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管教的灵魂

2008年08月

菩芸

Kim John Payne(以下简称潘先生),是一位教育顾问。他曾是华德福教育老师,并且做过很多关于儿童行为及情绪偏差的研究。多年以来,他根据自己接触过许多犯罪的青少年、自闭症的孩子、喜好欺负他人的孩子以及容易被欺负的孩子们,提出一套有关管教孩子的精辟见解。这些见解让许多家长、老师及孩子们受益良多,笔者曾经听过他的演讲,随着自己的孩子成长的亲身经历,感触良多。他的理论及所建议的方法,的确是管教孩子的指南针,希望藉由这篇文章,把自己记忆所及,与大家分享。

潘先生曾经帮助过柬埔塞和泰国边境饱受战火蹂躏的孩子,那些小孩具有很典型的战后症候群 — 焦虑、退缩、过度警戒、很容易大发脾气或极度地愤怒,他们很容易被新的事物惊吓,通常只愿意进行同样的活动,基本上,这些小朋友没办法玩。随后潘先生在英国伦敦辅导一些中产阶级的小孩,他非常讶异地发现他所建议的治疗计画和上述饱受战火折磨的小孩一样,这些伦敦小孩都具有饱受压力的征状,虽然英国本土已经几十年没有任何战争发生。

他描述这些伦敦孩子们的反应是一种压力累积下的反应。在他看来这是对孩子童年的一场浩劫。他相信在今日很多先进的国家,孩子是饱受感官过度刺激的牺牲者,但遗憾地是,很多人认为这是正常的。

今日很多年幼的孩子,承受睡眠不足(一天少於十一小时)之苦,他们的房间晚上光线太强,太多热门的食物(通常太甜或太多调味),长时间坐在车子里,孩子们有太多的玩具、书和电玩产品,太多的噪音,甚至在现代房子里因高挑天花板产生的回音,也对一些小孩有不好的影响。

如果孩子们长期生活於这种过度刺激的环境,管教他们会变得很困难,当孩子处于太大的压力下时,即使一个很简单的要求,例如要他坐进车内,他们都会大吼大叫说「不要」。

孩子们所具有的那些令我们赞赏的本质在压力下都会被扭曲。例如平时一个很可靠的孩子,变得沉迷于某些事情;一个喜欢做事的男孩,变得过动;一个具有想像力的女孩,变得心不在焉;一个自发性强的青少年,变得非常任性;一个意志力坚强的男孩,变得很挑衅;或是一个懂得维护自己权利的女孩,变得充满敌意。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负担过多的父母亲身上,他们很难保持平静,常过度反应,甚至成为孩子们激动的来源。

压力会刺激人类大脑最原始的部分,而这部分是人类在生存受到威胁的紧急情况下,负责产生「逃走或战斗」的反应,这种在压力情况下所分泌的荷尔蒙会压制正常或文明的反应。不管是大人或小孩,在压力过大的情况下,了解别人的能力大为减少,并且反而倾向于嘲笑他人或感觉愤怒,容易变得很偏执,对未来抱持悲观的态度,不觉得明天会更好,他们的心态及对事情的反应,倾向退回停留在他们这一生中最不好的时光。

有些压力来自于孩子所处的环境。例如家中充满令人眼花了乱的摆设或是播放强烈的音乐,这些对大部分的孩子都造成感官上太大的冲击。父母亲帮孩子们安排太多活动也是压力来源之一。例如在一星期中安排音乐课,和其他孩子玩,球类活动、宗教活动、学校活动等,在现今环境中,有时候上超级市场买菜对年幼的孩子也是一种负担。

潘先生建议在一些令孩子兴奋的热门活动后,例如看完一场激烈的球赛后,在家安静地休息两天以平衡球赛所带来的刺激。如果能在令人兴奋和平静的活动中得到平衡,孩子们通常会有愉快的性格,情绪较不会大起大落,心中平静的孩子容易享受新的事物、和人相处且具有幽默感。即使碰到压力大的事情,也很容易回到平静的状态,他们很容易设身处地为人着想,而且尊重别人,遇到挫折时能维持正面思考。潘先生建议经由进行一些让人平静的活动和每天过着可预测的规律生活,改变有些孩子们身体中分泌的化学物质,他用此原则治疗过很多的过动儿。他曾提及他到这些需要被辅导的孩子家中,拿出一个大袋子收走家中一半的玩具、书籍等,很快就看出效果

过去这五十年来,管教孩子的方式变得很多,但不是每次都变得比较好。我们的父母可能是在某一种管教方式下长大,但以另一种方式来养育我们。我们可能以多种混合的管教方式来对小孩。然而,在现今众多的管教方式之下,父母亲可能仍然对孩子们表现的粗鲁言行不知所措。

