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揭开自闭症与普遍性发育障碍之谜(下)

2007年05月

一位母亲的研究及康复的故事 

陈滢

擒贼擒王突破性的科学研究

前面提到凯玲的先生艾伦是位绝顶聪明的科学家,他在强生与强生实验室担任资深研究员的工作,对于小麦尔斯的病情从头到尾都是以严谨的科学专业态度来看待,也对凯玲接触另类疗法抱以开放审慎的心情尊重太太的选择;在自己的实验室,他更与多方面接触到的研究员一起做自闭症的研究。一天他回来给了凯玲一个神秘的表情,说:「我想我们找到一种东西,一种真的很奇怪的东西。」

凯玲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可能找到答案的蛛丝马迹,原来艾伦与他的助理收集当地自闭症儿童与他们手足或正常孩子的尿液一起做实验。结果证实英国研究员薛陶克等人的发现,自闭孩子的尿液里确实有前述两种分别由面筋及牛奶酪蛋白分解的缩胺酸,此二者具有吗啡的药效。然而藉由艾伦实验室世界顶级科学仪器的分析,还有第三种令人大吃一惊的物质 — 得吗啡(dermorphin)跑出来,一种只会出现在一种毒镖青蛙(poison dart frog)身上的迷幻物质。

南美原住民的部落祭师将毒镖青蛙放在火上,使青蛙产生毒液,然后挤出来抹在伤口上,就会产生迷幻境界达几个小时。而在迷幻药效过后,祭师会拉肚子拉得很惨。令人大惑不解的是这种强烈的神经干扰物质,怎么会跑到自闭孩童的尿液中呢?对饮食介入反应良好,行为也回复正常如麦尔斯的自闭症小孩,经过一段时间后尿里也不再出现得吗啡;而有些尽管不再吃含有面筋和乳制品,学习和行为却没有太多改进的小孩,尿里的面筋缩胺酸和酪蛋白缩胺酸虽都消失了,但是得吗啡却还是大量的存在。

凯玲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小孩在自闭症状最明显的时候会不停的腹泻,而有些小孩饮食介入很久了却仍有自闭的症状,看来这种得吗啡是导致腹泻和自闭症状的主因。在和大学时代的教授吃晚餐时,她得到教授的启发,原来这种世上少见的神经迷幻物质不是来自人体,极有可能来自鰴菌的感染。这个与萧威廉医师在自闭孩童与精神分裂的成人里发现大量不正常的鰴菌代谢物不谋而合(请参考上期杂志)。问题是这种迷幻物质如何跑到大脑去的,难道是肠漏症的关系?为什么肠漏症忽然多了起来呢?

同年凯玲参加了『战胜自闭症』年会时听到一场颠覆主流的演讲。演讲者是当时英国最有前途的肠胃外科安德鲁。卫克菲德医生(Dr. Andrew Wakefield)。他提到有一组自闭症孩童经过长期的腹泻,结直肠内视镜检查发现他们的结肠有淋巴结增生及病变,而这些孩童的发病期正与他们接受麻疹、腮腺炎及德国麻疹三合一(MMR)疫苗同期。进一步追查下,他更在这些病童的小肠内发现含有麻疹的抗原,经由DNA证实为麻疹病毒,因此他认为晚发病型(一岁以后发病)自闭症与MMR三合一疫苗有关,而且是一种肠胃病,命名为『自闭性肠炎(Autistic Entrocolitis)』。

凯玲脑海飞快地回顾麦尔斯发病前后与疫苗注射的关联性。她回忆麦尔斯从出生四个月就对疫苗注射出现异常反应,但是直到十五个月再注射MMR疫苗后的十一天出现抽筋,三个星期发病。他与卫克菲德医师所研究的一组自闭症儿童有许多相似处,比如:父母或家族有过敏及自体免疫病、长期使用抗生素、长期耳朵感染、长期腹泻、早期接受许多疫苗注射。

她与艾伦进一步与卫克菲德医师联系合作,他们也将麦尔斯送去做肠内镜检查。凯玲真是位细心的母亲,她连检查肠内镜必喝的显视钡剂是否含有麦子都问得一清二楚,当然也被她抓出来而改用纯钡剂加不含牛奶的浆类代替。结果显示麦尔斯的结肠终尾有一些小节结,肿胀处中间有一个粉红色的疱疹,它们排列起来像花枝的触手中的吸盘(我猜也许就是在肠子里发麻疹)。

艾伦在1998年的『战胜自闭症』年会提出他的得吗啡研究结果,发现自闭症儿童缺少一种酵素叫CD-26(又称DPP-IV),这种酵素是活化T淋巴球所必须的,而且主要功能之一就是分解酪吗啡。他的论文发表于1999年。

