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清除麻醉及X光的干扰

2006年11月

曾紫玉

几年前在雷博士的研习营中学到如何清除麻醉,回家后就常常找人来抓麻醉,觉得非常实用,也觉得是现代人应备的一招,在此与您分享我的经验。

打麻醉会让您的气体和肉体分家,气体管肉体,所以当医生切开您的肉体时不会觉得痛,但是等麻醉消失,气体回来时却因为肉体改变而对不上,是以在手术后常有一些莫名奇妙的后遗症出现。

其实抓麻醉的技巧很简单,只要准备一桶盐水(一磅盐加半桶水,脸盆也可以)、一条大毛巾,接下来就用您自己的手在被抓者(平躺)身上抓出麻醉(顺时钟方向或逆时钟方向抓出均可),丢在盐水中,手在盐水中稍洗,用大毛巾擦干手,再重复抓、丢的动作,让盐水消化负能量就可以了。

麻醉会积留在腹部,所以从胃到子宫整个区域都可以抓抓看。右手掌朝下,距离身体约二、三十公分,手掌如拍水面般稍微动一动被抓者的气场,掌心可以感觉到麻麻或刺痛的感觉,即可抓出丢入预备好的盐水中。抓麻醉只在被抓者的气场上抓,并不触碰身体。用右手的原因是因为气场是由左进右出,在丢麻醉时需有意识地丢出,才不容易将病气带在手上。隔一阵子要测一下盐水的能量,如果负能量已饱合,就要将原盐水倒进马桶,更换新盐水。用的盐能量愈高,能消化的负能量就愈多。

雷博士教我们在抓麻醉之前,双方都先做调气养生呼吸法(请参考琉璃光杂志 2000 年 11 月「调气养生」,或参考「雷久南博士健康随身书」第五十七页),将两人的能量都提升,这样抓麻醉的效果非常好。如果对象是老人家或小小孩,没办法配合做呼吸法,也可试着用能量管调气的方式将七轮打开,再开始抓。我想用水源磁化能量片直接将人的能量提升,也是一个办法。

当您的手有意识地进入别人的能量场时,摸到有病气地方会让手感到麻麻刺刺的。有一次我才一伸手进入被抓者的气场,就像被烫到般迅速缩回,手非常地痛;另一次触碰一位耳鸣朋友耳朵附近的气场,我自己的耳朵也痛了起来。很多人以为一定要特别敏感的人才能摸得出来,其实不然。通常我教人试着用手探看看时(可以找比较严重的人来被试),差不多有一半的人都可以摸得到,而这也是训练手敏感度的好机会,特别是家中有小小孩,身体不舒服又不会讲,就可以用手帮他探看看。

记得很早以前,一次小孩发烧超过四十度,当时懂得不多,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就将温度计丢一边,徒手在小娃儿头上将烧抓了丢掉,隔天居然就退烧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其实是用动作加意念(观想)将病气抓掉,只是不晓得病气不能乱丢会造成不好的气积留在丢的地方(也可以观想将病气丢入地底下做堆肥)。

如果是比较新打的麻醉,抓的时候比较容易一下子探到,较浅;如果是比较久以前打的麻醉,感觉藏得比较深,刚开始摸起来不多,但随着你的牵动会愈冒愈多。最近帮一位打过三次全身麻醉的朋友抓麻醉,觉得抓得差不多时再探,腹部的刺麻感又变多,又一次抓得差不多时,再探又觉得刺麻的气又再冒出,彷佛是打的三次麻药分批出来。

用手探不到麻刺感也没关系,只管在腹部一带像抓牛皮糖般抓出丢进盐水中即可。一次我公公开小刀,第一次麻醉上得不够,又补打一次,反而打过头,手术完一个星期腿都不太有知觉,之后又觉得坐下、站起时总说不上那里怪怪的。我因人在美国,所以请我姐姐前去帮忙抓麻醉,她事后告诉我,其实她当时摸不出来那里有麻醉,只好心中祈求观世音菩萨帮忙,手上瞎抓一通。结果抓完麻醉,我公公一站起来,就感觉到原本坐下站起的不顺感消失了。