追溯过去这些年来的管教方式,一九六○年代要求孩子以服从为天职,孩子们对长辈无比的尊敬,如稍有不服从父母,马上换来一顿惩罚,孩子在父母亲面前是卑屈的,这种管教方式以让孩子害怕为导引,对父母任何要求马上顺从,如有一点点不同意父母,都被视为回嘴,虽然这种方式的最大好处在于孩子服从权威,但这也造就了孩子们屈从的心态或是日后产生报复性的行为。

一九七○年后,管教的方式起了强烈反叛六○年代威权教育的风潮,父母允许孩子们各种行为,甚至当孩子们大发脾气或挑衅他人时,拍手称许,认为这是非常健康地自我表达,认为对孩子设限是很不友善,对他们说「不」会伤害他们的自尊,父母对孩子们是无条件地让步,在家事的分担及家庭责任上,只期望他们做一点点即可。孩子们是宇宙的中心,应和成人同样地被尊重。在这种方式下,孩子们有很强的自我意识,但也培养出他们认为自己有资格享有各种权利的感觉,他们不愿等待,希望事情的发展能立即满足他们,这就埋下了他们日后容易上瘾的习惯和人际关系有问题之因。

到了一九八○年代的后期,科学化的行为管理观念也被统合进管教的文化,这种方式利用奖赏去鼓励孩子们表现父母亲所期望的行为。另一种稍微不同的管教模式但也是运用同样的观念,不是用奖金而是用负面的结果去控制孩子们不好的行为,这两种方法都用图表证明对孩子们的行为管教很有效,这些方法也许有效地让孩子们顺从,但同时让孩子们对外在因素(如奖赏或不好结果)有所反应而不由发自内心的责任感决定他们的行为。

潘先生说:「如果我们现在就必须经由讨价还价而得到孩子的顺从,那我们将来就要以哀求才能得到他们的顺从。」潘先生引用 Ronald Morish 的书「The Twelve Keys to Discipline」中的话,孩子们在这种管教系统下长大,变得是交涉专家,他们经由对于「危险 / 奖赏」比例所做的「花费 / 好处」分析决定他们的行为,这种管教方式会让孩子用威胁的方式(例如在公共场所大发脾气)让父母就范或无止尽地和父母亲交涉直到他们筋疲力竭为止,这些结果都不是我们想要的。年幼的孩子并没有能力做出选择,如果我们长时间要求他们做选择,对孩子们来说是很重的负担。

一九九○年后,强调孩子自尊的理论从加州东行,孩子们做的一点微小的事情都会被父母惊呼「Good Job!」(做得太好了)。长时间的赞美孩子反而对他们是一种赞美垃圾,除非父母像啦啦队般的在一旁称赞,孩子们无法从任何事情得到满足。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曾做一个研究,通常人们认为被赞美的孩子长大后会变得比较宽大,但事实并不然,相反地,这些孩子反而对他人较不和善,在只期望被赞美的心态下,这些孩子反而变成失败主义者,也因此降低了他们该有的成就。

潘先生引用 Carol Dweck 的「自我系列」书中提到,当称赞被滥用时,孩子们只是学会如何让他们看起来较聪明,而不是真得学到东西。孩子们也牺牲了享受玩乐的感觉或不愿意接受挑战,来换取父母或长辈的赞赏。笔者也曾看过一些文章,提到一路一直拿A的学生,因为害怕会破坏了他们完美的记录,不愿意修一些具有挑战性的课,也因此丧失了一生难得的学习机会,潘先生建议父母静静地观察,告诉孩子们你发自内心的感受,而不是拚命称赞他们,例如告诉孩子「你已经画那个大卡车很久了,轮子画得真高!」让孩子们很高兴地觉得你注意到他们的活动而不是被评论,他们可以彻底享有自己独特的活动经验而不被改变。

这个方法也可帮助孩子从一个环境(状况)过渡到另一个环境(状况),例如他建议不要一味地催促孩子进车子里或到餐桌上,他建议父母先走进孩子的世界和他们会合再把孩子带到父母的世界,一同建立起一个世界。例如孩子正在画画,父母若突然要求他立即把画拿走好让你准备晚餐,孩子会非常愤怒,但如果你很友善地注意到他的绘画,例如指出他画的国王的皇冠上有颗很漂亮的钻石,然后告诉他现在炉子上煮的是什么菜,例如刚从农场采来,然后带着孩子走进你的活动(让我们看看这些青菜煮熟後缩得多小),这个准备吃饭的过程,让孩子的世界和你的世界合而为一,这样远比紧迫地催促他们有效。

潘先生认为管教孩子的方式应根据史丹勒博士(Dr. Rudolf Steiner)所提出的三个孩子成长阶段(0 ~ 7 岁意志力期,7~14 岁感受期,14~21 岁思考期),而有不同的做法,根据孩子不同的年龄应有适当的反应和对话。经由鼓励,设立每日的目标,为孩子设定界限,和孩子约定及时常给予孩子马上的反应等几种方法,在每一个阶段用不同的方式帮他们成长到下一阶段。

