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音语舞

1999年11月

鲁道夫.史丹勒(Rudolf Steiner)博士主讲;潘定凯

儿童教学

一九二四年八月十三日讲於英国

看看你四周,你应该可以找到许多东西让你用以上的方法做(英语)子音的教学。所有的子音应该都可用某字的第一字母来表达。

母音就没这麽简单了,但是你也许可以考虑用下面这种教法。假设你对孩子们说:「看看那美丽的太阳,你一定对它有一种仰慕的心;让我们这样站着来看,赞叹那美丽的太阳。」孩子们於是可以站着,看着,并用”Ah!”(啊!)表达这种赞叹。然後你再画出这个姿势,这是希伯莱文的A,也就是”Ah”的声音,惊叹的声音。至此,你只要将这个字母缩小并渐渐转变为真正的字母A就可以了(见图)。

如果你在儿童面前用音语舞的方式表达,内在灵魂的本质让他们用各种姿势与位置,则你也可以用我讲的方法发展出表达母音的方法。

音语舞蹈应该可以大大地帮助你的教学,声音本来就已存在於音语舞的姿势与动作中,例如O这个字母,是你以「爱」拥抱某样东西,这样的姿势就是O(见图)。你必定可以由姿势与动作找到表达母音的方式。

因此你一定要运用观察力和想像力来教学,然後儿童便会由事物本身学到声音及字母。你一定要以图形为教学的起点,这些今日已经定型的字母都有它们的历史,它们都是简化的图形,但是今日印刷体的字母已经没办法看出它们原来是表现那些图形了。

当欧洲人,所谓的「优秀人种」到达美洲时,印第安人,所谓的「野蛮人」还在,当欧洲人给印第安人看印刷的文字时,印第安人会吓跑,因为他们认为这些字是魔鬼,这样的事情在十九世纪中期都仍然会发生。他们说:「那些惨白脸(这是他们对欧洲人的称呼)用小魔鬼来互相交谈沟通。」

字母对儿童而言,与上述情形差不了多少,字母对他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儿童觉得字母有点魔气,这也确实没错,字母已经有点成为魔力的媒介,因为今日的字母已经完全只是一些符号了。

你一定要用图形来教,图形便不是有魔力的符号,而是真真实实的事物,所以你一定要以图形为启始。

有的人会反对说,这样孩子们太晚才学读和写。他们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今日大家都不知道太早学读、写对儿童的伤害有多大,太早就会写字是很糟糕的事情。现代的读与写已经不适合人类过早学习,大约要十一岁或十二岁後再学,在这之前不需要学读、写的孩子都是命好的孩子,这对他们往後的岁月有较好的影响。在十三、十四岁时都没办法好好写作的孩子,在未来岁月的灵性发展上要比七、八岁就能读写流畅的孩子障碍少(我自己的经历就是,我在十三、十四岁时都不能流畅的读写),这些都是身为老师的人必须注意的。

一般而言,你恐怕没有办法依照这些应该遵循的原则去做,因为孩子们终究必须经由你们的学校进入一般大众的生活环境,但是,当你有了这些知识,你便能对儿童教育有极大的影响力,这完全决定於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你的知识必然会让你见到在教儿童写字前就教他们认字是大错特错的。在写字时,特别是如果用我说过的涂–画、画–涂的方式教他们时,他们整个人都是活动的,他们的手指、身体、整个人都参与这件事,而在读书认字时,只有头部参与这件事,任何只有身体一部分运作,其他部分皆不动的事情是愈迟教儿童愈好,先教会让整个人运作的事,再教单一特定的部分运作,这是非常重要的原则。

一般而言,若你要用这样的教法,就不能期待有人会给你一套教本,教你每一件细节,你主要是要依大原则去教。所以你就能够依人类智慧学的原则完全自由自主的创造你的教法,这种所谓的自由一定要包括了老师本身的自由想像创造力。

