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认识身边的化学药剂

199802

乾洗剂高氯酸乙烯PERCHLOROETHYLENE和甲醛FORMALDEHYDE

取材自《Toxic Deception

作者:Dan Fagin, Marianne Lavelle, and the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

译者:叶绮莲

出版社:Carol Publishing Company

 

高氯酸乙烯

用化学药剂去除衣服上的污渍的过程通常称为「乾洗」,但事实上,这种操作绝对与「乾」字沾不上关係。最早的时候,罗马人用粉剂或陶土吸去衣料上的污渍,以代替水及肥皂,所用的材料的确是「乾」的。但在工业时代的今天,所谓的「乾洗」,包括所有除了水以外的洗洁剂,因为水洗如果温度控制不当,常使衣料缩水。相传乾洗的始祖是一位名叫J. Baptiste Jolly的法国裁缝,他在一八二五年时,偶然把灯上的石腊打翻到一块髒桌布上而发现这妙用。他跟後来从事这类「乾洗」事业的人一样,都是用松节油或樟脑油来去污的。

不管他们用的是否是目前最流行的油漆稀释液,还是燃料的剩馀品或氯化碳化氢去油液,乾洗工业常要克服许多因使用易燃性、刺激性或腐蚀性化学药剂引起的问题。

一八六九年在苏格兰,人们发明了乾洗的机器,用的是从沥青中提炼出来的苯(Benzene)。这种东西已经證实会导致癌症,但是,发现苯能致癌时,乾洗的原料已经由苯转换成别的化学品了。

当我们社会开始仰赖汽油去推动工业时,乾洗业也开始使用石油产品。但这类产品,尤其是拿它来乾洗时,容易引起爆炸,因此许多城市都基於防火的理由,禁止乾洗店在住宅区营业,大的乾洗工厂只好都搬到工业区去,小店变成光收衣服的站,顾客们要等一个多礼拜才能取回那略带汽油味的衣服。根据纽约市睦邻乾洗业中心的负责人Jerry Levine说,「拿去乾洗」一词,变成一般亏待顾客的形容词。

在Levine他们看来,二次大战时期发明的化学产品奇蹟式地帮助乾洗业挽回了他们的声誉,高氯酸乙烯(Perchloroethylene)这种一九二○年代在德国发明的金属去油剂可以用来溶解毛料上的污渍,其效果相当於去除飞机的油垢,如果处理得当的话,还闻不到油味。它不会使衣料伸缩,也不会引起爆炸,更妙的是,两家大化学工厂Dow和Imperial Chemical Industries Plc大量製造它们。高氯酸乙烯是製造Chlorofluorocarbons的副产品,Chlorofluorocarbons是用来製造Styrofoam、空调及喷射剂的。最近,因为它会破坏臭氧层而在一九九六年被世界各国禁用。

在七○年代初期,科学家们已经知道高氯酸乙烯(简称PERC)会使小老鼠长肝癌,根据这些实验的结果,美国环保署把这化学产品列入致癌类,但一般人都没有意识到它的严重性,直到住在乾洗厂附近的居民抱怨,纽约州卫生局派员调查附近公寓高氯酸乙烯的含量,才知道高氯酸乙烯从一楼的洗衣店蔓延到二楼,远超出安全的範围。

後来的研究发现,如果乾洗的衣物到家里後还是湿的,它会薰满衣柜,即使打开衣柜让它通风也没有用,因为这些毒气要很高的温度才会蒸发。别的研究发现,在乾洗厂附近的杂货店里的奶油及其他含油脂食品都含有高浓度的高氯酸乙烯,加州是少数有系统地研究地下水污染的州之一,发现连在自来水里都有高氯酸乙烯。直至八○年代的中期,许多州的法律都还容许乾洗店把高氯酸乙烯倒进水沟里,虽然联邦政府已将之列入非法,但有些乾洗店到今天仍然这麽做,以避免花大量的金钱去安全的处置它。

这种不讲职业道德的处置高氯酸乙烯的办法是不是很危险呢?

美国消费者联盟是一个不牟利的组织,它出版的《消费者报告》在一九九六年的一篇分析中指出,在每星期都穿刚乾洗完衣服的人中,每六千七百人中就有一人会因吸入衣服里残存的高氯酸乙烯而得癌症。这跟和一位吸菸者结婚,或住在一间被放射性物质污染的房子里相比,当然轻多了,因为後二者得癌症的机会是五百人中有一人。但这跟吃含有ALAR(一种农药)的苹果(十万人中有一人)或含有黄麴毒素的花生相比则严重多了。

纽约州卫生处的官员Judith Schreiber预测,用母奶哺乳的母亲住在乾洗厂附近的话,她的婴儿得癌症的机率是五千分之一(高氯酸乙烯喜欢留在多油脂的食物上)这种预测是有事实根据的,并不离谱。国立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在一九九四年出版的一篇报告中指出,乾洗厂工人罹患食道癌的机会是普通人的七倍,罹患膀胱癌的机会是两倍;另一篇一九九四年的报告指出,在麻省喝了含高氯酸乙烯的水的人得白血病的机会是五至七倍高於没喝这种水的人。

全美国大约有叁万家乾洗厂,其中百分之八十五用高氯酸乙烯(其馀的百分之十五大部分是在奥克拉荷马、德克萨斯这类产油的州,他们用的石油产品既能引起火灾,更对健康造成威胁。美国环保署指出,每年收入六亿美元的乾洗业是最大的化学品使用者中与公共接触最多的行业。

