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行动电话即是辐射

2001年11月

阿瑟.福斯坦柏(Arthur Firstenberg)

李陶 译

 

友人从日本写信告诉我:5年前起,人们突然停止了社交活动而待在家中,不愿参加体能上的活动。在瑞典,1994到1996年间,医生为年轻女性所开出的安眠药处方增加了两倍,抗忧郁症的处方增加了40%。从1990年代中期到晚期,在这些国家里发生了某种事情,它扰乱了整个社会的结构,并且对大众健康有巨大的影响。它究竟是什么事情?

 

1996年秋季,无线电的革新以夸张的速度在美国发生,联邦通讯委员会大量拍卖无线电频道,而大企业们在全美24个主要城市里,争相投资大量的软硬体设备。同样的情形在全世界各地发生:无线电塔台与天线如雨後春笋般地架设在田野,森林及高建筑屋顶上,行动电话在全球普遍使用。不仅是行动电话,无线电波被人们视为安全如水而广泛地使用在传送资讯,联接电脑及家中的无线电话,自动收费机,监督交通,追踪火车、车子、车库及电视的摇控开关,剧院中的音响设备,新式电灯泡的自动开关,监督环境变化及预测天气等等。成千上万的人造卫星自太空中传送的电磁场污染使人们无处可逃。如大海中的鱼儿一般,大多数的人因为从未离开无线电波而生存,所以根本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然而,最近有位科学家评论道:如果太空人奈尔。阿姆斯壮(Nil Armstrong)在1968年带着一个行动电话登陆月球,在当时对地球而言,那个行动电话所散发出来的微波是一个仅次于太阳的强力波源。今天围绕在地球四周的微波数量胜过太阳所发出的,很明显的,人类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完全改变了地球电磁场的环境。这种污染涉及到各种频率与波长从超低频到高频、微波,一直到红外线及可见光(如雷射光)。

 

这个结果,在许多方面已显现出来:首先,每个人对电波及辐射的敏感度是不同的,纵使大多数人否定电磁辐射(EMA)会导致疾病,但有许多人分布在许多国家,正因为无法忍受电磁辐射所带来的痛苦而不再沉默。1998年美国加州健康署所做的一项调查中显示:3.3%的人口表示“对电器、电脑或电力线过敏”。由此推测全美约有九百万人,因为对于电磁辐射有非常剧烈的反应而使得他们无法相信专家、医生或友人们对于电磁辐射无害的说法。

 

因为有些人宣称有电磁辐射敏感就受到社会的压力,使得这个健康问题的真实面无法显现出来。过去五年中,我所接触到上千个对电磁辐射敏感的人,他们共同的体验就是社会对他们的排斥,亲友们弃绝他们,配偶离他们而去;而医生建议他们看心理医生。加州1998年的调查中,在所有对电磁辐射过敏的人中,有53%的人没有工作或是无法工作,38%的人年收入低于$15,000美元,这些人无法像一般人认为电磁场是安全的。因此一般人宣称电磁场对于人体健康毫无影响是错误的。

 

对于电磁波敏感的普遍徵候有失眠、头痛、晕眩、想吐、记忆力退化、注意力分散、烦躁,类似流行感冒、疲倦、胸闷或痛、眼后压迫感、喉咙肿胀或干、口或唇干、盗汗、发烧、肌肉痉挛、发抖、腿或脚后跟痛、骨盘或关节疼痛、流鼻血、消化不良、红疹、耳鸣及嗅觉减退。

 

第二个现象来自死亡率的统计。那些无线电科技的拥护者声言,此科技对于寿命是毫无影响的,因为人类的平均寿命仍在延长。然而,新的电磁源已被认知就如同传染疾病一样对死亡率是有影响的。例如,在1999年由美国疾病防治中心提供资料,我所发表的统计分析中显示:从1996到1997年美国数位式手机开始的初期,许多大城市的死亡率持续在二到三个月中增加了10%到25%。这种死亡率的增加都是始于行动电话基地台开始使用的第一、二天。

 

第三个现象是在医学文献中指出,由于暴露在电磁辐射之下,导致某些疾病的罹患率增加。这些文献以1950年代前苏联与东欧对于工作人员因工作而暴露于电磁波而得病的资料为最多。同一时期,美国的科学家也做了许多杰出的研究,较著名的有眼科专家弥尔顿.泽瑞特(Dr. Milton Zaret)及生物学家艾伦佛瑞(Dr. Allan Frey)。而至今受到公认的“微波听觉”(一种由低能量微波辐射所造成的听觉)现象,即是由佛瑞博士首先发现。

 

