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童年王国第四讲(续)

2001年08月

鲁道夫史丹勒Rudolf Steiner)博士主讲, 潘定凯 译

一九二四年八月十五日

你对教室秩序状况好坏的处理能力决定於你自己的灵魂的状况或心情。你可以在这两者的关系上体会到奇异的经验,而其主要重点乃决定於老师是否有足够的自信心。

老师在上课时一定要将心与灵魂处於一种能真正与孩子们的心接触的状态。要做到这一点,一定要了解你班上的孩子们。你会发现,就算你的班上有超过五十个学生,你也可以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得到这种能力,你可以了解他们并且在心中有他们每一个人的影像,你会了解每一个人的脾气、天赋、外观等。

教师会议可以说是学校生活的重心,在我们的教师会议中,我们会小心地讨论个别学生的特性,老师在这个每周一次的会议中学到的,乃是由这一点 学生的个别特性,为第一考虑点。由这种方式,老师可以学会改善自己。

孩子们引出了一连串的谜,在解谜的同时,你会有一种感觉於内心中成长,你必须把这种感觉带到课程中,当老师与孩子的内心并不相应时(有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孩子们就会马上开始恶作剧或打架,则课程就很难开始(我知道在此地状况不会这麽糟,不过我讲的是在中欧的情形)。这种状况很容易发生,於是就演变成这个老师不行,你就得换另外一个老师。结果换了老师,这一班竟然在第一天就好像是模范班。

在你们的教学经验中也许常见到这种例子。这完全决定於老师每天早上是否愿意以一种禅定的状态面对全班每一位不同性情的学生们。你也许认为这样做得至少花一小时的时间,没错,如果真的得花一小时,那就不可能这样做了。但是,其实不需要这麽久,大约只要十至十五分钟就够了。老师一定要逐渐地培养一种可以觉知每一个孩子的心与魂的接受能力,因为,唯有如此才可能立刻觉知到课堂上究竟发生了什麽事。

要找到适当的气氛,来讲这些充满图形影像的故事,你一定要了解孩子们的特质(temperment)。这也是为什麽根据儿童气质来对待儿童,在教学上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会发现,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同种特质的孩子们坐在一起,於是你马上就可以全面地看到那一群是易怒型(colerrcs),那一群是忧郁型(melanchollics),那一群是乐观型(sanguine), 这也会给你一个很有利的地位以了解全班的学生。

当你观察学生,安排同特质的学生坐在一块,当你做这件事时,事实上,其意义是帮助你自己维持课堂上你必须有的权威地位。你也许想都没想到做这种事会得到这样效果,通常这一类的事情都是如此。因此,所有的教育、教学家都得做自我内心的修持。

当你安排冷漠(phlegmatic)的学生都坐在一块後,他们会互相纠正对方,於是他们互相厌倦而发展出一种对自己的冷漠特性之反感,然後他们便会不断地改善;易怒型则互相纠打,最後他们也会打累了。所以同一种特质的孩子坐在一起,在互相折磨锐气上非常有效,但是当老师向孩子讲话时,例如讨论刚才讲过的故事时,老师一定要发展出一种自然直觉的本领,能够依照孩子的特质来对待他(她)。假设我有一个属於冷漠型的孩子,若我和他讨论刚才所讲的那个故事时,我一定要表现得比他还冷漠,而对乐观型的孩子而言,他们总是从一个印象飞掠到另一个印象,无法稍作停留,因此我也必须试着要比他还快地由一个印象飞到另一个印象。

对易怒型的孩子你就要以快速而强调的方式来教他们,也就是你自己也成为易怒型,如此你就会见到你的怒容,让这个有易怒倾向的孩子产生多少憎恶。一定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要你不要变得过於荒唐就可以了。因此你将会渐渐创造出一种气氛,一个故事便不再仅仅是一个与他们有关的故事,而是一个将来可以再加以讨论的故事。

