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沃道夫教育系统简介

1998年05月

史丹勒著;潘定凯译

第一讲

在知道你们要在英国依照人类智慧学的理念创办一所学校的消息後,我感到非常的满足,这也许是教育史上真正重要的一件大事。这样的话听起来似乎有欠谦虚,但是,依人类智慧学教育艺术之理念来办教育确实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情,我更高兴的是,许多教师们在内心深处了解到以人类智慧学教育法的特质而决定要组织一个教师协会。我们并不是因为改革的狂热才说要赋予教育一个新生命;这背後的力量乃是我们整体的感觉并体会到人类在文化的进化上已经走到了必要改革的阶段。

谈到教育,我们当然完全了解在十九世纪有许多杰出人士在改良教育上做了非常大的努力,这在过去数十年尤其明显。然而,这些动机良好、试验方法完备的教育改良都缺乏一项人类真正的知识,因为这些教育改良之理念都是在物质文明充斥了我们的生活与生命的时期下产生,而且这种情形可以说自十五世纪就开始了。所以当人们要表达他们对教育改革的理念时,他们可以说是企图以沙筑城,根本不可能稳固;教育的法规都是以「生命应该如何」这类情绪性、评判性的理念来订立。在这种时代,当然不可能去了解人类的整体性而问道:「在人类由前世投生到今生时,我们如何能够将他那上天所赐本来具足的自性导向光明?」这种问题就是那种可以问得很抽象,但是唯有真正了解人类身心灵的真象才能实际回答的问题。

今天我们对人类的了解有以下的现象。

人类对身体知识的研究高度发展。经由生物学、生理学,解剖学,我们对人类肉体的知识已非常的先进,但如果谈到对人类灵魂(soul)的知识,则是完全一片未开的僵局,每一次与灵魂有关的事件都只有一个名词,完全不知真象。就连思考、感觉、意愿这些事件,今日的心理学也是完全不知其所以然。我们只是使用这些名词,「思考、感觉、意愿」,却完全不知道这些事件的发生与灵魂的关系何在,今日所谓的心理学家对思考、感觉、意愿可以说是完全一知半解。

这种情形就好像一位生理学家完全分不出来一个儿童的肝脏与一个老年人的肝脏有何不同。我们在肉体研究的科学上很先进;今日的生理学家绝对不会分不出一位幼童的肺与老翁的肺,或是幼童的发与老翁的发。但是,思考、感觉与意愿这些事件却完全只是名词,没有人可以实际的说出它们究竟实际是怎麽一回事。举例而言,没有人知道,对灵魂而言,意愿是新生的、年轻的,而思考则是古久的、老成的;事实上,在灵魂内,思考是老化的意愿,意愿是年轻的思考。所以,灵魂之内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老有少地在人类的灵体内同时存在着。就连一位幼童的灵魂内都有着老成的思考与年轻的意愿同时共存着。这是实实在在的真象。

但是在今日,没有人能够以说明肉体的真象,一样的将这些真象说明,所以,身为儿童的教师便处於完全无助的局面。想想,这个情形就像你是一位医生,但是你完全分不出儿童与老人有何不同!你当然会觉得非常无助。但因为今日没有所谓灵魂的科学,教师们完全无法像今日的医生谈人类肉体一样地谈论人类的灵魂。至於当我们谈到灵性(spirit)时就更别提了!没有人能说出它是怎麽一回事,连描述它的名词都找不到,仅仅剩下「灵性」这一个字,没有描述它的名词,等於没有用。

因此,今日我们不敢说我们对人类有何了解。我们自然会觉得这样的教育是不行的,必须要改进。没错,但是如果你完全不了解人类,你要如何去改进呢?所以,这些长久以来有最佳动机的教育改革理念都是在缺乏对人类了解的知识下完成的。

