应使得儿童长大後不再患这些疾病,所以,实际上提供了更深层的免疫功能。

实行人类智慧学的医生通常相信,儿童期患有急性但有限度的炎症可防止成人期更严重、长期性的慢性病,不患这些儿童期疾病(由于注射多种疫苗)会导致成年期更多的健康问题,同样的,用抗生素来压制儿童期疾病而不帮助细胞间介免疫系统来排除疾病(以皮疹或分泌物的方式),也会造成同样的后果。

传统医学刊物上的最新研究现已证实了这一看法,在一九九七年初,一群英国医生曾在《科学》上刊登以下论调,「儿童期的传染病能预防气喘病」,也就是说,这些传染病有建立一般免疫功能的目的。

英国医生注意到气喘病例在西方国家自一九七七年来增加了二倍,而在美国,百分三十三的小儿科紧急病房都与气喘病有关。而气喘病例的增加好像与呼吸系统传染病的压制与缺乏更有直接关系,而与一般所认为的空气污染无关。

在高度污染的欧洲城市,抗生素与注射疫苗的使用低于美国,其气喘病例也低于美国相当的城市,相反的,在Tucson、Arizona,尽管空气干燥,缺乏刺激物(譬如尘埃),气喘的病率与美国其他地方相同。

《科学》刊物的医生认为,像肺结核、白日咳的疾病会永久性地改变孩童的免疫系统,以至于一生免患气喘病,当然,他们并不是说孩子应患结核病,而是认为体液性的免疫系统必须受到细胞间介免疫功能的制衡,这种制衡作用最好在小儿传染病时产生。

当孩子经过了一段激烈但短期的肺感染时,他的细胞间介免疫系统便得到了必须的运作,要不然,体液性的免疫系统不能得到制衡,而变得反应过度,对无害的花粉和灰尘也起反应,最后导致气喘病。

(下期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