不过,你一定要先讨论一个故事才可以叫他们再重讲一遍,最糟的教学法就是讲完一个故事就马上说:「艾恩。米勒,你来把这个故事再讲一次。」这样做完全没有意义,唯有你先讨论一次才有意义,不论你表现得很聪明还是很傻(在课堂上你不必永远聪明,有时你可能会很傻,通常刚开始你都会表现得很傻)。这样做才会将故事变成孩子们自己的故事;在这之後,如果你想让孩子们重讲也可以,但这并不重要,是的,孩子们有没有记住这个故事并不重要;事实上,以我现在所讲的年纪,也就是换牙期到九至十岁,记住与否完全不重要。让孩子们记多少是多少,忘了也没关系。记忆力的训练可用其他的方法来达成,我不久就会讲到。

现在让我们想想这个问题–为什麽我要讲有这样一个内容的故事?因为这个故事内的思考影像(thought–pictures)会与儿童一起成长。这样一个故事有许许多多的内容可以让你往後教学用得上。小紫罗兰很害怕,因为她看到天空的大紫罗兰。你不必向孩子解释这件事,但未来当你面对较复杂的教学问题时,孩子有恐惧的问题时,你就可以提出来,让他们回想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中有小的东西,也有大的东西,在我们的生命中,本来就会不断出现小的和大的东西相互运作影响对方,这一点也是你在未来可以讲的。这个故事前半部重点乃在那坏心眼的狗对紫罗兰恐吓的话及绵羊对她说的仁慈及爱心的言语,而当孩子们知道宝爱这些故事并长大後,你就会知道你可以多麽容易地由你说过的故事引领儿童进入善、恶观念的领域,以及认识到这种相对两极的感受是这麽样的深深植入於人的灵魂之中,甚至连较大的孩子你都还可以和他们谈到往日这些简单的小孩故事;你可以因此让他们清楚了解到通常我们面前,这种分离了感受生命的情形,在未来许多教学中你都可以用这个故事做出极好的展示,让他们参考。

在宗教性的课程中也是如此,这些课程也是在幼儿教育的晚期才会有,这个故事在用来让儿童经由一种伟大感发展出宗教感也是很好的工具。所谓伟大的蓝东西,所以天空是伟大的紫罗兰之神。

这个故事可以用在不同的层次的宗教课程上。在你阐述人类的心亦有上天(God)的本性时,这个故事也可以让你做一个很美的譬喻。你可以这样对孩子说:「你看,这个大大天空紫罗兰,紫罗兰之神,是全蓝色而且向四方延伸。现在你想像从它上面切下一小块--这就是那小小紫罗兰。所以上天就好像全世界都是大海那样伟大。你的灵魂就是这个上天大海中的一小滴海水。但是大海中,虽是一滴,也和大海内其他的水没有两样,所以你的灵魂就和上天一样伟大,唯一的差别就是你是其中的一滴。」

如果你由故事中找到了适切的图形影像,你便可以在早期幼教中用这种方式教育儿童,因为你可以在孩子们较成熟时不断回溯这些影像。但你得要乐於创造这些影像。如此你就会见到由你的创造力、创造了许多故事,它们会时时浮现,你想躲都不掉。因为人类的灵魂就像是无尽的涌泉,只要你激起了它第一次的脉动,它们便会不断的涌出财宝;但一般人都十分怠惰,不愿意花任何力气去激发他们灵魂中已有的天份。

现在我们要来看看另一种有关图形类的教育店,我们一定要记住,不要在幼儿身上开发属於成人的智识性的生命,所有的思考都要以一种图形及想像的方式来发展。

以上讲的练习是连八岁左右的小孩都可以做的,如果他们刚开始做不好也没关系,例如你画这个(见图a),你必须用各种方法让孩子们觉得这个图不完整,好像少了什麽东西。你该如何做当然得看你教的这个孩子是什麽样个性,例如,你可以说:「你看,这个走到这里(左半边)– 可是这只走到这里(右半边,未完成)– 这样子不好看,因为下面走到这里,而上面只是到这里。」於是你便渐渐的让孩子完成这个图;孩子会感受到这个图是未完成的,而一定要完成它。最後,孩子就会加上那缺少的部分,我用红色的笔画,小孩子用白色的笔当然也一样,我只是用红色说明那一部分要加上去而已。刚开始发展出充满了思考的观察力及充满了想像性观察力的思考方式,孩子的所有思考都会是影像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