在1990年代中,有几个引人注意的流行病研究指出,无线电波对于住同一地区人们的健康产生了类似的影响,例如瑞士在Schwurzenburg的短波无线电塔台;波兰在Konstantynow的长波无线电塔台,拉脱维亚在Skrunda的雷达预警站,同时行动电话使用者,也产生类似的健康问题。全球各地某些疾病的升高,推测其原因与暴露於电磁波有关,这些疾病包括哮喘、高血压、耳鸣(大多数并非真正的耳鸣,而是听到电磁波))、失眠、沮丧、记忆力减退、疲倦及多重硬化。类似流行性感冒征候的增加,往往都太快被归因于新型的病毒,而忽略了环境的因素。全球许多地区脑出血患者的增加,尤其是年轻人。许多研究指出,即使是暴露于极低频率的电磁波都会造成脑中主要细血管的出血。

 

第四个现象市来自于农夫、兽医、野生动物学家及观鸟者对于动物的观察。自1920年起,电磁波的干扰使得家鸽们失去了方向感,如今赛鸽的养主们越来越难维持赛鸽的健康,同时在比赛时飞丢的赛鸽较以往更多,有些赛鸽因失去方向感而在千里以外被寻获,有些赛鸽却是永远地失踪了。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野生鸟类的身上,它们被无线电塔台所误导,失去方向感而致死的数量大大的增加,有些撞上塔顶的灯而死,有些撞上电线而死。有报导指出,成千上万的飞鸟集体全力俯冲至无线电塔台附近的地面而死亡,更有其他报导指出,大量的飞鸟毫无缘由地自空中坠落地面而死亡,覆盖在高速公路上,至今无法解释这种现象。1973年由布兰克博士(Dr. J. Bigu Del Blanco)所领导的加拿大研究小组,尝试由鸟类对于微波辐射的敏感度来解析这个现象,假设鸟类羽毛的作用就如同无线电天线一般,接收并加强收到的讯号。在严谨的实验下,他们发现鸟类的羽毛确实是精细的微波接收器。酪农们也大声疾呼无线电塔台及行动电话基地台对于他们的牲畜产生影响,这些影响在欧美都有文献记载。最明显的影响就是牛乳产量的减少,这种情形就如同旧式配电系统所散布出来的电波的问题是一样的。牛只们也发生死胎、自然流产、畸形儿、行为失常以及原因不明的健康失常。当这些牛只们被迁移到远离无线电塔台的地区,它们就立刻恢复了健康。

 

根据《驱体电》(The Body Electric, Morrow, 1985)的作者罗勃贝克(Dr. Robert O. Becker生物电磁的先躯)所言,地球上电磁波污染的问题较全球暖化的问题更严重。如今社会上对于电磁波的污染毫无对策,甚至连共识也无法达成,这悠久的历史背景可追溯到两个世界以前,科学家伏特(Volta)与哥白尼(Galvani)对於“生物电场”的争论。直到19世纪初期主流派科学家们一致认为电与生命力是两个完全不同,并且不会相互影响的主体,否认电与生命力之间的关联性是为了要建立现代科技,而现代科技的存在必须依赖人造电源源不断地供给其能源。

 

自无线电科技发展以来,大多数的人都逃过了它对我们健康的影响,直到5、6年前无线电塔台、行动电话基地台的大量使用开始,我们再也逃不过电磁波的污染了。行动电话科技的目的是要人们不论身在何处,都不与他人失去联络,但这个科计技也史无前例地造成地球的每一吋陆地与海洋都笼罩在电磁波的污染下。为了地球上的无数生命的存活,电磁波的污染必须停止。

 

有许多不同的方法可以在家中减低人被电磁波污染,例如吃发酵的食物,如优乳酪、泡菜及味噌,这类食物可以抵抗各种型式离子化或非离子化的辐射。将天然黏土溶解在洗澡水中以增加水的传导性来帮助身体放电。目前在市面上也有许多物品可以防护我们的住家或个人身体,例如特别的油漆、衣服、饰物等,但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完全地保护我们,有些甚至有伤害。一个最简单而且应该被各级学校加以宣导的保健方法,就是各种电器在不用时应该拔掉插头,尤其是电视与电脑。

 

为了所有人类与生物的共同福祉及未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们应该身体力行并劝导他人,不论在家中或是在工作上都不要使用行动电话。

 

作者简介:

阿瑟.福斯坦柏格(Arthur Firstenberg)是Celler Phone Taskforce的创办人,他著有Microwaving Our Plant: The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the Wireless Revolution并编辑No Place To Hide。他就读医学院时,因为X光过量而受伤。他在过去的20年中不断地研究电磁辐射对健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