卫克菲德就没那么好运,他1998年发表的论文引起了如海啸的震撼,负面攻击排山倒海地一波波冲向他来。虽然他在同一年被英国皇家病理科学院颁为院士(相当于中研院院士)殊荣,但在同一年被迫辞职,令人敬佩的是他对自闭孩童的使命感没有让他在这场革命性的真理探索中却步。他在2005年受邀到美国卡内基美仑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演讲,主题是:灵魂的宝座 — 流行性自闭症的病因(The Seat of the Soul; The Origins of the Autism Epidemic)。

其中他提到主流医界对自闭症的误解从历史面谈到现实面,误判自闭症不是流行性的(即使现今每 166 个小孩就有一个是自闭症的统计数据);与肠胃无关(肠胃病在自闭症儿童本来就有而被忽略); 肠胃与脑子无关联(喝酒会醉不是关联?);最近几年由他引爆的自闭症与疫苗有关纯属巧合(得证明没有连结以还疫苗清白)和疫苗中的含汞防腐剂无关(汞的毒性人尽皆知,难道不能避免?)。

卫克菲德特别注重父母的观察和疾病史,他建议现场的年轻医师们一定要多聆听父母的描述,不可以自以为懂得比病人父母多而错失诊断与治疗。他将许多父母的观察及病因历史,综合出最被医师忽略的几点:孩子一岁前一直正常发展(医生:小孩原本就不太正常);小孩施打疫苗后有反应,开始退步成自闭(医生:自闭与疫苗没关联);小孩腹泻或便秘(自闭小孩本来就有)并伴有神经发展方面的异常,比如:不敢上楼梯,腹痛引起的怪异姿势;小孩长期有上呼吸道感染或耳朵感染,也因此长期使用抗生素。

他对上述几个问题一一举出近几年由世界各地科学家所做的实验证据,例如:

  • 肠内淋巴结肿胀及增生(会引起疼痛)、免疫发炎细胞增多、肠内壁受损现象与自体免疫发展很像,肠内致病性细菌过多导致腹泻与便秘等病理现象,经由病理学界定名为自闭性肠炎。

 

  • 自闭症儿童有相当高的发炎前导物质如:TNFalpha(Tumor Necrosis Factor alpha producing cell)、干扰素gamma(IFN-r);反而抗发炎物质下降Interleukin-10;在基因方面与胃肠类自体免疫疾病像是:celiac disease、Crohn’s disease 等有相似处。依据此项研究,证实自闭症基本是原发性肠胃发炎疾病。

 

  • 为了找出病因,许多科研以各种不同的病毒抗原来筛选。爱尔兰的欧梨瑞教授(Professor John O’leary)发现 82 % 自闭症儿童的肠子含有来自麻疹的蛋白质及核醣体,而正常小孩则无。犹他大学医学院的辛教授(Dr. Singh)的论文显示自闭孩童有高值(titer)的麻疹抗体;加大戴维斯分校的艾虚伍博士(Dr. Paul Ashwood)则发现自闭症儿童普遍的对抗病毒免疫力都低,然而对抗麻疹及德国麻疹则有异常高的抗体值。

 

  • 比较麻疹发病的免疫反应,自闭孩童的免疫球蛋白同样显示被抑制的现象。牛津大学的艾培医师(Dr. Appay)发现,抗病毒的 T 淋巴球虽然被活化却毫无作用,无法排出病毒,於是身体便制造过多的杀手淋巴球,这都显示自闭症是一种长期的病毒感染与慢性的免疫功能被活化的机制。

 

  • 疫苗的制造因不同种病毒而有不同的反应,有一种牌子的麻疹疫苗和自闭症复原的程度有很大的关联,显示这些复原很慢的孩子仍有麻疹病毒。

 

  • 疫苗中的含汞防腐剂也被证实会抑制免疫机能,而且会引发实验老鼠自体免疫机能的活化,美国婴儿因为注射疫苗,体内的含汞量已高到超过国家安全标准,汞毒可以累积,不易从体内排出。

 

  • 自闭儿童的脑中的免疫组织则有活化现象显示有神经元受损,脊髓液有特别高的淋巴球发炎物质IFN-r,这个物质来自发炎的小肠。这个发现与Celiac disease 病人症状有多处重叠,比如:自闭行为、幻觉、周边神经炎、癫痫、脑钙化等,都为原发性肠炎导致次发性脑病变提供理论基础。