在华德福学校内,很幸运的,我们可以说我们办得很成功,虽然我认为这是十分令人质疑的成功。我们一开办就有一百三、四十名学生,这些学生都来自爱米.摩(Emil Molt)先生工厂员工的家族,所以有些学生可以说是「非来不可」,虽然其中也有实施人类智慧学的家庭的子女(在一九一九年的第一间鲁道夫.史丹勒学校是由华德福.亚士多利亚香菸公司(Waldorf Astoria cigarette factory)的总管爱米.摩所创立),在短期内,学校就成长到超过八百名学生,有三、四十位教师。这是一种令人质疑的成功,因为我们已经渐渐没办法观其全貌。我将会讲到华德福学校的教学安排方式,你会马上看出来是多麽不容易窥其全貌;不过我也会指出一些能够窥其全貌的方法,我们在五年级和六年级的班级因为人数过多,必须安排并行教学的课,共有三班 — A、B和C班。

所以我们在A、B、C三班各有一个教师,假设这三班是在一般「正常」的学校,会是什麽样的情形呢?你走进A班的教室,你会看到老师已用着目前大家认为最好的一种教学方法在教;然後你走到B班的教室,你会发现好像与A班没有什麽差别,只是教室里的学生与A班不同,这两班可以说是教法完全一样,因为老师们都用了最「正确」的教法。这种教法当然是清楚思考後的产物,怎样教是最聪明的已经有了明确的定义,其他的方法都不行。

而在华德福学校中,你不会见到这样的情形,你走进A班的教室,看到一名男或女老师正在教写字,这位老师让学生用线来做出各种形状,然後再画出这些形状,由这些形状中渐渐看到字形的浮现;第二班的老师则喜欢用不同的方法,於是你在B班见到老师让学生「舞」出不同的形状,所以学生们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来体会字母的形状,然後这位老师再将这些身体形状带入字母中。你绝不会在A、B、C三班中看到同样的教学方法,完全不同的教法教着同样的东西,於是教室中充满着自由想像创造的气氛。在华德福学校中没有固定安排好的教法规则,而是一种浑然一体的教学精神笼罩着全校。了解这种精神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教师是完全自由自主的,在这种浑然一体的精神中,他们可以完全自主地创造自己认为最好的教法。於是你也许会说:「是啊,如果每一个老师都可以这样自由,那整个学校将会乱成一团。」在五年级A班,没人知道他们正在变什麽戏法,而在B班,你也许会看到大家在下棋,而在华德福学校中就是这个样子。全然的自由,但是适合於那种年纪的孩子的教学精神,也全然地活跃於每一间教室中。

如果你读过《研讨课程》(在一九一九年,华德福学校开办之前,史丹勒博士对教师们讲了三项课程,其中两项已经有英文版,分别为《人类研究》– Study of Man及《教师实用指南》(Practical Advice to Teachers),你便会明白你有最大的自由,而所教的都是适合该年纪的孩子的课程,奇怪的是没有老师反对这种方式。他们都自愿接受这种有一体性教学精神的原则,没有人反对或希望有其他特殊的安排;相反的,教师们多半都表示希望在教学会议中能讨论更多有关教学中应如何做的事项。

为什麽没有教师反对课程的安排方式?学校已经开办许多年了。你认为为什麽教师们都同意课程的安排?他们找不出任何不合理之处,他们认为课程安排有自由性的优秀之处,因为它的原则乃是来自对人类本质真正的了解。

这种教学的自由性在老师自由想像创造教材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一点也不错,我们学校所有的教师都感觉这种情形不只是你由想像去发现一个问题的解答,而且当与他们共同参加教学会议时或当我到他们的教室中,我就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当老师们真正在教学时,根本早已忘记所谓的教学方案这回事了。当我进入教室中时,我的体验就是教师是在教学时当场创造出他或她的教学方案。

当你以了解人类本质的知识为基础来教学时就会有这样的结果。我希望告诉你们这些细节,虽然你也许会认为我是无中生有;然而这些绝对不是无中生有,我希望你们能了解它们究竟是怎麽一回事而且可以照样去做。这些原则会让你了解,让你见到,由了解人类本质的真知所衍生的一切才能真正的融入孩子的身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