甚至在我们自己的圈子内也有同样的情形发生,今日,唯有人类智慧学可以让我们去了解人类。我这样讲并不是因为狂热的派别之心,而是若要了解人类必须经由人类智慧学方能达到。我们都知道,教师的工作必定要以对人类的了解为基础,所以教师们自己一定要有这样的知识,应该很自然的由人类智慧学中求得,所以,如果有人问我们「新式的教育应该以什麽为基础?」我们要回答说:「一定要以人类智慧学为基础。」但是,有多少人,就连在我们自己圈内的人都尽量地否认人类智慧学,做教学时也不让人知道其教法乃是以人类智慧学为根基。

这就好像古日耳曼的谚语 –「给我洗个澡,但别把我弄湿了」。许多教学专案都是以这样的心态推展,这样是不行的,你们一定要心口合一的讲出事实。所以,如果有人问你如何能成为一位好老师,你一定要回答说:「以人类智慧学为你的根基。」你一定不能否认人类智慧学,因为唯有此路你才能真正的了解人类。

在今日的文化下,可以说完全缺乏有关人类真象的知识,不论对生命、对世界,对人类都是许多理论,完全没有真知灼见。若了知真象才能真正活出「实际」的生活,但在今日,完全没有这种「实际」的生活。你们知道谁是今日最不实际的人吗?不是科学家,虽然他们很糟糕,而且对生命完全无知,但是大家都看得出他们的错。但这些错在那些最糟的理论家和最不实际的人身上却看不出来,这些人是谁?就是大家所谓「最实际的人」– 企业家、工业家和银行家,他们以他们的理论、想法统治了今日大家的日常生活。今日的银行可以说是完全建筑在理论性的想法上,完全不实际,但大家都没注意到这一点。当他们说:「这种事一定要这样办,要做实际的人就一定要这样办。」所以他们就这样办,没有人觉知到他们对生命所造成的伤害,因为这些方法一点也不「实际」。今日所谓的「实际生活」,不论从那一方面看都不实际。

这种伤害唯有在愈来愈多的毁灭性事件发生,摧毁人类文化时,我们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如果这种情形继续下去,你将会知道过去发生的世界大战没什麽了不起,只是往後更多大伤害的序曲而已。世界大战就是这种不实际的想法所造成,但这只是一个开端,在今日,我们再也不能沈睡,必须觉醒,尤其要在教学与教育上下工夫,我们的任务是介绍一种教育,对人类的整体 — 身体、灵魂及灵性 — 都照顾到,让大家都能知道,能了解这三大要素。

在这个短期的课程内,我只能讲到身体、灵魂及灵性的最重要观点,以做为教学及教育的指导方针。不过,有一个首要的条件,就是每一个学生都必须努力去学习如何整体的去观察人类。

今日一般的教育原则是如何订立的?人们观察儿童,然後告诉你,小孩是这样是那样,一定要学那些东西……等等。然後大家就想要用什麽最好的方法去教孩子,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这个,学会那个!但事实上呢?孩子还是孩子,至少十二岁以前他不会变成成人,但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我们一定要想「儿童总有一天会成年」,你要站在生命是一个整体的观点来看,不能在做儿童教育时就只考虑儿童期,你必定要以他的整个人,整个人生来判断你该做什麽。

假设班上有一个孩子脸白苍白,则我们一定要问自己「为什麽?」,要解开这脸色苍白之谜。当然原因可能很多,但我要讲的是下列的可能性。这个孩子来上学时可能脸色红润,是我的教学让他变得脸色苍白,我必须承认这一点,并且要能够判别脸色改变的原因;也许是我的教学让这个孩子要耗费过多心力来学习,可能过度的运用了他的记忆力,如果我不承认这个可能性,如果我是一个短视的老师,认为不论小孩脸色红润或苍白都要实施我的教法,要不计任何後果的使用这种教法,则这个孩子的脸色当然会继续苍白下去。

