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黴菌处理

200302

蒂娜.威尔曼 Tina Wellman, Ph.D         蔡孟璇 译

 

家是心之所系 – 至少在不请自来的微生物入侵家园的每一个死角与缝隙,隐藏在肉眼看不见的角落深处之前,你是这么认为的。

 

黴菌的横行对健康所造成的巨大伤害,会以许许多多的症状表现出来,包括气喘、过敏、头痛、疲倦、潜伏性感染、鼻窦炎、记忆力丧失、慢性感冒或流行性感冒,甚至黑肺病。等到我们发现大肆破坏我们健康的元凶竟然与黴菌有关时,一些慢性的机能衰退现象可能已经开始产生了。受害人只能任由无情的黴菌孢子摆布:可能黴菌毒害太大无法控制,迫使受害人在补救措施进行前必须搬离屋子;或者是黴菌大举肆虐整个屋子 – 那这整个屋子就「无可救药」了。

 

黴菌中毒的情形多半不被公开是一个全国皆知的事实 (译注: 这里指美国),非要等到相关的潜伏性健康问题被医学专家 (身体的检查)及黴菌检查人员(住家/建筑物的检查)所揭露时才会受到重视。届时,受害人已经束手无策,被迫长期在医疗的迷宫中奔走,不断地周旋於各个专家之间,只求能治愈黴菌引起的突发病症。

 

根据《健康居家》(Healthy Home)的作者琳达。梅森。韩特(Linda Mason Hunter)所述,「一旦黴菌开始繁殖,它们很快就会成熟并将孢子散播到屋内各处,再被家庭里所有的成员呼吸进去。」对于那些对菌类高度敏感的人,少量的暴露就可能会引发极大的过敏反应。韩特说:「你呼吸进去的脏东西越多,就会变得越容易过敏。」

 

如果你很有自信,相信自己可以对黴菌的毒害免疫,以下的文章内容应该足以提醒你,甚至提醒最为漫不经心的读者,让你们警觉到吸入过多黴菌对健康可能造成的危害,以及它对人体与建筑物的骨架结构所造成的破坏。我们也会针对特定几个与黴菌有关的健康问题,提出既无毒害又经济的解决办法以及预防措施。防范于未然 (无论是生理上或环境上)是明智之举。避免问题的发生总比处理问题来得容易;未雨绸缪胜过亡羊补牢。

 

黴菌的形成

追查黴菌相关疾病来源的同时,必须仔细考虑黴菌主要的滋生温床。缺乏日光照射的潮湿木头与纤维素会滋养黴菌。在住家内,黴菌及其孢子可能滋生与散布在各式各样的地方。浴室与厨房水管漏水处是罪魁祸首,其次是屋顶的漏水。墙壁与地板的漏水较不易察觉,因此可能几年後才会被发现。

 

一旦黴菌在屋内取得了立足之地,对房屋会造成极大的损害,甚至会导致房屋不适合居住。

 

在浴室里、淋浴间、浴缸,以及洗手台的地板底下都有可能漏水。地下室墙壁后面的湿气以及地上积水也很常见。厨房的水槽与洗碗机通常是嵌附在橱柜内,因此有漏水情形时较难发现。如果你的地板铺地毯 (在洗手间很常见),问题可能早已经存在,只是你尚未察觉罢了。

 

简而言之,黴菌不会滋生在干燥的地方,而喜欢阴暗潮湿之处。因此,保持空气的流通与充足的光线可以降低湿度,减少湿气的产生。天气寒冷时,黴菌会在结霜之初即死亡,不过地下室仍然很容易变成一个满布黴菌、霉味扑鼻的污秽之地。

 