卫克菲德医生的理论似乎为自闭症的其中一种亚群提供了一个可以探讨的方向,因此激起了世界各地的科学家群起而研究之,也让肠胃系统及免疫系统在自闭症孩童体内异常的问题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至少为许多晚发病的病例提供康复的希望 — 越早治疗则恢复的程度就越大。此外他还提出了一个看法,就是小儿疫苗注射计划施行应该有更好的安全阀门,应先确定麻疹疫苗的安全性,而不是为了方便,一味的与其他两种或多种疫苗一起施打,造成先天免疫机能不全的婴儿出现自闭症的后遗症。

对凯玲而言,卫克菲德医生是拼凑图中最重要的一片,因为他的研究,凯玲找到麦尔斯及类似麦尔斯病例的原因,一切都串联起来了。家族有过敏或自体免疫病史,母亲接受多重的麻疹疫苗(因为一直未显现足够的抗体值,而被施打多次疫苗,有一次甚至在生完小麦尔斯的第二天),小孩易感中耳炎或感冒,多次接受抗生素治疗,对牛奶及面筋或龙葵属类植物过敏,对疫苗注射有反应,不必想结果也会让人头皮发麻。同样地类似麦尔斯的病例也可以得到类似的康复过程,因此饮食介入就非常重要了。

凯玲的故事在麦尔斯完全正常后就应该讲完,但是她对全天下自闭症儿童的使命感使她愿意贡献在饮食介入方面的经验,她与另一位先锋妈妈丽沙。(Lisa S. Lewis)成立了『自闭症饮食介入互联网(Autism Network for Dietary Intervention — ANDI)』继续为自闭家庭提供支持。

後话

鉴于更多自闭症病例的出现,我们希望从不同的角度对这个新世纪的流行病及受害家庭投以更多的关怀,提供不同的介入以及最新的科学资讯,俾使自闭症儿童早日康复,所造成的家庭悲剧减到最少,这是我们选择凯玲的故事的原因。

虽然日渐增多反对施打疫苗的呼声越来越高,然而不论疫苗的论战是否有结果,我们要在此呼吁有关当局应该实施疫苗筛选机制,将免疫机能低落、母亲施打多次MMR疫苗所生的小孩、对牛乳过敏的小孩(麦尔斯完全缺乏消化牛乳所需的乳酸)、长期服用抗生素的小孩、施打疫苗有副作用的小孩,以及有家族过敏史、自体免疫史的小孩筛出来,更避免在两岁以前施打疫苗,等到更大的五、六岁後免疫力得到发展后才施打。建议父母们,如果您认为或怀疑小孩有任何的免疫功能低下的问题,比如常感冒、腹泻、或中耳炎、过敏等病,应该严格慎重考虑是否延后施打疫苗(假设您还相信疫苗的话)。

而在自闭症医疗方面,我们建议做过敏、免疫机能、肠内镜检查及尿液类吗啡测试,越早施行饮食介入、行为疗法、自然疗法及医治鰴菌和病毒越好。凯玲的儿子自闭现象出现只有四个月时,她就开始积极采用饮食介入和其他帮助,然而她却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才将自闭症状完全逆转,由此可见还是要提早注意孩子的发展,否则一再拖延过了黄金时间,病症就很难逆转。凯玲还提到有一个例子,一位小女孩对饮食介入疗法只有有限的反应,自闭情况仍然继续,但是妈妈采用顺势疗法的美洲保健茶(Ojibwa Tea of Life),竟然得到很大的进展,自闭行为得以逆转。如果从我们所了解的美洲保健茶对癌症病人的疗效来看,不难理解其中的原理 — 它能强化身体的免疫系统。父母保持开放的心灵,不放弃任何一个可能性,是对自闭儿最好的医疗。愿所有自闭儿童得到康复,愿自闭家庭早日康复。

 

有用资源:

  • 饮食介入互联网ANDI(Autism Network for Dietary Intervention) — P.O. Box 17711, Rochester, NY 14617-0711 (Fax): 609-737-8453 www.AutismNDI.com
  • 自闭症研究组织ARI(Autism Research Institute) – 由润蓝医生所创,每年举办『战胜自闭症(Defeat Autism Now!-DAN!)』年会,有许多给父母的资讯。

4182 Adams Avenue, San Diego, CA 92116

www.AutismResearchInstitute.com

  • The Great Plains Laboratory – 由萧威廉医师所主持,提供尿液类吗啡检查

9335 West 75th St., Overland Park, KS 66204 Tel:913-341-8949

www.greatplainslaboratory.com

  • 美洲保健茶可以在琉璃光购买

 

参考资料:

  • 揭开自闭症与普遍性发育障碍之谜 — 一位母亲的研究及康复的故事

Unraveling the Mystery of Autism and Pervasive Developmental Disorder – A Mother’s Story of Research and Recovery by Karyn Seroussi, Simon Schuster published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