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未来的主人翁 — 沃道夫教育系统与音语舞

199802

潘定凯

马克.艾伯索(Mark Ebersole)是沃道夫教育系统(Waldorf Schools)的音语舞(Eurhythemy)教师。

沃式教育系统乃是由二十世纪初期的奥地利哲学家鲁道夫.史丹勒(Rudolf Steiner,1861-1925年)所创办。史丹勒提出了人类智慧学(Anthroposophy)的理念,这一套理念至今仍主导着这个以心性(或灵性)发展为中心的教育系统。这个教育系统与其他教育系统有何不同?这必须由史丹勒所见到的世界与人不同说起。

史丹勒因为见得到人类肉身之外的能量层次,指出了人类共有四个身体,这四个身体分别为肉身(Physical body)、空间之身(Etherical body)、星芒之身(Astral body)及灵性之身(Spirtual body)。人类初生时只是肉身出生,其他三个身体则由初生之时起依次逐渐与肉身整合。这整套整合的程序在大约二十一岁左右完成。儿童「自我」的观念也是随年岁增长而增加,青春期尤其明显的渐渐感受到自我与人不同。马克特别举例说有教学报告指出,残障儿童在七岁以前并不觉得自已与别人不同。在他教音语舞的经验人中也观察到,小孩子跳音语舞没有任何身体负担或心理障碍;青春期(约十四至十五岁)时不但身体变重,不好意思做大动作,各种批判的心或判断能力也在此时产生;十七至十八岁则渐渐的接受了自己与这个世界;二十一岁时灵性之身成熟,我们可以说,这个时候才是一个完整的人类(按:史丹勒一生的演讲翻译为英文的有数十本,希望将来能详细介绍)。

当然,这四种身体可以说是各司其职,都非常的重要。一般人见不到除了肉身之外的身体,但这三个非肉身的身体对能量层次非常的敏感,所以,我们成长时的能量环境会深深地影响我们的肉身及尔後的一生(如易发怒的父母或老师所产生的发怒的能量会由「空间之身」感受到,儿童肉身的血液循环系统及新陈代谢系统便会依据这种发怒的讯息发展成熟)。因为了解到人类这四大身体之互相运作与人类身心灵发展的重要关系,所以,史丹勒当然有完全不同的观点来看幼儿及青少年的教育。

而音语舞为沃式教学中的一项课程的原因之一是史丹勒很重视呼吸训练,这是因为星芒之身的成长与人类神经系统的整合和呼吸之间有非常重要的关系。音语舞是以身体姿势来表达「音」的感觉,或者也可以说是「音」以身体的姿势呈现出来,於是无形在韵律中达至呼吸的训练。当然,音语舞的内涵还不止於此,我们先简单介绍马克在教课时的一些内容。

舞时以身体表达「轻」与「重」的感觉为始,光是轻的一种表现,舞「轻」时观想光。舞「重」则观想大地重而暖,并观想心如大地一般平广。因为世界上许多东西都是轻与重的组合,例如建筑物,即是屋顶为轻屋柱为重。

舞出各种自然界的形状。「正方形」:例如盐及一种水晶的结晶都是完美的立方体,人的身长与两手伸展时等长,我们可以说人身也是完美的正方形;「五星状」:许多花皆是五星状,苹果的中心是五星状,所以这些矿、植物的完美形状在人身上皆可以找到,也可以用姿势来表达。

一群人围圈共舞,想像是大家共同组成一朵花同时开合,并感觉与周围的人共为一体。

舞英文中的母音(基本音:阿ㄟ咿喔呜),母音是心发出来的声音,子音则来自外界。当然,不同的民族都有它不同的基本音,用母音来表达情感,去感觉每一个音在发出音时的声源及方向(例如「呜」有未知、未来的感觉,是向前走的音)。

用舞步表现「地」、「水」、「火」、「风」这宇宙中的四大元素。

舞步中观想「美」在自己的前後上下,并观想环绕在美中结束。

当我们在舞中混合感情,用舞表达欲望、病、苦、轻松或丢弃的感觉之时,马克问大家是否能自我觉知这些感觉要取自生命力才能表达。他也提到,我们的四种身体与地水火风这宇宙中的四大元素有密切的关系:肉身像「土」像「地」,是重的;空间之身是一种生命力,是轻的,像「水」。植物因为只有这两种身体而没有耗费能量的其他身体,所以生命力强,不断向上生长。