HVAC 系统:容易遭到生物污染的地点

多数人一天之中平均有二十个小时都待在室内(住家或商业建筑),因此黴菌中毒对暖气、通风设备,与空气调节系统(简称HVAC,heating, ventilation and air conditioning)所造成的影响不可轻忽。严勤(音译,Chin S. Yan)博士指出了HVAC系统与人类呼吸系统的相似之处。 HVAC系统供应调节过的空气,确保室内人员的舒适并让建筑正常运作:「呼吸系统输送含氧的空气到人体中的血管,对维持人类生命是不可或缺的。由此可见这两个系统对人类的重要性了。」 HVAC系统内部的过滤物质是设计来捕捉微小粒子及微尘的(有机物、皮肤屑、昆虫躯体、纸张纤维、菌类孢子)。这些具有吸湿性的物质很容易变成菌类孢子大量繁殖的温床,堆积的灰尘中充足的湿气则更加助长了孢子的繁殖。

 

在天气渐渐转凉的季节, 去水盘中的水及冷却盘管中的凝水是细菌及菌类成倍数增殖的好时机。细菌及菌类的污染物会产生过敏原,其对健康不利的影响有许多不同形式,其中包括了伺机发生的感染,如绿脓杆菌(pseudomonas aerugonosis)感染。

 

受到细菌与菌类污染的物质包括有机化学品,例如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些微的味道可能即是严重的HVAC污染的首要警讯。表面上无毒的味道可能是「系统中细菌污染范围扩大」的第一个征兆。以下是一些生长在HVAC系统中,喜爱潮湿环境的菌类及细菌(去水盘、冷却盘管、 加有隔绝材料的配管以及湿润器):

 

潮湿环境中容易滋生的菌类(寄生在冷却盘管与去水盘内):

Acremonium spp.

Aureobasidium pullulans

Exophiala spp.

Phoma spp.

Sporobolomyces spp.

Rhodotorla spp.

 

寄生在加有隔绝材料配管的菌类:

Cladosporium spp.

Penicillium spp.

Aspergillu spp.

 

HVAC中的微生物可能还包括:

 

Legionella pneumophila 退伍军人杆菌 (一种水中传播的细菌,生长在冷却水塔内)– 会导致退伍军人病(Legionnaire’s disease)。

 

Pseudomonas aeruginosa 绿脓杆菌(一种水中传播的细菌)– 可能引发感染。

 

Cladosporium cladosporioides 芽枝状枝孢(一种在户外常见的黴菌,也常见寄生在污秽的HVAC系统中)– 与过敏性肺炎的发生有关。

 

Penicillium corylyphilum (一种寄生於污秽HVAC系统中的常见黴菌)– 孢子可能造成过敏。

 

Endotoxin内毒素(一种革兰氏阴性的细胞壁构成要素,在水中可快速繁殖)– 会引发与呼吸系统相关的症状。

 

受污染建筑症状(SBS

SBS (Sick Building Syndrome)是一个现代词汇,用来描述微生物的污染及其对室内空气品质(简称IAQ,indoor air quality)所造成的影响。三分之一的IAQ问题与微生物的蔓延有关。许多文献资料记载了在室内工作的人会罹患的黴菌相关疾病。同样值得我们关心的是,有越来越多的例子是在住家环境的黴菌所引起的。丽莎。贝尔肯在她的文章「黴菌的恶梦」中,访问了一位居住在一栋二十二个房间,占地一万一千平方英尺豪宅的德州妇女及其家人,他们在居住期间历经了一场重病。

 

由于黴菌的毒害,他们被迫撤离已被黴菌占领的家园。贝尔肯为他们的房子取了一个绰号:「被黴菌吃掉的房子」。房子的大门上装饰的不是欢迎的花环,而是警告路过的人穿上全套的Tyvek(一个杜邦商标)生物防护衣的警告牌。

 

亚力山德。罗伯森四世是加州颇负盛名的黴菌律师,他了解到目前有关黴菌的科学资料相当缺乏,但客户的抱怨却每天有增无减。冗长的客户名单则从建屋计划到法院,来自社会经济的各个阶层都有。事务所中拥有微生物学学位的法律助理正负责展开微生物相关调查,形成了一种同业所没有提供的「混合」法律服务(一部份是个人的伤害,一部份是建筑物缺陷)。

 

黴菌的预防、补救、与预防性的保养

当黴菌污染的问题越来越多时,应该持续地定期实施一些简易的预防性措施以及定点处理。

 

