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自然温馨的接生经验

2003年02月

吴铭医师

民国五十年之前,国内的生产大多由助产士接生,当时妇女的生产可能是由产妇至助产士家中生产或由助产士至产妇家中接生,当时采取由助产士照护的居家生产模式,是为社会大众所认同及接受的,但由於医疗体制的改变及助产教育的没落,国内的居家生产由於妇产科医师逐渐取代助产士的接生业务之後,已消声匿迹多年,取而代之的生产方式是,由产科机构接受产科医疗团队的协助,进行分娩过程。由助产士协助进行的居家生产模式,与至医疗机构生产的过程,最大的差别即在於医疗机构将生产视为病理性的,因此采用以医疗团队为主体的「医疗模式(medical model)」,生产过程中的主要决策者为医师,注重的是产妇的生理而容易忽略产妇的心理需求,而居家生产则强调生产是具人性、自然的过程,能使产妇更受到尊重,也更能享受愉悦、温馨及美好的生产经验。

从事妇产科医疗业务多年,所接生的产妇已逾数千,在接生的过程中,我极尽所能的让产妇觉得自然轻松,但面对陌生的医院环境,制式的仪器,素色带着药水味的床单、拉帘,产妇及其家人很难感到轻松自在。近几年接触了居家生产的相关讯息,尤其看了一卷关於荷兰助产士徵选、训练及执业过程的记录片深受感动,片中的一段展现了居家生产的舒适及自然、全家人包括小孩的参与,生产过程洋溢着全家共同经历,迎接新生命的喜悦,而非家人在产房外踱方步的焦虑。

因缘际会有极高意愿想要居家生产的龚小姐被转介到我的门诊,从初次产检的生涩,逐渐沟通慢慢了解了龚小姐的观念及想法 — 一切自然,这也是我的想法。生产原本就是极其自然的事,太多的医疗介入之後,生产过程变成了一条工厂的生产线,机械、制式的步骤用在活生生、有感情的人身上。当然,居家生产在国内并非主流,采行此种方式只能自行摸索并思考出一个最安全的方式,因为居家生产在国内最被争议的就是安全的问题,所以在自己准备齐全之後,也不敢马虎,与龚小姐住家邻近的大型医院做好联系,作为紧急後送的准备。

十二月三十日凌晨三时到七时,是龚小姐和他的家人与我,共同经历第一次居家生产。过程我不再详述。过程中先生的全力配合是最令人动容的,我们几个人一起寻找产妇最舒适的姿势,缓解疼痛;最好的用力姿势,加速产程。另一件令人感动的事,在大家正努力时,约清晨六点,房门口出现一位高中女生 — 是龚小姐的女儿!我们鼓励她一起参加,她也欣然加入,在她加入不久後,宝宝出生了,龚小姐一家三口一同迎接了家庭的新成员,我也很荣幸的能参与其中,也希望有更多的家庭可以感受这份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