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跟鰴菌有关联吗?(四)

2009年08月

陈滢

自体免疫疾病是身体产生抗体对抗自己的组织或细胞,造成种种的病徵。最常发生在抗体攻击甲状腺的不同细胞,而又以Hashimoto\’s 甲状腺低下症占最多。有些研究发现念珠菌的某种内毒素或抗原与甲状腺的某种细胞表面的分子长得很像,因而推论身体的免疫系统为了清除念珠菌的内毒素,将甲状腺的细胞误认为内毒素的一份子,引发一连串的攻击,造成甲状腺的分泌不足。克汝科医师曾经投以抗鰴菌素来治疗一位甲状腺低下症的病人,结果在病人的鰴菌问题解决以後,甲状腺也回复正常的功能。但是自体免疫疾病不是简单的鰴菌问题而已,在现代科学仍无法解决这团谜题之前,如果鰴菌问题可以被考虑进去,病人是否多一个机会呢?

影响孩子的菌问题

孩子的鰴菌问题可以说是一环扣着一环,如果读者的记忆好,应该还记得琉璃光杂志在几年前报导过有关凯玲的儿子得自闭症的故事。就因为她与孩子的故事里有提到使用抗鰴菌素和饮食介入等疗法,使迈尔斯的自闭症行为得到痊愈并恢复为正常的小孩,引发了我的好奇心,或许自闭症、过动儿、注意力不集中、甚至蒙古症都与鰴菌或食物过敏有某种关联,我们或许可以从中找到治疗这些病的机会。

  • 中耳炎 — 我们是否常听到某某朋友的小孩老是闹感冒、中耳炎?有时一个月得到小儿科医师那里报到一次,或一个月里有一个星期在生病?如果你问小孩的父母:医生怎麽治疗你的小孩?多半得到的答案是:给她吃抗生素。如果成年人吃了广泛性的抗生素,感染鰴菌(尤其是念珠菌)就是结果,那麽小孩每个月或常常吃抗生素,她体内的念珠菌一定很感谢医生,因为同样的结果也会发生。

中耳炎是小儿常见的感染之一(有意思的是百分之六十的小儿感染是病毒引起的),但是中耳炎如果常用抗生素治疗,也许感染的细菌会被杀死,小孩的耳朵痛症状消失,但必伴随念珠菌在肠道中的增生。如果这个小孩的体质比较弱、或者是过敏体质,或者爱食用甜点、含糖饮料,她的中耳炎很难不会再发。

一但反覆的感染发生,反覆地施以抗生素,孩子体内的鰴菌就会闹到无法无天的地步。因为抗生素杀死了体内的友善细菌,破坏了肠内生态平衡环境,肠内的念珠菌於是占据广大的地盘,为了吸取更多的营养物质,它们开始往下掘地道、发根(菌丝),肠壁就被挖出一个洞一个洞,未消化完全的食物、念珠菌的内毒素或抗原就可以同时经过这些洞,进入血液窜流全身,引起种种的过敏或中毒反应,即所谓的肠漏症候群。

我们要注意的是肠漏症发生了以後所引发的种种反应才是现代父母真正的恶梦,紧接着下一环开始。

  • 注意力不集中与过动症 — 早在八十年代,楚思医师就已发表有关注意力不集中与过动症和鰴菌的关联,他发现投以抗鰴菌素和饮食控制,可以有效的改善注意力不集中及过动现象。克汝科医生也用同样的方法治疗,也达到同样的效果。他做了一个小实验,就是给这些小孩不同的糖果,结果发现这些小孩对糖的反应特别敏感,有的小孩对蔗糖、甜菜根糖、及玉米糖浆分别有不同程度的反应。因此他呼应另一位医师的观察,即是过动症小孩是对糖所产生的一种类似过敏的反应。而由於治疗念珠菌的关系,他认为糖虽然是引起过动行为的原因,但是他怀疑糖只是喂养了体内鰴菌,而鰴菌的毒素及代谢物所引起的一连串化学反应,才是导致过动行为的原因。
  • 自闭症与广泛性行为及发展障碍 — 凯玲在治疗她的儿子迈尔斯的过程中,使用抗鰴菌素引起了大量念珠菌死亡而从口、鼻、肠道喷出来,即所谓的赫斯海摩反应(Herxheimer Reaction – Die off reaction),把她吓了一跳,才知道念珠菌在一个三岁的小身体可以繁殖到令人恐怖的地步。当她采用饮食介入法、营养疗法、行为疗法及医药,把儿子的念珠菌感染清掉,增强迈尔斯的免疫力後,她儿子的自闭症行为就渐渐消失了。

