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救你一命,救我一命 – 专访 Ann Coombs

雷久南

199511

加拿大Ann Coombs女士在十五年前罹患恶性皮肤癌并扩散到骨头,医生告诉她只剩三个月的生命,当时她忙碌的生活(服装顾问兼电视节目主持人)因此突然中断。在等待死亡时,她偶然接触到佛法,并间接由朋友处得到一尼泊尔高僧所教的延命方法 – 放生,她积极地去实践,每天救一百条命,三个月后她完全康复,七年前我曾和她通过电话确定这些事实,当时她还告诉我,三个月前癌又复发在她左乳部,她又积极放生,又再次康复了。

现在她仍然健康,工作内容则与生病前不同,而和企业界有密切关系,她经常到世界各地演讲,邀请她的企业是国际知名的Panasonic、America Express等大公司。她推测未来商业的改变、领导者角色的改变及慈悲心在企业界的运用,她也说到科技对人际关系、人的心识和工作环境的影响,当然也提到北美洲社会的浪费和对地球的迫害,以下是我们的对谈。

企业界请你演讲的动机是什么?

我在教导大众媒体相关的专业经验和公信度。我的公司有一部门是在协助公司解决问题、增加利润,这已有五年的成果,我们一方面帮助企业界增加盈余,一方面教导他们慈悲心的运用。

你提起你的生活上有两个转捩点?

第一个是健康的转捩点,也就是依这一位高僧的指点,放生而恢复健康。

不少人想知道你是如何去实行的,在美国不容易找到活的动物去放生?

只要有心就有办法,我住在温哥华海边,所以由海鲜市场我可以买到活的牡蛎、螃蟹等,我将它们放回海里,为它们的重生而祝福,我并没有特别的仪式,只是祈祷它们能存活,一方面救它们,一方面也救自己,每次在做的同时,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内有更新的生命力;第二个方法是去鱼饵店买蚯蚓放生,这是很容易做到的,我放了成千的蚯蚓,有一天我的家人打电话来,要求我不要再带蚯蚓回来了,因为我家整个院子的草地都在动,那时我已放了五千条以上蚯蚓,我现在仍继续放生,只是没有放那么多而已;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去SPCA动物收容所,为猫、狗找到新家,这些动物平均在收容所只能活三天就被处死,最近救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我先将它送去兽医处,救活之后再为它找新家,我在小报上登广告,这些广告都很有创意,我还记得其中的一个是说:「一个爱的社会,爱四脚而不是二脚,不要错过机会。」我是先把猫、狗带回家,再找新家。

上次你提起一天救一百条命?

是的,那包括蚯蚓,现在平均每天救一百条命。

你觉得你身体康复的关键是什么?

慈爱的心、没有恐惧,我是非常积极的去康复自己。现在我也有恐惧,但我将这恐惧的心化为积极的动力。

你觉得帮助你最大的力量是什么?

这一位高僧对我的关怀和慈爱。虽然那时我还没见过他本人,但直到现在我还感受得到他的慈爱,遇到这些明智慈爱的人,使我生命改变,也得舍下很多人;同时我刻意寻求帮我康复的人,有清肠的、有机农耕的、教我静坐的等等,直到现在我都依赖他们的帮忙、支持。

你觉得当时仅靠这些养生方法就够了,还是必须配合放生?

对我而言必须同时做,放生是生命最深的一课,在放生的同时我也放下自己的烦恼,为他人着想的力量是能康复很多层面的,虽然当事人仍在恐惧和危机中。

可不可以谈谈你今后的工作、生活方向?

我会继续旅行,去世界各国,年底我被邀请至土耳其,我希望工作不断地扩展,联合其他人利益,让更多人可以借着「正业」互相利益。我的工作都是靠口传介绍,从不主动去寻求,这是去参加法会之后的改变,正业是我们这一生的选择,要生存也必须有些趣味。

可以谈谈正业?譬如一个人如何去追寻自己的正业?

正业一方面利益他人,一方面让人有足够的生存条件,如吃、穿、住、心安等,如此追求则需要勇气,因为需要冒险面对不可知的,也需有创造力、想像力,传统的工作方式和寻求工作的方法正在急速的改变,因此我演讲的题目之一是〈改变、勇气和创造〉,这和正业有直接关系,如何借用观想、静坐和行动找到正业。

在结束我们今天的谈话时,你可否分享你对这世界的祈愿?

愿世界能认识大家相同之处,在环游世界时,我一再发现我们相同之处,在奥克荷马(Oklahoma)市爆炸事件后,我正巧去那城市,我无法形容当时所看到的景象,实在不能理解人为什么能如此互相残害,这地球上没有任何事可以容许人对人的残害,恐惧和憎恨是会带来自我毁灭的,只有爱心才能共同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这是我的梦想和心愿,我这一生不会看到,但我知道是可能的,因为很多人都有这个梦想,我经常遇到他们,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尽自己的力量去创造这个美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