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改造基因对环境上重重危机

200002

取材自www.sage.intl.org 廖珮如译

基因改造如何瓦解我们的生态系统:

长远来看,基因改造的科学家们正在为我们的大环境製造一个无法测知的险境,结局很有可能是没有回头路或失去掌控的情况。几百万年来,大地所有的动、植物都在这个错综複杂的生态网下交织演化,突然间,介入了基因改造不依循自然法则的干扰,将严重破坏整个生态圈的平衡。很多科学家担心其中可能发生的突变、再生或大批迁移,新基因也会将其独特的属性转给其他物种。这类例子已意外地发生数起,如此,引发基因紊乱的後果,将是不可收拾的。

儘管专家宣称,人工移植的基因与其他的物种间不会彼此传递;它,还是发生了。为了使用更多化学药品来除农害,芥菜子於是被植入改造的基因,以加强其对除草剂的抵抗能力,而这些基因已传给同科的其他野草,野草过度蔓生,再也无法为人们所控制时,就会出现遍地荒烟蔓草的惨景。拥护基因改造的人声明过,相同物种间的基因互递并不会发生;而不同物种间的转换也曾被注意过。做了记号的向日葵改造基因侵入野生向日葵的生长地,并顽强地续存在其中;还有,草莓园五十公尺内生长的野草莓里,半数以上的野生植物含有刻有记号的人工培植基因。这种种的基因传递,以往都认为是不可能的。

有些科学家担心,基因改造农作物的基因,即使是零星地传递到野生植物身上,都可能造成毁灭性的结果。少到甚至是百分之一以内的基因传播,十年内因为「超级野草」,我们即可能面临中规模至大规模的灾难。因为太多「创新」的人工基因被释放到我们这个生态界来。

生态的不平衡骨牌效应

科学家也忧虑结果不明的基因改造可能改变土壤内细菌、昆蟲、植物和动物间生态上实质的相互关係,如此,不仅危害野生物种及其栖息地,也连带地破坏生态本身。这类型的骨牌效应已有例子发生,由这些实例看来,进一步对环境不在意的基因修改,对全球未来的农业及食粮供给将是一大威胁。

普及的高科技农耕方式及其对大地恶劣影响的完整记录都可为基因改造再加上一笔。在一个封闭型的实验里,研发来帮助乙醇产量的基因改造细菌,它的残留物意外地使土壤变得十分贫瘠;新的玉米种上後,长到叁寸随即枯萎;(23)基因改造生物体被释出後,若是发生了难以测知的麻烦,那麽,蜂、鸟及风都可能将这些种子(及麻烦)带入邻近的园地里,已知的,在澳洲一个被培育来削减兔子繁衍的非基因改造滤过性病毒,最近从一个监督下的检疫研究机构漏逸出来,如野火般地蔓延在野兔群中,引起了许多不妙的结果。有些基因改造的生物可以惹出同样的祸害,酿成惨剧(研发基因改造过滤性病毒的本意是希望普及释出後,得以控制野兔的群数)。突变的种子、细菌及病毒皆可伴随国际旅遊或贸易运输而飘洋过海,形成新的不适的物种(这种造成伤害性的转移已发生在很多一般的物种身上;而基因改造的生物可能更以巨型的複合方式呈现)。

最近,英国一个有关雌性瓢蟲的温室实验内发现,它们在吃下蚜蟲後,生命期缩减了一半,这些蚜蟲都是以基因改造的马铃薯餵食,瓢蟲下蛋的数量也少了百分之叁十。马铃薯基因改造是希望其能自身产生杀蟲剂以防蚜蟲的侵犯,就某个程度而言是成功了,可是,大量的杀蟲剂也残留在马铃薯自身上。瓢蟲的寿命和繁衍能力都急剧下降,这表示至少要有双倍数量的瓢蟲来吃剩下的蚜蟲才能维持平衡——这造成了很难收拾的状况。这类负面性的结果没有一个能事前被预知,遑论其他发生在植物、昆蟲及土壤间更微妙的变化,尚未被人察觉,所以,即使是区域性的生态系统,要监督数不清的生物实体及其间交织的相互关係,其实是不可能的。

因为无法预知後果,而知道後必然为时已晚。政府和研究机构有责任制定最高的安全措施。隔离检疫有必要长期严格地监督和测试。

基因改造棉花无法控制蟲害农民大量伤财

去年卖给农人,保證可以控制蟲害的基因改造棉花的花粉,被一袋袋地由德州倾入到乔治亚州的农田里,收成时,许多专吃棉实的蛾幼蟲仍然残存在棉花里,农人只得花更多钱,灑更多药。另外,因为蛾幼蟲的逃逸,由蒙山多生物工学公司提出的一项抗蟲害计画,也让人提出质疑,这计画是用来阻止已有抵抗力的蛾幼蟲的繁衍。