克汝科医师在治疗这类病人也观察到念珠菌的作祟结束後,自闭的行为也得到改善。我们并不是说念珠菌是自闭症的病因,因为这里面还有很复杂的机制,牵涉到免疫力强弱、营养的摄取补充、环境的毒素及疫苗的问题;但是从念珠菌的清除着手,不失为一个下手处,至少念珠菌所产生的毒素不会累积、小孩的免疫力才有可能恢复。

  • 学习障碍 — 楚思医师在他的着作『错失的诊断』提到:婴儿及孩童的慢性念珠菌感染非常重要,它不仅只影响一个时期,还影响这些孩子的一辈子。他观察到滥用抗生素的结果而提到:即使抗生素停止使用後,孩子的健康并未回复到原来的状态……动不停、不听话(听不到大人的劝告)及易怒等,往往伴随着「流鼻涕」。在任何一个年龄阶段,尤其是年少的孩子经历到学习困难或学校问题(行为问题)的时候,鰴菌感染是值得思考的课题。

南卡小儿科医师艾伦。李柏曼(Allen Lieberman)说:在我的行医生涯中,我对过动、行为及学习障碍的儿童,都会采取抗鰴菌的疗程,而许多戏剧性的成果让我持续这个疗法,尤其对反覆性呼吸道及中耳炎感染的孩童特别有利,对慢性忧郁症的青少年也很有效。

田纳西州的妇科医生约翰。克尔林(John Curlin)补充道:我十三岁的女儿原是一个很棒的体操手,但她从婴儿时期就有情绪波动、忧郁和疲劳的问题,最近一年她更有注意力及肢体协调方面的改变。过去一年来,我们发现只要她持续服用抗鰴菌和饮食疗法,就没有问题;一旦她开始乱吃,不好好服药,她的情绪化及疲劳症就会回来,更有意思的是,她在体操方面也会出现肢体协调障碍。

又我十四个月的小儿子从小即是以母乳喂养,但是他一直有易怒及慢性鼻炎的毛病,而我只要给他很少剂量的抗鰴菌素,在二十四个小时之内,他的鼻涕就清了,人格也有显着的变化,变得比较愉快了。这实在是太棒了!我们全家人可以从他的行为变化当中知道他是否忘记服药,因为他服了抗鰴菌素後,人就安静下来了。

克汝科医师从这些医师的来信中证实了:易感、易怒及疝气痛的小婴儿常常有持续的腹痛或不舒服,不论你怎麽调整改变她的奶粉配方或治疗也没用,即使完全喂母乳,这些小儿也可能同样经历在成年人身上常见的念珠菌感染的肠胃问题。要特别注意如果孩子长期有尿布疹、鹅口疮或母亲有念珠菌相关的健康问题,那麽孩子的疝气哭极可能与念珠菌有关。

由以上诸位医师的观察与经验,可以归纳出情绪变化极端、学习障碍、行为偏差的孩子,和其曾经长期或频繁地服用抗生素来治疗反覆感染的中耳炎、呼吸道感染、尿布疹、腹痛、慢性鼻炎等问题有关,也就和念珠菌感染有关。念珠菌感染并非最早中耳炎及感冒的元凶,而是使用抗生素的从中得利者,之後引发的一连串後遗症却像是念珠菌内毒素和免疫力抗争的战场废墟,为人父母与医师们是否应该对抗生素的使用与摄取(从动物性食物中)更加警惕呢?

