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揭露微波与无线电频波的辐射伤害

200208

辛蒂塞居(Cindy Sage)著 陈滢 译

 

无线电波辐射(RFR – Radiofrequency radiation)对人体的生理活动有害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现代整个环境的辐射也有危险性吗?答案也是肯定的。它们是如何作用的?危害到什么程度?这篇文章将简短地介绍我们已知(及未知)的无线电波辐射。

 

研究显示有关无线电波辐射所产生的生物效应包括:改变细胞膜的功能、使钙的新陈代谢及细胞间的信息传递造成重大改变、使细胞增生(Cell Proliferation)、活化原始致癌物质(Activation of proto-oncogenes)、活化热冲击蛋白质(Heat Shock Protein) – 就像没有发生烫伤而有烫伤反应,以及细胞死亡。科学文献记载无线电波辐射会造成去氧核糖核酸(DNA)断裂、染色体异常、自由基产量增加、细胞紧张(Cell Stress)、提早老化;改变脑部功能的变化有:记忆力衰退、学习能力减弱、头痛及眩晕、睡眠障碍、神经性退化、褪黑激素分泌减少及癌症。这些目前发生於科学界实质的变革,主要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实验研究,可以在活组织中测量到非热性或低强度的无线电波辐射,而且达到界定清楚的生物效应。

 

现代社会中发展最快的环境污染可能是包括无线电波辐射在内的电磁场(EMF)染污。由于无线电话、手提行动电话、呼叫器的使用及社区内为传递无线电波所架设的天线等,民众暴露于电磁辐射的程度(无线电波及微波)在世界各地正以等比指数的速度增加。行动电话的辐射之强,足以对脑内的去氧核糖核酸(DNA)造成伤害而无法修补。这并非其产生的热能造成损害,而是因为暴露于非热性的无线电波辐射(Non-thermal levels of Radiofrequency radiation),明显地干扰身体脑部、头颅、耳部及脑神经、脖子及脸部等神经系统的正常运作。

 

虽然行动电话的低使用率(每个月几小时)尚未显示与脑瘤的增加有关,但是科学界也没有对高使用者比如:常出差旅行的人、房地产经纪及医师等,以群体的方式来研究,因此目前媒体有关莫斯凯(Muscat study)研究的报导,给行动电话使用者的安全保证是错误的保证。莫斯凯的研究只是对低使用者(每月少于一小时)与高使用者(每月超过十小时)的比较,反而模糊每月使用1000分钟或2000分钟甚至2500分钟的更高使用者的影响。

 

然而这个研究也指出,高使用者得到神经上皮细胞瘤(Neuropithelial tumors)的机率是低使用者的两倍;最近并有报导显示手机使用者的眼色素层黑素瘤(uveal melanoma)的罹患率增加三倍。第一个发现癌症与无线电话的使用有关连的案例是在瑞典,他们发现使用手机会导致血管肉瘤(angiosarcoma)的发展。有些肿瘤专家及脑癌外科医师也指出,他们所切除的脑瘤部位在高使用者中与手机天线排成直线;并且与使用手机最多的头部同一边。尽管美国媒体对无线电波辐射妨碍健康的报导相当地沉默,但在西欧国家,澳洲、以色列、苏俄及中国却非如此。

 

慢性、长期性地暴露于无线天线的低度无线电波辐射之下,也和上述所说的生物效应,特别是和免疫系统、精神智力功能、睡眠干扰及去氧核糖核酸有关。这里所指的暴露度是指每平方公分0.1至10或20微瓦特(在空气中所测量的能量密度)而言。另一种测量方法叫体内特定吸收率SAR(Specific Absorption Rate),是用来测量不同组织所吸收的无线电波辐射量。有报导指出全身暴露在行动电话的电波频率之下,低至每公斤0.0024瓦特的特定吸收率已足以严重干扰身体的运作(本例指去氧核糖核酸的损坏及修补功能)。

 

人类长期地、累积性地大量暴露在日益增加的无线电波下,是史无前例的。这样的情况在一百五十年前根本不存在。地球上生命的进化来自於自然界中的闪电,以一闪即逝、少量的暴露在无线电波下的方式进行。而我们现代却在制造高出于1012倍的非离子辐射穿插于自然界。虽然在其安全性或危险性方面尚未提出结论性的科学证据,但是越来越多的科学报导指出其所造成的生物效应及对健康的损害,若非绝对必然但有可能。暴露于无线电波辐射下所产生的生物效应,这些实验结果已证据确凿无庸置疑,更有证据指出,在长期累积性地暴露下,其对健康的损害将更严重。即使目前科学界在长期累积效应方面尚无完整的研究,但已有报告显示:长期性暴露于低剂量的辐射会导致永久性的健康损害。