而动物和人才有星芒之身(灵魂),但大部份动物无自觉性,一切动作只是立即反应五官所接收的资讯,这是因为星芒之身有重复及狂野不定的特性,就像「风」;人则有自觉性(灵性之身),人的思考力很强,可以超越情绪,可以不需遇境生心,也就是人可以用觉性来控制狂野的星芒之身。我们可以说灵性之身像「火」,这种火与温度的特性也解释了为什麽温血动物在情感上优於冷血动物。例如狮子(温血动物)就比蜥蜴(冷血动物)较会照顾自己的幼儿。我们也可以见到意识层次越高的生物生命力就愈弱(再生能力愈弱,愈无法再生),这就是为什麽植物的再生能力强,低等动物的再生能力也强(例如壁虎可以自断其尾而再生)。

马克特别要我们体会身体舞动时,你的灵魂也感觉到了。我则想着,当我们的心试着用身体表达地水火风这宇宙中的四大元素,是不是等於我们的心在创造世间呢?

提到「心」,马克指出,现代科学都强调脑部的功用,认为它是思维情感愿力的中心。有趣的是,你想一想,当你要用身体的姿势语言表达「这是我」的时候,你会指着自己的头部说「这是我」吗?大部份人是不是都会按着自己的心说「这是我」呢?所以史丹勒在人类智慧学中指出,「心」才是人类真正的、灵性的中心。真正的真理也不是由「脑」来决定,而是由「心」来感受。他也强调如何将脑与心结合以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在创造一个完整的人这一点上,沃式教育注重给予儿童一个良好的环境。儿童生命中,前七年的生命力大多用於发展身体。他的病、他的五官所接收的讯息都是形成他身体的元素,所以儿童的母亲连在扫地时是以爱心扫地还是以愤怒扫地都非常的重要,因为儿童的模仿会将当时的情绪也同样模仿进去。纯净美好的言语也是创造儿童身体的重要元素。当然,各种生活中的动作,包括烧饭、清洗等都对儿童有很大的影响。最糟的是不动,所以电视最糟,因为小孩要看、做,这是为什麽现代许多孩子每天在看了数小时电视後又变成「过动儿」。儿童需要呼吸训练、需要重复的动作(例如儿童喜欢重复听某一个故事)。马克解释了为什麽沃式教育中注重「呼」、「吸」的调配,就像有人突然间问你一个问题,你会专心,这是吸气,回答後放松则呼气;听写是吸气,讲故事则是放松的呼气。在唱歌时大家呼气,全班学生在快乐中合而为一。「笑」因为会呼吸许多空气,所以对身体是非常好的。如果教育中都是吸的训练当然是不好的。

在沃式学校中,儿童的一天就在韵律呼吸与教学融合中度过。例如,在韵律舞中以唱歌跳舞学习九九乘法表,全班一起跳舞,还有丢沙包,也训练儿童画与故事相关的插图(这是训练专心)。最後是讲故事、念短句诗篇、感恩、吃点心,然後下课。学习呼吸是在课程中自然发生,有专注(吸),有放松(呼)。基本上,沃式教育七岁前不灌输知识性的教育。在儿童换牙後通常表示他已准备好学习知识,当然,每个小孩呈现他准备好与否的方式不一样,这里所谓的准备好是指生命力已经不再需要全然用来发展肉身,而可以将多馀的能量用来学习。所以这里要强调的是我们需要用生命力来学习,如果过早教育对儿童是有害的。在本世纪早期有特别早教育孩子的倾向,史丹勒说这种提早教育的副作用要在生命的晚期才看得出来。这些天才儿童因为情感未同时进行,他们从未成为「天才成人」,马克说,有一个有名的例子是一位天才儿童於四十二岁死去,当时已经全身钙化,等於是过早老化而亡。

沃式教育中一至八年级都由同一老师教育,如此才能真正的了解每一个孩子。因为,史丹勒说,人们为了学习为了进步(有些事情唯有在地球上才能学到)在地球与非物质的灵性世界中来来往往。於是沃式教学法中老师的责任就在如何帮助小孩走上自己该走的路,小孩是走着自订的步伐,老师只是帮助他除去障碍,开启她或应有的智慧。但这个小孩的灵魂必须要适应这个新的肉体,唯有完整的肉体发展及爱的滋养才能发挥灵性及一切其他性的圆满状态。所以这整个教育系统就是希望能提供一个完美的环境让儿童成长与学习。在沃式教学的理论中,不论残障、智障或天才儿童,他们的灵魂是一样好,不论天才或智障都应该与同年龄的孩子在一块。沃式教学法中,天才当然也会受到老师特别教育 — 多给予教材,但他仍属於这个团体。所以沃式教育系统虽有既定的教学目标,但并不强迫小孩吸收,重视每一个小孩都是独立的个体,但也注重他们与团体的互动,不会过份注重自我而在成长後反社会。