其他

  • 癌症 – 鰴菌在此所扮演的角色可以从免疫力方面来看,研究发现鰴菌可以弱化身体的免疫系统,在抑制B淋巴球(产生抗体)、松散T淋巴球(吞噬病菌)或抑制C补体(辅助免疫力)都有实验证明。而免疫力是预防、遏止癌症最为重要的关键所在,如果能将抗鰴菌疗法纳入整个癌症的治疗方案中,或许可以帮助患者早日恢复。
  • 爱滋病也是免疫力的问题,可以同时思考抗鰴菌疗法。
  • 糖尿病 — 由於糖尿病患者的尿中和血液里的糖分过高,是鰴菌营养的来源,因此是鰴菌滋生的最佳宿主,故需考虑抗鰴菌的问题。
  • 其他与鰴菌有关的疾病除了灰指甲、香港脚、湿疹、额口疮等,还包括全身性的鰴菌感染,是临床上棘手的问题。

看诊问题

在上篇稿子刊出後,有读者透过杂志社询问要到哪间医院看病?看哪科?服什麽抗鰴菌素?

感谢读者们的回应,但笔者对台湾的医院不熟悉,故无从回答起;即使是在所谓『医药发达』的美国,也没有特定的科别可以挂号,原因在於主流医学对疾病的看法。

克汝科医师举了一个例子,也许可以为我们揭开一点门帘。玛丽莲是一位三十八岁的病人,家庭圆满,事业成功,但是她有一个问题,就是她很少感觉舒服过。首先她有经前症候群、肚子疼、不规则的经期,所以她去挂妇科门诊,但是她的妇科医师检查没有问题。她又常有头痛,妇科医师就转诊神经科医师,做了脑电图(EEG)及扫描脑部,检查一切正常。而她还有反覆性的腹痛、胀气以及消化方面的问题,所以她去看肠胃科医师,照了上腹及下腹的X光,照了胆囊X光、超音波及内视镜检查,结果一切正常。但她的腹痛依旧,再加上有尿道感染,所以又看了肾脏科做膀胱内视镜检查、肾脏X光检查及超音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而她因为没有所谓的「病」被诊断出来,又还是不舒服且忧郁,最後她被妇科医师介绍去看精神科医师。精神科医师检查也正常。所幸这位精神科医师认得克汝科医师且怀疑玛丽莲的症状可能与鰴菌有关联,而转诊到克汝科医师那儿。

克汝科医师将玛丽莲置於抗鰴菌计画 — 饮食介入、医药、营养补充品、远离污染物,经过几个月,玛丽莲的症状渐渐好转。如果精神科医师对鰴菌没有概念,或她不认识克汝科医师,请问像玛丽莲这样的病人要到哪一科看医师?

美国的医学界在疾病的态度上是以正确的诊断,命名疾病,找出灭病的药物,制定治疗程序来建立其医学上的权威性。其对疾病有相当精确的科学论述,亦即得在多少病人身上出现相同的症状、实验诊断及病理证据,用相同的药物或治疗程序达成统计学上有意义的相同效果。不在其论述范围内的病况,则无法将其命名、诊断标准化及订定治疗程序。刚好狡猾的鰴菌就隐藏在各种面具之下,呈现出种种不同的病情,又躲避实验室的追击,在次临床病徵(subclinical symptoms)的情况下,很难获得比较关注於全身性鰴菌感染的主流医界的青睐。

因此上述所提到类似玛丽莲或日常的症状能否得到医师的的好奇或注意,完全在於:医师是否会考虑到鰴菌在作祟;是否对病人的病情完全理解,而不是非得找到符合医师协会所规定的『病』,照着标准化的治疗程序行医,不是只回答病人,你没有病,因为一切检查正常,你的酸痛是你自己想像出来的……;即使在必须使用抗生素的情况下,是否对抗生素或消炎药的贻害有认识与提供补救办法;是否对鰴菌相关的问题有所了解与追踪的耐性,而不是只给病人五分钟的时间陈述而影响诊断。