然而,如果我看到了这个孩子五十年後的岁月,我可能会发现他有严重的动脉硬化,致病的原因不明!但实际上这就是我在他八、九岁时过分耗损他记忆力所造成的後果!所以你看到了,八岁的孩子与五十年後的这个成人是同一个人。我一定要知道我今日这样对待这个儿童,四、五十年後会有什麽样的结果;因为生命是一个整体,前後相连,不是只了解这个孩子就好,我一定要了解人的整体性。

另外一个易犯的错,就是我们常常试着去对每一件事下定义,希望孩子能了解每一件事的定义,例如让每一个小孩都知道这是狮子,那是猫……等等。但他们是不是该保持这个观念直到他们去世呢?在我们今日这个世界,没有人觉知到灵魂也必须成长的事实!如果我给了孩子一个所谓「正确」的观念,并要他一生都保持这个观念,这就好像我在三岁时给这个孩子买了一双鞋,而且以後每一年都让他穿一样大小的鞋。小孩会穿不下的!大家都知道,如果让孩子裹小脚,勉强他穿一样大小的鞋子是很残酷的!但现在大家要孩子们的观念不随着年纪而改变,就等於压抑灵魂成长,要灵魂裹小脚!

如果有人问你什麽是我们所谓的「考虑人类整体生命」的教育时,你也许就可以如上所说的回答他。我们是考虑一个不断成长的、有生命的人类,而不是只去实施一个抽象的教育概念。

只有当你将人类的生命视为一个相连的整体时,你才会了解到人生的每一阶段都大不相同,儿童在换第一颗牙之前与其後是大不相同的!当然,这并不是说差别大到令人惊讶,但是,若你能观察到生命中的不同细节,你就会观察到儿童在换牙前後是大不相同的。

在换牙之前,你可以很明显的见到儿童生前或前世的习气,也就是他在灵界时的习气。儿童的身体此时的动作就好像灵魂一样,因为在人七岁以前,人的灵体在肉体内还十分活跃。你也许会说:「这个灵魂还真糟糕!」因为他们很吵,很难搞定,笨手笨脚,而且挺没用又有点笨。难道在投生之前,他们在灵界就是这德性?亲爱的朋友们,你要这样替他们想想,假设在座各位聪明的成人突然间被强迫塞到一间华氏一百一十四度(摄氏六十度)的房间,你绝对会受不了的!而对这个由灵界投生到人间肉体的儿童而言,适应新肉体及在地球的环境比上述的情况还更难过。这个灵魂,突然间被带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又要带着一个肉体跑来跑去,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状况。如果你知道如何去观察,去注意每天,每周,每月,这个孩子不定的面相渐渐定下来,渐渐不再笨手笨脚,就表示这孩子渐渐的适应了环境,你也就会了悟到是这个灵魂渐渐的与这孩子的身体相互适应,合为一体,能够运动自如了。如果我们能这样观察,我们就会了解儿童为什麽是这个样子,我们也会了解这是那个投生灵魂在孩子的体内活动。因此,若你知道了这些灵魂的奥秘,观察孩子的成长就会是欢喜而美好的经验。因为此时你是在学习天界之事而非人间之事。

所以,那些大家所谓的「乖孩子」,一般而言,他们的身体对他们的灵体而言是过重了,灵体无法支撑肉体。这种孩子通常很安静,不叫也不乱跑,安静的坐着,不吵闹。这表示灵体在肉体内不活跃,因为他们的肉体有很大的排斥力。一般而言,所谓的「乖孩子」都是因为他们的身体有排斥灵体的情形。

而那些比较不守规矩的小孩发出许多健康的吵闹声,会大叫,找你不少麻烦,这表示他的灵体很活跃,虽然还是有点笨手笨脚,因为他们是由灵界转到了人间;但是他们的灵体活跃。他们有试着去适应肉体,你也许会认为孩子们的疯狂大叫有时简直有点像是中邪了,其实你只不过是见到了灵体投生於儿童肉体内时所须忍受的痛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