 

公共政策及安全原则

由於科学界在安全性上尚未有定论,在公共政策的制定方面,虽有进展,但速度远不及行动电话的成长率。在我们确定其对健康的危险性以前,全球行动电话的基本设施早已架构好了!基于其对大众健康可能有危险 – 不论是致癌或其他有害的生物效应,公卫人士积极地敦促政府制定保守的政策。即使对某些人危险性很低微(尚未具体的证明),基于全世界这么多人所面临的危险,如何制定安全政策相当重要。美国政府在无线电波或微波辐射对健康的影响方面,没有系统性地监控。最近无线电话工业界被要求提供消费者SAR(特殊吸收率或测量脑部从行动电话所吸收的能量)。但是业者为了防范消费者比较型号之间的安全性,故意不将SAR贴于盒面,而只藏在盒内。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通融允许如此,认为业者已依从其政令提供有意义之资讯给大众。

 

美国政府对行动电话有所谓「售后监控」(de facto policy)实际的政策 – 就是行动电话可以先对大众销售,或许用了几年后也许会有专家研究其对健康影响的特性。简言之,我们都成了实验白老鼠。「售后监控」实在无法保护目前的消费者。此外美国政府也无经费从事有关无线电波辐射的研究,因此有关行动电话对大众健康的影响也无法有系统性的了解。

 

有关非热性无线电波 / 微波辐射健康效应等科学证据的重要

有关电磁效应在生物体内的生理作用,科学界还只是在初步了解其物理、量子力学性的基础阶段,贫乏的资讯很难保护或告知大众,无限制地依赖这种新科技会有什么影响。尽管这些发明带给美国社会种种的方便及好处,包括:电子通讯、网路的发明所创造的无限商机与利益;我们仍要对某些不速而至的坏处提高警觉。

 

无线电波辐射在生物体内引起的生物效应,科学证据比比皆是,涵盖范围小至原子(钙)和分子(去氧核糖核酸或细胞的基因密码),大至人类或其他的哺乳动物。近五十年来,对各种不同频率的电磁波所做的生物效应实验,可以在各种生物如老鼠、甚至人类身上重复印证。然而仍需学术界各学科的整合研究与整个科学知识成熟后,我们才能了解无线电波辐射所产生的生物、化学、物理等方面的连锁反应。疾病不应是这些研究的顶点。当我们掌握了身体是如何地接收、处理及反应含有无线电波或微波能量等复杂微细的讯息,有关无线电波辐射治疗在医疗及健康的应用上,也可能是潜能无限。

 

电敏感(Electrosensitivity)及电紧张(Electro-Stress)的症状

环境疾病有时亦称电紧张或高科技紧张(technostress)、电敏感或电过敏(electric allergy)。病人可能抱怨一些轻微的困扰,或表现完全没有活力。若暴露在电磁场或无线电波辐射之下,睡眠、工作及生活作息会受到干扰。医生将会听到病人哪些症状呢?最常见的抱怨有:头痛、眩晕及恶心;健忘、混淆、慌乱和空间方位的迷失(Spatial Disorientation);眼睛疼痛及灼热感、焦渴或口干舌燥,喝再多水也无法解渴;耳鸣(tinnitus或一直听到类似车子的噪音);心率不整及心悸亢进(Palpitations)(紧张抖动的感觉);疲劳或疲倦;失眠及睡不安宁;皮肤起红疹、脸及颈部有像被阳光晒伤般的红肿;脸部及四肢有灼伤或刺痛感;及对光敏感。

 

病人只要离开电磁场或无线电波的辐射源,症状很快就得到改善,尤其是电脑、日光灯、变压器、无线天线、手机、无线电话(cordless phones)、电器、高速公路区、变电所、高压电缆、机场、军事基地及雷达站等这些是高量电磁场及无线电波、微波辐射的来源。若病人回到原来的辐射源环境,症状马上又出现。长期下来,身体的敏感度随时间而增强,对越来越小量的电磁场或无线电波辐射过敏。

 

由于医学界对这些症状是否归于综合病征没有定论,治疗程序也无法建立。许多病人报告说,对治这些症状最好的方法,就是减少电磁场/无线电波辐射的暴露率。因职业性暴露而导致的慢性症状通常无法治疗,除非改变工作环境。有些研究人员发现,在细胞实验中,抗氧化剂可以阻碍或排除无线电波的辐射效应(可能是其使无线电波辐射所形成的自由基破坏作用减少或舒缓细胞紧张的关系)。

 

一些实用的建议

以家中使用的无线电话比较行动电话如何?