即使医师有所怀疑,诊断方法的使用并没有特定,亦即医师不应该只凭细菌培养等实验结果就断定这个只是正常菌落,必须使用更详细的病历史、家族史问卷以及较先进的过敏免疫实验(抗念珠菌抗体测试、念珠菌过敏反应等),或以删去法排除其他病症的可能性,如果仍怀疑是念珠菌在作祟,便以抗鰴菌素及饮食介入等方式来治疗病人,若病情因此得到缓解惑好转,医师此时便有十足的把握,证明是鰴菌在捣鬼。而据笔者阅读的经验中,学到有几科医师可能容易接触到鰴菌的问题,例如:过敏免疫科、小儿科、妇科、家庭医师、传染病学科等,因此不妨打听对鰴菌次临床病徵有经验的医师求诊。如果没有找到适合的医师,而病情也没有得到改善,在自救的部分,大自然也没有忘记宇宙万事万物皆有相生相克,因此在自然界也有对治鰴菌的方法。

天然抗菌计画

当我们了解鰴菌为什麽会在身体内作祟,从中找出原因,将原因消除,则鰴菌菌丝体回归酵母菌状态,作祟的问题得到解决,病情好转,身体有机会恢复健康。但是请注意是「有机会」,因为鰴菌不会完全自身体内消失,它本来就存在身体里,它无所不在,它与身体的关系是『共存平衡』,身体提供酵母菌所需的养分,而「少量」的酵母菌可以帮助身体制造维生素B群。这种微妙的平衡要维持住,鰴菌就不会作祟,身体「能」恢复健康;反之,共存平衡被破坏了,则鰴菌就作祟,病情会复发或加重。

这里面就牵涉到复杂的问题,就如楚思医师所提的:当次临床病徵出现时,没有一个所谓的「病」能套上去的时候,这表示身体的「整体健康」有了麻烦,因为身体的各个系统是息息相关的。单个科别所诊断治疗的病,不一定就是那麽单纯,尤其次临床病徵背後的含意,是整个医学界需要思考的问题。因此我们得从身心灵、地球村的角度来考虑、着手,作祟的鰴菌是可以被控制的,身体与其可以恢复到『共存平衡』的关系。几位医师所提供的天然抗鰴菌计画把握了几个原则。

原则一:停止提供鰴菌的养分,在饮食上要做必要的调整。

原则二:在饮食及环境上避免鰴菌的污染。

原则三:排出内毒素。

原则四:以天然草药或食物消灭现有作祟的鰴菌。在身体失衡的情况下,作祟的鰴菌是以菌丝体出现,会产生一百多种内毒素及抗原。

原则五:增强身体的免疫力,从身心灵方面去努力,维持与鰴菌的『共存平衡』。

其实五项原则得一起合作的,没有一项可以单方面地解决问题,也就是说饮食介入、医药、环境、营养、排毒、免疫力提升、解除压力等等都要互相配合,尤其饮食的调整是抗鰴菌计画的基础及关键。饮食上必须避免含鰴菌的食物,才不会一边在排毒另一边又继续进毒;而含有可以提升免疫力的食物则是我们需要尽量摄取的。几位医师又提到,为了避免大量鰴菌死亡而引起赫斯海摩反应,建议病人先在饮食上做一至两个月的调整,再渐次进行灭菌步骤。

有些病情比较轻微的病人,光用饮食控制就可以达到病徵减缓的效果,而不必依赖药物。灭菌後的饮食更显重要,因为身体需要从食物摄取必要的营养素来重建肠胃的健康,提升免疫力,如此方能保证鰴菌问题不会再复发,身体终能恢复健康。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