简易的定期房屋检查应包括检查天花板漏水或水管破裂的情形。如果你住的是重新装修过,或比较现代化的房子,应检查墙板,因为通常它是由以纤维素为主的材质所制成的,潮湿及其中的养分(木质)会滋润黴菌的生长。由于黴菌容易在这些黑暗潮湿的地方大量繁殖,房间应该光线充足并保持干燥。

 

环境顾问黛伯拉。达德(Debra Lynn Dadd)建议我们在潮湿的冬天将暖气开着,尤其是住在潮湿地带的人(阴暗处或河川附近)。检查磁砖与周围水泥浆的地方有没有黴菌,发现黴菌时,不要企图以涂上一层水泥浆的方式来掩盖黴菌,这样问题并不会就此消失,而应该立即用自然的方式来处理。将硼砂(可从超市购买二十 Mule Team Borax)混合水或水及白醋,在黴菌生长的地方喷一两下后,通常很容易就可以将�黴擦拭掉。硼砂是很好的黴菌抑制剂与消毒剂,可用来当作一般的浴室清洁剂,对洗脸盆、淋浴间、浴缸,及清洁墙壁等效果都很好。

 

另外,达德也建议用手提式电暖器发出的热气来对付黴菌。将暖器打开至最高温,离开房间后关上房门,让房间在热气里高温「烘烤」一整天。烘烤时偶尔检查一下暖器,但要注意,没有人在家时不要将任何暖器连续开着。烘烤後记得将后间的窗户打开,或利用抽风机及吊扇让房间的空气流通一下。

 

随时让房屋保持良好的空气循环可有效减少黴菌孢子的累积 – 可开窗让空气流通,或装设抽风机。如果担心室外的农药喷洒或花粉,可用高效率微粒空气过滤器(HEPA filter)来净化室内空气,减少污染原。如果你有中央空调系统或暖器,将风扇整年设定为「开启」,不要设定为「自动」。

 

经常用吸尘器清除尘及排泄颗粒。检查墙壁上是否有潮湿的痕迹。将衣服的塑胶套拿掉。如果是干洗过的衣服,在吊进衣柜前先透风一下。确定每个裂缝及墙壁都修补妥当。

 

将浴室的地毯换成磁砖 – 地毯是微生物繁殖的温床。洗澡时将浴室的风扇打开,因为这里是屋内主要的潮湿地带,因此必须避免让浴室充满过多水蒸气。先将浴巾晾干再丢到洗衣篮内。在浴缸冲完澡后利用橡胶清洁器(sqeeugee)抹掉残馀的水滴,接着再将白醋与水,或稀释的葡萄柚子淬取液(简称GSE,grapefruit seed extract)装在喷雾器中,快速喷一下。如果你对味道不会敏感,也可以再添加茶树精油或/与薰衣草精油达到额外的消毒杀菌效果。

 

定期居家检查的另一部分是要定期将各种储水器的水倒干,并加以清洁,包括蒸气机、冰箱、冷气、湿润器,及除湿机的托盘。避免使用商业的化学清洁剂,将漏水的水龙头换掉,并定期检查HVAC系统,更换滤网、干净的盘管,并且检查任何肉眼可见的地方。在清洁装水的容器时,不要使用会制造化学污染的氯化物而令情况更糟糕,可以利用GSE溶液来清洁。

 

改善通风的情形,在湿气的来源处加强通风,包括抽油烟机(朝外的通风口处)、浴室的抽风机、天花板的风扇,以及整间屋子的通风系统。韩特建议,在冬季将湿度调节至百分之三十至五十,在夏季则调至百分之四十至六十 – 即总括平均为百分之五十五。如果室的湿度超过了理想范围,可以使用除湿机,但记得要定时清理储水桶,因为那里也是微生物喜爱的栖身之处。由于细菌、病毒、黴菌以及尘最容易滋生在湿度高的地方,你可以购买一个湿度计,随时测量(监控)室内环境的湿度,而不必耗费金钱特地请专家来执行这项简单的任务。一个简单的湿度计读数在几分钟内,就可以指出明显的湿度不平衡状况。

 

GSE的优点与应用方法:

除了利用HEPA过滤器来净化空气外,我们还可以考虑另一种无毒害又经济实惠的办法 – 安装在墙上,不需用电的「GSE 喷雾器」。GSE 在当作杀菌剂方面有多种不同的用法。在减少黴菌污染方面,在装设隔绝材料之前,可以将稀释过的GSE,喷洒阁楼的木板上。你也可以每个月在汽车的 HVAC系统里使用GSE,让它流经整个系统抑制黴菌的滋长,也可以喷在通风口或滤网上。

 

GSE喷雾器是一个很特殊的产品,可以「挂」在任何房间的墙上。它使用一个D cell电池,

 

配备有一个可置换式的卡匣 (连续使用六至八个星期後才需置换),可向空中喷射出稳定的GSE雾气,及非精油类。GSE是一种不含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无毒芳香剂,对周遭的人、室内的植物、家俱及宠物等都非常安全;而且,可以一周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连续运作。GSE喷雾器不会像一般的空气芳香剂一样掩饰气味,如此只会制造更多化学物质,更加污染环境(与个人)。使用GSE喷雾器,空中散播的微生物会被消灭。喷雾器将室内空气中的湿气转变为良性的GSE配方,令GSE在空气中散播,如此一来空气中的孢子、细菌,以及病原体皆会被一网打尽。这种携带方便、安装简易的喷雾器可以在住家或办公室中使用,如洗手间、地下室、橱柜、洗衣房、浴室及房间等。

 

这种无毒的清洁环境的方法可以有效地减少室内污染源,同时降低过敏反应的发生率,亦即眼睛、鼻子、喉咙受到刺激而引起的气喘、咳嗽、打喷嚏、流鼻水、头晕,以及头痛等反应。

 

一个简单的方法可以有效地将这些慢性的复杂问题减轻到最小程度。经济实惠、携带方便,没有毒害,而且对环境不会造成负担(不必用电)– 如此才可称之为是达到成功与健康的良方。

 

「黴菌热」的未来

保险经济公司希望这波「黴菌热」能够赶快退烧,快点结束这个「像两岁儿童般难缠」的阶段。丽莎贝尔肯道:「律师看起来像是摇钱树的事情,到了保险经纪人的眼中就变成了赔钱货。」保险经纪公司(Farmer’s Insurance,美国保险公司)宣称,如果这股热潮持续不退,他们将停止销售含有水损的新屋保险,并正式向德州保险局提出要求,准许他们将黴菌损害排除在保险范围之外。

 

建筑包商也一窝蜂跟进,连忙抢搭这股热潮,利用消费者的弱点,将他们的服务急转弯,从废除铅及石绵的使用变成黴菌整治。由于问题尚未消退,标准的法规急需制定,以防止投机份子利用黴菌贝尔肯说:「州政府(亦即加州参议院)最近开始执行了一项『有毒黴菌保护法案』(Toxic Mold Protection Act),其评估与整治黴菌的专业人士建立了授予执照的标准,以保护屋主。」

 

正如黴菌律师罗伯森指出:「现在任何人都可以在电话簿上刊登广告,宣称自己是黴菌专家。」消费者可要睁大眼睛了!

 

同时,好莱坞可要做好准备了!罗伯森的其中一位大客户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环保捍卫人士艾琳。伯洛克维区(译注: Erin Brockovich,曾为电力公司污染公共用水挺身与大企业对抗,故事被拍成电影,中译为「永不妥协」),她位于加州的美丽家园正饱受黴菌的毒害,而这可能又会是一个即将造成轰动的好题材。贝尔肯提到,罗伯森的办公室中装饰有 一张艾琳的签名电影海报,电影中由茱丽亚。萝伯兹饰演艾琳。伯洛克维区。海报上还写着:「给亚历士 (译注:罗伯森的名字暱称),你真是一个勇士! 天啊,下一步是不是一部关於黴菌的电影呢? 」注意了,也许这么一个值得大众关心的议题又会成就另一个奥斯卡级的精彩演出呢!

 

有关Tina Wellman Ph.D的资讯:

ECS Distributors,电子邮件:xsnrg@springmail.com,电话:817-652-3792