在儿童早期(意志力发展的时候),我们教导孩子们遵守规定,接受大人的指引。这个阶段,父母是国王 / 皇后,如果我们希望孩子顺从,要诀是给予他们设限,每日生活作息有规律,这个阶段的孩子尚无法了解因果关系,所以向他们讲道理没什么用,在我们纠正他们的行为时,可以用充满爱心的口气向他们说不,在这阶段不要安排他们学太多东西,让他们依自己的速度慢慢地成长。潘先生引用 Morish 的书说这个时期的管教的座右铭是「从小事情开始,和他们在一起,坚持原则,贯彻到底」。

在这时期,父母以身作则成为好榜样是非常重要的,同时经由要求他们再做一次来纠正孩子不好的行为。这比用奖赏或惩罚来得有效。这时期也是培养孩子们良好的态度很重要的阶段,例如每餐饭后向煮饭的人或帮孩子开车的人很优雅地道谢。

在七到十四岁中(感情生活占重要角色时),父母亲应扮演牧羊人的角色,这阶段管教的关键是商议和指导。潘先生认为在此阶段可以开始教孩子处理情绪和社交上的技巧,用「重复再做」的方法来教导他们,如果孩子拒绝再做,潘先生建议可用很轻微的惩罚方式,但他认为纠正孩子的错比惩罚有效,提醒比威胁有效。在这时,可以开始教孩子如何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利用声调的改变和肢体语言传达你的意思,同时父母也应在孩子们尚未面对挑战的情况之前,和孩子们讨论进而帮助他们在没有大人的指导下做出正确的决定。

在青春期(孩子们开始有独立的想法),因为此时孩子们智力上已有一定的发展,父母可用合作而不是交涉的方式与他们相处,如果他们在此之前已学会设身处地帮人着想和学会自己做选择,则较容易处理这个阶段。潘先生建议在这段时间让他们明了事情结果的方式来教育他们,用鼓励而不是用贿赂。他对管教青春期孩子的座右铭是「不要一下子就满足他们,心理上有准备与他们争执是避免不了,肯定他们对的选择」,他举了一些父母与青春期孩子的对话。

  1. 等你写完报告,你就可以上网。
  2. 如果今晚你的朋友聚会中有酒,你怎么办?
  3. 十点钟打电话给我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潘先生认为在今日文化中充斥着不尊重的气息下,父母亲要帮助孩子们「分辨评论性的想法」和「批评」是不同的,青春期的孩子在做选择时,他们的选择应来自内心的感觉什么是对的,而不仅是单纯的反应或是愤世嫉俗和不尊敬下做的决定。

当适当年龄管教方法成效不彰时,潘先生建议用前一阶段的方式。例如如果青春期的孩子无法做很好的选择,则回到前一阶段去教导他们,如果还是无效,则回到再前一阶段去教导他们,如果还是无效,则回到第一阶段。

他举例说明,如果你的青春期孩子拖很久还是不肯收他的房间,先和他谈如何把房间整理好,同时和孩子达成协议在什麽时候会把房间收好(合作的方式)。如果过了约定的时间,房间还是很脏乱,则再提醒孩子,给孩子一个机会再做一次(教导和建立他们收房间的技巧)。如果孩子还是没有反应,则用第一阶段的(小事情开始,跟着他,坚持和贯彻到底)方法,和孩子一起到房里,必要的话,要求孩子先收一小块地方,一枝一枝铅笔放好(听从),最终房间会收好,你也尽到做父母的责任。

针对孩子如果碰到别人欺负或嘲笑他时,如何帮助他们渡过,他举个例子,如果你的女儿回家告诉他,她被人家用嘲笑的口气问到「听说你写情书给某某,好恶心喔!」这时你可以教孩子告诉问她的人说:「你相信吗?」通常会有一半准备要嘲笑的人说「我不相信」就走开了,另一半的人会说:「相信啊!」准备继续嘲笑,这时如果你的女儿很平静地告诉对方说:「很好,如果你相信这是真的,那是你的事。」通常嘲笑到此就结束了,因为通常喜欢欺负人或嘲笑人的小孩,期望看到被欺负者的愤怒、惊恐和生气的反应。如果我们能让孩子学会对事不对人的原则,平静地不对人起情绪性的反应,被欺负的情形会少多了。孩子们有冲突时,父母亲不要一味责备任何一方,不然他们会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转向寻求报复性的行为。倾听双方说辞,让他们感受到你的注意及爱,协助他们一起解决他们的分歧。

潘先生有关管教的书,即将在明年九月出版,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他的网站(www.thechildtoday.com)获得更进一步的资料,希望读者诸君从这艰辛漫长的养育孩子过程中,收获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