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认清Atrazine真面目

199711

译自《FOOD and WATER, SUMMER 1997》叶绮莲 译

Atrazine是一种有毒的杀草剂,它还会导致癌症。目前,欧洲有七个国家,包括德国、奥地利、义大利及荷兰都禁止使用Atrazine,但在美国,Atrazine却被广泛使用,每年大约有七千五百万磅被用在五千万英亩的玉蜀黍田里。

科学研究證明,Atrazine能引起很严重的健康问题,虽然美国环保局因为作风向来保守(不肯轻易替杀草剂下定论),只把Atrazine归类为有「致癌的可能」,但已有许多研究足以證明Atrazine确会引起肿瘤及癌症,包括乳癌、卵巢癌、子宫癌、血癌及淋巴腺癌。目前,美国正面临严重的癌症问题,几乎每两个病人便有一个患癌症,十四岁以下的青少年,其死亡率最高的病因便是癌症。

Atrazine也是一种干扰内分泌的毒物,一种扰乱贺尔蒙系统的化学产品。最近有一个实验,把各种干扰内分泌及女性贺尔蒙的毒物做个比较,现只有DDT比Atrazine更毒。Atrazine向来被认为与乳癌、卵巢癌及子宫癌有关,这些器官都与贺尔蒙有直接的关係。这些毒物对环境生态影响的深广度我们还不完全清楚,但它对生殖器官及自然发育造成的重大伤害却是无可置疑。

Atrazine不易流失,它可以留在土壤及水里超过一年的时间,我们可以在饮用水、水果、蔬菜、肉类及奶製品中找到它的踪迹。

在美国农人大量使用杀草剂及用特别科技大量生产农作物的同时,许多家庭式的小农场都牺牲在这种「越大越好」的农耕潮流下,无法生存。过去五十年来,美国的农场减少了叁百八十万家,而过去叁十年来,小农场也少了百分之四。

由於大量使用杀草剂,美国目前的环境普遍受到污染,人体健康也受到严重地威胁。同样的,由於无法与大量生产的工厂型农场竞争,小型的家庭式农场败下阵来,不但社会经济因此受到影响,传统文化也荡然无存。现在正是我们联合起来一起阻遏使用化学药剂耕作的时候,不管你是一般公民、农人、消费者、积极份子或政府官员,都该团结起来,最好的方法,不妨由禁用Atrazine开始。

对贺尔蒙的干扰Atrazine造成的祸害不下於DDT

最近的研究报告指出,在十种会对内分泌造成干扰的化学药剂中,Atrazine对女性贺尔蒙造成的严重後果仅稍次於DDT。

根据过去十年来研究的结果,科学家们认为Atrazine和DDT一样,会干扰内分泌或贺尔蒙系统,造成不平衡。他们发现这些工业上的污染物会以假乱真,以近似贺尔蒙的特质扰乱了动物的自然成长,包括雌雄(男女)两性的发育。

荷尔蒙在体内所占的份量很小,有时存在的时间也很短,它的作用是促进身体的发育及成长细胞的新陈代谢。当身体误把这些扰乱内分泌的化学成品当作体内原有的贺尔蒙时,它会带来深刻而永恒的祸害,如果接触时间正好在生产或孵化的前後,它所带来的伤害更是严重,稚龄感染会留下无可挽回的後果。

这些化学污染物散见於雨水、井水、河水、湖水及海水中,更存在於淡水鱼、海鲜、肉类、水果及蔬菜里。科学證明这些干扰内分泌的化学产品会影响野生动物、实验室里的动物及人类的生殖能力,使雄性雌化、雌性雄化,甚至会影响到鸟类及哺乳动物的免疫系统。

这些化学药剂的另一个特点是使乳癌的罹患率增高。一个一九九叁年的报告指出,曾经接触过DDT的女人患乳癌的可能性是一般人的四倍,虽然DDT已在美国禁用了二十五年,但并没有在周遭的环境、动物及人体身上绝迹。而Atrazine和DDT一样,跟乳癌也有很大的关连。

在美国,这些化学药剂的後遗症还以另一种姿态出现,最近全国各地出现的畸形青蛙都跟这些脱离不了关係。那些女人的母亲当年怀孕时接触过DES的,对这类产品的後果最清楚不过了。DES就是一种干扰贺尔蒙的化学产品,它是成千上万的女人生殖器官失常、怀孕异常、不孕、免疫功能失常,患抑鬱症及阴道癌的原因。

美国在使用DDT多年後,总算把它禁绝了,当我们深深的了解到Atrazine对人体贺尔蒙可能造成的灾害後,对Atrazine的使用也该告一段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