目前在美国有一百家号称「职业湿洗店」用完全无害的湿洗取代化学品的乾洗。进步的电脑也使温度、湿度及搅动的控制能恰到好处,使过去只是理论行得通的精美布料湿洗成为事实。

虽然如此,一般的乾洗厂仍然使用高氯酸乙烯,因为大部份的乾洗厂已经把大量的资金投资在专门用高氯酸乙烯的机器里了,环保署估计有叁分之一的乾洗厂仍然使用老掉牙的旧机器,需要工人把湿淋淋、沾满高氯酸乙烯的衣服从洗衣机拿出再放入烘乾机。

美国最大的叁家製造高氯酸乙烯的厂商 — Dow、PPG Industrier, Inc.和Vulcan Materials Company一再鼓励乾洗商购买新的机器,认为它能回收高氯酸乙烯的溶液及气体,使工人及环境少受污染。事实上这种新的机器也只能使高氯酸乙烯的用量自一九七○年来减少一半,虽然乾洗的需求增加了许多。

糟糕的是,买了这些新机器以後,许多乾洗厂都非用高氯酸乙烯不可了。

甲醛

大部份人所认识的甲醛是他们在中学时,上生物课解剖青蛙时所用的防腐剂,或者是殡仪馆用来保存屍体的防腐剂。他们所不知道的是,美国每年出产的数以亿磅计的甲醛大多用在木製品上,作碎木板(Particleboard)、叁夹板(Plywood)及镶饰板(Veneer),至少有十二家大公司,像Borden、Hoescht、Celanese、Georgia Pacific和杜邦(Dupont)等,都把木酒精加热製成甲醛。木酒精是一种石油的副产品,製作成本非常便宜。

微量的甲醛可以在哺乳类动物的身上找到,它们是新陈代谢作用中的一份子,七○年代以来的研究足以證实过量的甲醛会使人致病,更有可能引发癌症,美国化学业界向来认为,既然甲醛是人体的产品,少量的接触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因为甲醛的使用越来越广,人们接触到的数量远超过工业未发达的时代。

八○年代的科学家有一个重大的发现,那便是他们可以在实验室中製造以前认为只有人体才能生产的甲醛与尿素,科学家们把这两种东西混合发明了一种令人震惊的产品。

这种产品便是雷辛(Resin,一种树脂状的沈淀物),它透明无色,有弹性,是一种非水溶性的胶。科学家们本想用它来代替玻璃,结果不够坚固,改用为黏剂。把它跟木屑、小木块黏合起来製成了合成板,把它跟肥皂混合起来,製成一种可以用作绝缘的泡沫胶。

雷辛的商业用途随之起飞,它被用来做为吸菸室与外界的绝缘体。在二次世界大战後盖房子热潮时更派上用场,用它製成的叁夹板,因为价钱便宜,一般人都买得起。

美国工人,尤其是那些在木材、纺织、金属铸造工业工作的人,都跟甲醛结了不解之缘。跟甲醛有关的诉讼案件牵涉到工会的调查,不胜枚举,这里也不多提了。职业安全及健康公署(OHSA)在一九九叁年达成共识,将甲醛分成叁类——最严重的可以致癌,次一等有刺激性,最轻的也可能会造成相当程度的不适。

发明了雷辛以後,科学家最感头痛的便是它发出的臭味,甲醛的臭气遮盖不住。多量的甲醛有刺激性,使人打噎(窒息),让人感到不舒服;少量的甲醛,对某些人来说也会有相同的效果。

科学家试著去改进 — 多加些尿素,或用多孔的木料控制臭气溢出,或用双重冷却(凝固)的办法,可是不管他们怎麽做,只能减低而不能消除臭气,这臭气是没有给尿素「绑」住的甲醛,在热及湿的影响下而散发出来的,这味道还好和中学上生物课的学生解剖青蛙所闻到的味道相同,经年累月下来,这些没给绑住的甲醛终於散发光了,臭味也逐渐消失了。

可是这有害的臭味还不是最大的问题。其实,製造商早在二○年代看过医学报告,知道甲醛发出的臭气是有毒的,它甚至可以致命,可是,直到七○年代,甲醛在人们家中造成问题才引起公众的注意。那时候因为两次禁运阿拉伯石油,使家庭及办公室的暖气花费直线上升,美国人开始大量把房子密封起来,密封的住宅及办公室可以省能源,但也把甲醛的毒气封在里头了。有些科学家认为能源危机使厂商没时间好好的处理含甲醛的木製品,以致毒气散发得更厉害,当然,这些属於商业机密,是没有办法證实的。

但有一件事是已经證实了的,那便是上万家庭的成员都因此病倒了,他们有类似感冒的症状 — 出疹子、神经出毛病等。同时,新的报告指出,甲醛的祸害还不止於此,像可以使老鼠患上罕见的鼻癌。到了八十年代的末期,国立癌症中心(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找到许多防腐专家及解剖师得脑癌及长期呼吸甲醛的工人患上鼻咽癌的病例,像我们的工作虽然跟雷辛沾不上边,但却也脱不了关係,因为我们可说是生活在它们当中,试看我们的墙、家具、地板或衣柜那样跟它们没有关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