在家里所使用的无线电话,其所含的无线电波辐射是比行动电话低得多;但仍会产生无线电波辐射,而一般老式的连线电话则无。若要连续使用,尤其对儿童而言,用连线电话好过无线电话,又好过手提行动电话。

 

一边开车一边打行动电话如何?

在开车时又打行动电话,意外肇事率会增加四倍(百分之四百的危险性),相当于酒醉驾车。这可能是因为注意力被转移,以及行动电话所放出的无线电波辐射,对驾驶的脑部、眼睛及身体产生生理影响所致。

 

儿童是否有更高的危险性?

有可能。因为小孩正在成长,他们的细胞转换比大人快。许多研究高压电缆与癌症关联性的报告指出,儿童对长期性暴露於低量的电磁场特别敏感,最终形成白血病来反应。现在市面上所销售的儿童行动电话,上面有不同按钮可以联络爸妈,这种产品最糟糕。

 

二手辐射

如果你坐在或站在一个正在使用行动电话的人旁边,要小心你是否在离他几尺的辐射范围内。假如你在车内使用行动电话,你的乘客以及车后座的小孩是在行动电话的辐射范围内。强迫性地暴露于无线电波辐射,也应如二手烟一样被排斥。在别的国家如日本,就有行动电话干扰器,用来阻断行动电话的传送,在餐馆、戏院及地铁内使用相当普遍,可以涵盖很广的范围。

 

行动电话发射台架设在邻里内如何?

在住宅区、学校、教堂附近架设天线,实在令人忧虑。这些无线天线让人们强迫性地接受长期的无线电波辐射。已知有生物活性的低剂量无线电波辐射,跟细胞增殖及去氧核糖核酸的损坏很有关联。很不幸地,地方政府机构对这些天线的架设方式与区域,毫不考虑其对健康及安全的影响。联邦通讯管理局(FCC)是无线电波辐射的主管单位;目前其所设的标准是每平方公分1000微瓦(1000uW/cm2)。但是科学实验显示每平方公分0.01到100微瓦的范围内,就会对健康造成损害。在外国,政府对大众接受辐射的强度限制在0.1微瓦内,就是鉴于非热性无线电波辐射对健康有潜在的危险。

 

科学家们及公共政策研究学者对无线电波辐射的看法如何?

十六位在生物电磁场方面具有世界级领导地位的研究学者,在一九九八年十月的维也纳会议发表共同声明。声明指出,科学界一致同意低强度无线电波辐射具有生物效应;而目前科学的知识不足以设定可靠的辐射暴露标准。换句话说,没有所谓的安全标准可言。声明也要求社会大众参与制定设限政策,并劝告工业界应公开有关通讯设备电磁场辐射的资讯,以供大众参考以避免电磁场的干扰。

 

而二千年六月的萨斯堡决议案亦为国际行动电话塔台设立会议所沿用,禁止任何一个塔台的设立发射每平方公分高于0.1微瓦。这样可以减低大众辐射暴露到每平方公分0.1微瓦以下。这也是考虑到非热性无线电波辐射的生物效应及健康影响而作的限制。

 

我们什么时候需要制定保护公众的政策?

关於电磁场、无线电频率、微波辐射与低剂量的暴露,所引起的健康损害上而制定的公众保护政策,基于两项关键领域。首先就是科学证据的矛头已指向无线电波或电磁波与疾病有关联;科学证据需要以简单、明了且准确的方式呈现给决策人士。

 

其次如何判断这些证据,足够到采取过度性亦或永久性的公共卫生政策以降低危险,要加以界定。不应该把达成结论性的科学证据或暗或明地当成必要条件;而不采取行动限制大众暴露于无线通讯的无线电波或微波辐射。站在全世界人类公共健康的潜伏危机角度看,即使是只有一点点健康危机出现,临时性的公卫措施也应随之相对地采取行动,因为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显示低度辐射暴露对健康确实有损害。

 

若需进一步的资料索取,请洽 Sage Associates at sage@silcom.com 或上网查询Sageassociates.net。若索取有关无线电波辐射的健康研究的专业报告,将酌收印刷工本费及运费。另可查询Sage Associates 在英国与苏格兰国会的听证报告。

 

辛蒂塞居是位于加州蒙特西妥一间环境顾问公司Sage Associates 的负责人。自一九八二年以来,她就以土地规划顾问及公共政策研究员的身分,涉及电磁场的相关问题。她的公司专长於土地规划使用,以电磁场的电脑模拟来预测电磁场的隔离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