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面对无常如何开心自在

雷久南

19958

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面对死亡,死亡的现实不是仅属于年老的人或生病的人。当然这些人可能更警觉到这事实,但经常是年轻人先走,无病的人突然意外死亡。既然如此,死亡是我们每一个人应该去了解、认识的,也该要作准备的。

生死可以不必呼天抢地

以往生死是宗教的专利,天堂、地狱、六道轮回、西方极乐世界等等。信者则有精神寄托,面对死亡能有安心之处;没有宗教信仰寄托的人平常不去想、也不敢想这回事。生死是一团糊涂,一旦面临时,几乎手忙脚乱,亲属在旁无可奈何,也只有呼天抢地,一片悲惨,要能开心的死,想来简直难于想像。对于死亡已有经验和准备的,则会开心的面对死亡,没有任何恐惧和悲伤。

这些人是什么样的人?已有死亡经验的人是医学界的奇迹,他们是心脏已停止跳动,被医生宣布死,又被救活过来的。这些年来因为科技的发达,这些由死亡边缘回来的人愈来愈,据估计,大约每二十人中即有一位,他们死过又复活之后都有类似的体验。美国的统计专家George Gallup发现美国有八百万人近死亡的经验(Near-Death Experience)。以下是总结各种体验的百分比:

近死亡体验(NDE)
离开身体 26
正确的观察力 23
听到声音 17
感受到安详无痛 32
见光现象 14
一生的回忆 32
去到另一个世界 32
遇到其他世界的生命 23
入洞的感觉 9
能看未来、特异功能 6

生死之谜已打入了统计学和医学界,在美国这要归功于Raymond Moody, Jr.医生在七○年代所发表的研究《Life After Life》,他发现有很多人都有近死亡的体验。自从这些研究发表之后,引起不少其他医生的兴趣,也去观察这些现象,譬如Melvin Morse, MD统计小孩子近死的经验,发表在《Closer To The Light》一书,小孩子不可能编故事也不会受成人书本的影响,他们的体验与大人相似,Morse医生同时询问重病或昏迷过的小孩,但他们都没有「死」过,在这些人中则没有人体验近死亡的一些现象。曾经有位心脏科医生在听了一位研究近死的学者报告之后,他很生气的站起来说:「我在这行工作三十多年,救活过几百人,从来没有听说过病者有这些经验。」学者还没有来得及答复,后面就有一位听众站起来说:「我就是你救过的病人之一,你是最后一个我会告诉你有关我的近死亡体验的人。」以往,医生听到病人讲这些事都会认为他们神志不清,也许须送到精神科医生或精神病院,谁敢谈这些体验。

打开生死之谜

Raymond Moody医生着手这方面研究,起源於读大学时听到教授说到一位同事的医生曾经死于双重肺炎九分钟又复活的经历,并且有很独特体验 – 看到自己的身体在床上,夜间借梦幻体飞奔维吉尼亚医学院,最后发现自己无法和活人沟通,又赶回医院找自己的身体,同时在一个很慈祥的光的照明下,回忆自己一生等等。多年后Moody又遇到其他有类似体验的,才着手他的「近死亡」研究。那位一九四三年死了九分钟的年轻人也将他的体验发表。

《Retrun From Tomorrow》George G. Ritchie , M. D.还有位死了两次,第一次被电击,第二次是在十五年后死于心脏病的个案,他两次都活了过来,这之间的过程写在《Sa Red By The Light》,这本书在《纽约时报》上畅销达五个月之久。这些人对死亡已没有恐惧,相反的,他们期待着脱离肉体的束缚,同时他们也知道怎么活就怎么死,我们生时所做所为,在死亡时会重演,所不同的是此时我们能感受到受者的体会。对方的感恩心、怨恨心我们都会感受,甚至于我们间接受影响,好或坏都会体会,也明白这是做人最重要的功课,无条件的爱心是我们的本性,也是宇宙的真理。

每天准备面对死亡

有准备的人也不怕面对死亡,他们每天都在作准备,该放下的放下,没了的心事去了,而且他们都有心灵的寄托,知道死亡不是生命的终止,是另一行程的开始,有修行的人知道这是关键时刻,可见自己心灵本性、得到解脱。想去西方极乐世界的人,只要一心一意的想着阿弥陀佛就会去,想去天堂与主同在的也会去天堂。

既然每一个人都要面对死亡,而死亡不定时,怎么随时做好准备,才能安心也开心的走?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回答: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如果仅是为贪求各种肉体上的欲望,如口腹之欲、烟酒之欲、色情之欲等,则我们一旦发自己踏入没有肉体的世界时,会异常恐慌与痛苦。试想有烟瘾的人,在那时瘾还在,但无法满足;好酒的人虽整天泡在酒吧也无法尝一滴酒,只有等他人醉倒时才能偷进他身,借他人之身满足酒瘾,多麽可怕!在Ritchie 医生的书,他说他在「死」后离开自己身体时,看到死人和活人共同生活在一个空间,那些生前有瘾的人仍在想抢他人的烟,也想抢酒喝,但都无奈。有工作狂的上司仍在努力地指挥下属,放不下儿子的妈妈仍在他的身旁唠唠叨叨,自杀而死的人在活人旁边不断的道歉祈求原谅。他也看到充满恨心的人互相残杀(所谓地狱),最后他看到一片充满光明也充满了爱的地方,他被吸引住很想去,却被阻挡住,说不是时候,二十岁前他生活只想到自己,二十岁以后他一切为他人着想,而且用爱心面对每一个人。

「我活着有什么意义?」我们应探讨更超然的内涵,不要等到死了再后悔。平时如果我们随时都与我们自己最超然的境界合而为一是最好的准备,也许是阿弥陀佛的慈悲、自己的觉性、光明的本性、耶稣基督的爱心等等,就算不能随时,也要每天抽出一点时间专心练习,提醒自己有什么须祈求他人原谅或原谅他人的。藉着蓝光、眼睛转动法等,放下所不能放下的事,「假如今天是我临终的一天,还有什么仍放不下的?」

如果我们的朋友、亲人正面临生死关,我们给他们的最好礼物是提醒他们将注意力放在他们所追求最高境界。如果平时他们没有任何心灵的修炼,则提醒他们一生中所做的善事、想到开心的事,如果一生中没做什么善事,这时还来得及「恶补」。只要是有利於他人、社会等,请旁人代做或自己做,然后心生欢喜。在临终人身旁的亲友以自己的祈祷为他求最好的去处,一声阿弥陀佛、一声圣母玛利亚,都有帮助,并且安慰他们说:「我们会照顾后事,后会有期。」

临终的正确帮助

亲友也要特别注意自己的心念,临终的人虽意识已迷糊,但事实上他们的心是清楚的,能知道你心所想的。特别是断气之后,心识更是清醒、敏锐,此时身旁的人能将心念放在自己的最高境界、光明慈悲等,对亡者有莫大的帮助;一般来说是四十九天,尤其在前面二十一天之内,尽量以亡者的名义做善事。另外,就是已故多年的,以往生者的名义做善视野可以弥补。

祈祷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有位美国人车祸重伤,神识离开了身体,六部车后面有位女士此时开始为他祈祷,他可感到她的爱心。被救活后她设法找到了这位女士,特别谢谢她,她很意外怎么这位先生会知道?他说:「当我神是在上空神游时,我记下了你的车牌号码。」

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奇妙的世界,也很奇妙的时代,愿大家生死开心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