许多被抓麻醉的人也会有感觉,最常见的如腹部的气被搅动或是跟着抓者的手被带出,偶尔也有头上或脚底有东西冲出或刺麻感等。这次研习营中,一位学员告诉我,当她第一次帮另一位学员(动过三次大手术)抓麻醉时,手放进盐水中洗,好像浸入米酒中一般,满是酒精的味道。之后她帮一位年近六十常失眠的朋友抓麻醉后,这位朋友变得很好睡了。

什么时候算抓干净了?如果手上探得出麻刺感,则一直抓到探不出时就算抓干净了。如果大手术几次或是打过无痛分娩的人可以分几次抓。如果手上探不出来,则可以测能量的方式看看新换的盐水能量是否一直下降,来判断是否有继续抓出负能量;也可以比较抓之前与抓之后海底轮和脐轮是否有从关闭变打开、或是开得更大。

记得一次帮动过大手术的亲戚抓麻醉,正好家中的盐有限,在抓的过程中,只觉得手愈来愈麻,且渐渐向上蔓延到整只手臂,我于是宣告暂停,坚持一定要去买盐回来再抓。我想这也是一般人最关心的问题:帮人抓麻醉会不会将病气带到自己身上?当初一位义工朋友在做示范时并没有盐,但是她观想右手下方有一团熊熊烈火,将她丢出的负能量烧掉,这前提是观想能力很强。您也可以在抓麻醉之前做「拉拉链」,保护自己免于受周遭负能量的影响(请参考「能量医疗」第六十三页);也可以观想第三眼发出光茧保护自己(请参考「航向宇宙生命的奥秘」第一四九页)。这次研习营中,雷博士教我们发「嗡」声,可以净化气场;当天晚上一位有经验的学员帮另外四、五位学员抓麻醉,当时并没有准备盐,每一抓到麻醉,她就发三次「嗡」声,手上的麻刺感真的就消失了。

我也非常喜欢梅博士的回答。在学员问到如何不受病气干扰时,他说,虽然他常常与患者接触,但是他从来不担心,他知道自己很安全。当你与大我相连,愈疗力不是来自自己,而是大我这源头;当你心有恐惧时,反倒需要保护了。他也建议:在做任何愈疗动作时,可以迎请宇宙最圆满的能量(根据自己的信仰,也许是佛、耶稣基督、圣母玛丽亚)来帮忙,同时自己也会得到康复。

这次在研习营中示范抓麻醉,很高兴一位学员课后来告诉我,她说在我将麻醉抓出时,她看得到一股白色的东西被我抓出来丢入盐水中。相信这点可以让许多人更有信心,不会以为自己只是凭空想像、瞎抓一通而已。相较于抓麻醉,清除 X 光的干扰就更简单了。用布袋或纸袋装一磅或半磅盐,在照过 X 光的人(平躺)的气场上清扫。可以由头往脚的方向直扫,也可同方向以逆时针方式一路转圈旋出即可,盐巴会消化此负能量。

人的气场离身体可以很远,如果是较久以前照的X光,负能量积存在较远、表层的气场。如果被做者躺在床上,做者可以站在椅子上清扫此人靠近天花板的气场。如果是新照的 X 光,积存在较低、靠近身体的气场。雷博士说她感觉照过 X 光的气场有粘滞、麻手的感觉,但是就是没有感觉也不打紧,可以换一袋盐再扫看看,如果盐的能量下降就表示还没清扫完,需要再扫。

不管是打麻醉或是照 X 光,愈早清除愈容易清除。然而因为这些负能量需要他人帮忙才带得出来,自己没有办法帮自己做。现代人常常倚赖所谓的先进医疗设备,学会抓麻醉和清扫 X 光干扰可以帮助许许多多有缘的人,希望大家都能身怀一技,为未知的未来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