多年下来,蛾的幼蟲对杀蟲剂已产生抗体,农人喷灑愈多就愈让植物、土壤及水源冒著愈受毒害的危险。基因改造棉花原意欲使植物抵抗蟲害而降低杀蟲剂量的使用;然而,这方法失败了。所使用的化学产品还是以往那麽多,有些农人面临五十到一百万美元的损失,在错综複杂的生态圈里,基因资讯的纷乱加上物种间基因互递潜能的已知现象,使得基因改造棉花的远程结果还是个未知数。因此,会造成培养和食物网链的可能分裂,且不易再追溯来龙去脉。所以,基因改造棉花的问世,是不科学且不负责任的。

增加杀蟲剂的使用或基因改造食物,都不能解决农业上的蟲害问题。

基因改造这项新科技在售予农人之际,其危险性并未被据实以告,反而被误引入是帮助他们农业产量的迷思里。对基因改造及其他农耕高科技无必要的过度强调,实在令人扼腕。有很多现成且安全得多的农作方式是足以餵养全球的人类。

二十世纪以来,如果有一件我们应该学到的教训,那就是,很多科技,不管被宣称得如何有用,是会招来反作用,引发危险的。如没有人愿意在居家附近遭受核能污染及存放废料、臭氧层的枯竭、酸雨、数不清的现代医药的危害、工厂及汽车的废气等,林林总总,在个体上导致免疫系统的瓦解,大体上则严重地衰化整个生态界。每次,总要花上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光,才能严肃地处理危急状况。而结果通常是很惨痛的。这一刻,我们一定要学会,对知识的使用和科技的运用,必须慎重地做选择。

这些年来,更多国家的人民可以更容易地接触新发明的每项科技,兹引用DDT杀蟲剂这个好例子来说明。DDT问世之初,的确振奋人心;可是,现在已被美国及其他工业化国家禁用,然而,它仍在美国(或美国在海外的公司)及其他国家製造,并销售尚在广泛使用中的其他国家;更极端的例子是危险的核能和生化武器(其中有些是基因改造的),目前已知是操纵在一些不稳定的国家手中。

统计上来说,即使是谨慎的研究人员,对於基因改造更广泛的接触,还是会增加错误的机会。更别提那些缺乏全面教育、不够小心的科学家们或心怀他图的野心家了,这项科技普及之後,将带给全世界非常危险的局面。

目前为止,任何问世的科技都没有基因改造的危害来得大。所谓的安全测试,永远不会合於规格。因为生物体一旦释出外界,即不可能再被召回。而後果将无止无境地蔓开。现在若不采取行动,很快地,我们实质上就会吃进基因改造的食物。农人和消费者的收成就会是一堆恶果。

有此必要吗?

没有必要冒著基因改造对人类可能造成灾变的危险,我们透过有系统的管理,已有能力供给全球人口足够的粮食。和以往一样以商业性和政治性动机为主,罔顾基因改造食物的潜在危险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後果。

过去这麽多农耕策略造成的损害应让我们警觉到激烈干扰大自然的危害性。只顾汲取大地各种养分却不返加回去的密集农耕法,包括人工混种植物和杀蟲剂的使用,已破坏到大众的健康和整个大环境。导致的结果是,蔓延中的世界性营养失调和多元化生态减损。根据英国皇家环境污染委员会的调查,上列各项因素複合算计後,全世界的土壤,仅在这个世纪里就已流失了十分之一,这是因为大型的农作方式不但不够我们温饱,也违反自然法则,它也是过度倚靠这项密集技术国家(如美国)的一项大难题。

和所有其他已失败的科技一样,基因改造也暂时令人兴奋、刺激,然而它的危险是远甚其他的,它只会恶化环境,不会使它变好。今日我们所倚赖的农业不能靠它来维持未来数代的人口,基因改造更加速现代农业对高科技的依赖,长期下来,不自然的运作方式会破坏农人的经营及大地生衍万物的能力。

化学界、生物工业界及一些医药界要我们相信我们时刻在与大自然抗争,这信念和态度是不需要的。我们已学到「寻求各式途径,配合大自然的法则,和谐地与大地运作」,这不但合情合理,且让我们收穫更丰盛,我们应做的是,领受大自然所给予的,并有效地运用它们,而不是为了极小的利益而极力打击大的生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