「故事」则在沃式教育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故事不但启发儿童,并同时训练道德判断力和价值观。许多故事在他青春期时虽会让他们觉得可笑,但却是他们心灵的宝藏。因为故事就像图画的语言,将印在他的脑海中陪伴他度过一生。而且许多故事是有很深的涵义的。比如灰姑娘的故事是说她在恶劣的後母及姐姐的待遇中并未失去自我,经过奇遇与困难在美满的婚姻中结束。而史丹勒则说这是抽象的表示一个人的不同面,是一个灵魂表现的各种面。我们离开了纯真的灵界,就好像离开了真正的母亲,来到困难的人间(後母)。我们有着自私、欲望的特性(恶劣的姐姐)。每个人都有心中的王子(我们的灵性),我们经过找寻於是找到了王子,结婚(与灵性结合为一)。所有的童话都是王子与公主结婚,表示着灵性的结合。有的童话甚至有非常详尽的描述,像灰姑娘的玻璃舞鞋也有特别的涵义,鞋子象徵我们的肉身,我们再度来到地球,重新适应这个肉身,再度好好用这双鞋站起来成为完整的自我。童话故事就像图形的语言是以心来感受,不是用理性去了解。因为儿童全是用心来感受,成人则习惯用脑去分析去了解,所以除非有人好好的向你诠释,你绝对不会去想这些故事的灵性深义,而儿童则会说这就是象徵「我」的一幅图画。同样的,大家熟悉的蚂蚁工作、蚱蜢不工作而无法过冬的故事也是一样象徵了自己的各种不同面。但在沃式教育中,讲故事就是讲故事,不会向小孩诠释故事的涵义(这一点很重要)。

在西方的沃式教育中,伴随着儿童成长的故事有《圣经》旧约、芬兰、日耳曼童话(英语系的童话)、古代历史文化的故事,一直到现代史。当然,这些故事的安排都有其灵性成长过程及文化上的涵义。若沃式教育在东方社会中,当然就会有适合东方文化的故事。

马克说我们在用故事或例子教育孩子时,要尽量用他能见到能理解的东西来教育,并注意要让他体会这世界是完整、完美的,他举一个例子说明这一点。有一个孩子和叔叔一起看日落,他说:「太阳睡觉了。」但他叔叔是学科学的,马上向他解释不是这样,说日落是地球自转的结果等等。他因为喜爱这个叔叔也不加辩解,但回家後,他还是问他爸爸说:「太阳还是有睡一点点觉吧?」所以你可以告诉他「太阳睡觉了」,他长大後自然知道太阳不会睡觉。所以小孩爱狗爱猫是爱着他们可以了解的世界,这是他可以相关相连的世界。但你若教他恐龙这个恐龙那个,他是不会了解的,因为这不属於他的世界。

课程中有家长提出七岁前是否施予道德教育的问题,并指出目前美国的教育因为强调自尊,每每有降低要求标准来满足学生自尊的情形要如何解决。马支的回答是,教育分为两大类「威权式」或是「爱的教育式」(令小孩自我觉知),在七岁以前不灌输儿童知识并不是不教「请」、不教「谢谢」,道德类的教育是应该的,要利用机会教育。这些请、谢谢也是一种韵律,是灵魂的韵律。而在个人的自尊训练上也有两种方式,一是言语的鼓励,但这是来自外在的。而沃式教育则让学生做各种工作,当完成工作时的满足感所产生的自尊是来自内在的,而且同时训练了脑心手的合一。

於是我们看到了一般认为纯属运动或艺术的舞蹈常你融合了灵性和教育的观点後会是怎麽样的不同。我们也看到了一位音语舞教师可以纯粹只是一位舞蹈教师,但当你有了灵性和教育的融合後,你可以是一位教育家,也可以是一位灵性的道师。我衷心的希望全世界的孩子都能受到像这样的、以灵性为主导教育的滋养。如此我们才能真正的期许这些未来的主人翁为世界、为地球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